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9章:凡人之力,谋划神灵!

“道长,出乎意料啊!”

“曾、杨二人没什么问题,牛德彪却出事了!”

这一日,王猛匆匆赶来,对姜尘说道。

正在打坐吐纳的姜尘猛然睁开眼睛:

“他怎么了?”

“据兴隆镖局的镖师说,他从碧潭县押镖回长丰县的途中遇到一伙强人劫镖,他与人争斗一番,受了轻伤,但是回到长丰县之后,他的伤势不仅没有好,反而加重了。”

“我与他也算有些交情,昨天晚上去看望他的时候,我暗中攥住道长给我的通幽符箓,结果看到了兴隆镖局附近有鬼差暗中盯梢。”

“当我见到牛德彪的时候,他已经是形容枯槁,血气亏空的十分厉害,我怀疑城隍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

王猛出言分析道。

“走,随我去兴隆镖局看看!”

姜尘快速行动起来,带着王猛直奔兴隆镖局而去。

看到纯阳道长和长丰县捕头王猛亲自上门,兴隆镖局的人不敢阻拦,牛德彪的儿子牛二主动出门迎接。

“求纯阳道长救我父亲性命啊!”

牛二见到姜尘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牛居士何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姜尘连忙将牛二扶起来:

“我听说牛德彪居士病的蹊跷,因此特意前来,看看是否为鬼魅作祟。”

“还请牛二居士为我引路!”

“道长请随我来。”

牛二不作思索,立刻将姜尘引至牛德彪的房间。

牛德彪须发乱飞,眼似铜铃,身高八尺,体型壮大,站在那里,宛如黑塔一般。

只不过如今的他眼窝深陷,脸色苍白,壮硕的身材也像是缩了水一般。

“小道姜尘,拜见牛镖头!”

姜尘打了个稽首,出言说道。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和道长单独聊聊。”

牛德彪出言说道。

王猛和他的儿孙徒弟都退出房间,安静的守在门外。

牛德彪名字挺唬人,长得很吓人,一看就像土匪愣头青,但是此时他的眼中却闪烁着几道睿智的光泽。

“道长请坐!”

“早就听说过道长的大名,但是无缘一见,没想到你我今日却在这样的场景相见。”

牛德彪示意姜尘坐下,然后给姜尘倒了一碗茶水。

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姜尘便看到他面皮抽出,额头的汗水冒出,似乎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给姜尘倒上茶水之后,牛德彪也坐下来,望着姜尘,笑着说道:

“早就听说过长丰县的武者没有一个能善终的,以前我不信,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到了我身上。”

“我从十六岁就跟着父亲押镖,走南闯北,被人追杀过,也杀过别人,其实我不怕死,但是我就怕死的不明不白。”

说着,牛德彪扯开胸前的衣衫,露出左肩处的一道伤口:

“一道小小的伤口还要不了我的命,可是我就不明白,为何我会日渐虚弱。”

“所以我撕开了伤口,在伤口里找到了这个!”

牛德彪递给姜尘一个很小的赤红色小虫。

“血蛊虫!”

姜尘眼中迸发出一道精光。

难怪他看到张燚身上很多红色的斑点,原来是血蛊虫咬开了他的皮肉,钻进他的身体里,在吸他的精血!

“这是血蛊虫,可以吞噬人体内的精血,这蛊虫应该有有人祭炼过的,比天然的血蛊更加强大。”

姜尘出言说道。

“果然,我就知道这不是什么狗屁诅咒,而是有人要害我们!”

牛德彪笑着对姜尘说道:

“那依道长看,我还有救吗?”

“血蛊虫已经深入你的五脏六腑,如今你一身的精血、骨髓都几乎被它们吃了个精光,五脏六腑严重受损,就算是仙人下凡,恐怕也救不了你了!”

姜尘叹息一声,他实在没想到,城隍下手这么快,而且这么狠辣。

“那道长是否可以找到暗中害我之人?”

牛德彪再次出言询问道。

“我已经大致上有了目标,放心,害你之人,必死无疑!”

姜尘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好好!”

“道长敢杀城隍爷,果真是好气魄!”

牛德彪朗声笑着说道,笑了两声之后又咳出一口黑红色的血水,他毫不在乎的用衣袖抹了抹嘴上的血渍,然后从衣袖中拿出一根漆黑的钉子,递给姜尘:

“这是我花了大价钱在一个左道修士手中买下来的法器灭魂钉,对于鬼神有很强的克制作用。”

“但是我是武者,不会使用这些东西,今日就将这灭魂钉交给道长了,预祝道长马到功成,斩杀草菅人命的邪神!”

姜尘闻言大为震动,他没想到这牛德彪竟然知道的这么多。

“那您怎么知道长丰县武者惨死诅咒与城隍有关的?”

姜尘出言询问道。

“我在很早之前就觉得长丰县的一些武者死的有些蹊跷,所以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后来我在好友守一道长口中得知,长丰县的城隍爷可能有问题。”

“我怀疑守一道长就是城隍害死的,是道长察觉到了城隍有问题,城隍爷害怕道长对付他,因此先下手为强,害死了道长!”

“守一道长法力高强,斩杀蛇妖之后还和我一起喝酒呢,怎么可能过了几天之后又旧疾复发而身亡了呢?”

“这一看就有蹊跷!”

“后来他临死之前,我去见他最后一面,他告诉我要小心长丰县城隍,说他有问题,但是还没等他说出城隍到底有什么问题,他便羽化了!”

“之后我在走镖之余就四处打听杀城隍的办法,终于在一个左道修士口中得知了杀香火神灵的几种方法,还在他的手中买下了这根灭魂钉!”

“前几日城隍托梦给我,许我死后入城隍庙,担任阴司鬼差,我就知道他就要对我下手了,所以我直接拒绝了他。”

“眼见谈不拢他便拿我的家人威胁我,如果是别人,或许害怕祸及家人就硬着头皮答应他了,但是我牛德彪岂是受人威胁的人?”

“我老牛家没有贪生怕死之辈!”

牛德彪直接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姜尘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或许当初的张燚也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他却选择闭口不言,些许是担心城隍对张家人不利吧。

像他这般临死之前他想着卖掉功法为子孙后代谋一笔钱财的慈爱长者,怎么可能拿子孙性命做赌注呢!

但是想来城隍也没有预料到,会遇到牛德彪这样的狠人,根本不怕城隍威胁,而且在很早之前就想要弄死城隍。

不得不说,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凡人,就算是姜尘见了也在惊叹他的脑回路。

凡人之力,谋划神灵!

当真是胆大包天啊!

姜尘愿意称他为big胆!

“牛居士当真是胆大心细,既然牛居士敢拿全家人的性命做赌注,那么小道也陪居士疯狂一把!”

“斩了这无道城隍!”

姜尘一把将灭魂钉攥在手中,沉声说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