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4章: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两人先是找到了县丞刘思睿,询问他一番最近是否有人来查阅过武者户籍。

但是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武者户籍包括长丰县的一些重要账目并未放在衙门,而是被他贴身保管着,他肯定别人没机会看到这些东西。

姜尘施展望气术,仔仔细细观察了县丞刘思睿,气运黑红,为人奸诈,但是的确是个人,不是鬼魅妖魔,也不是修道之人。

姜尘拿出一道万里追踪符箓,将王猛手中擢升调令陈嘉的气息融入符箓之中。

符箓瞬间化作一支黄鹤,围绕着县丞打转,良久不肯散去,最后直奔陈府方向而去。

姜尘见状收了法术,黄色纸鹤在半空自燃,化作飞灰!

“十二个时辰之内,陈嘉一定接触过县丞刘思睿!”

“可是刘思睿已经抱恙在家休息了大半个月之久,上一次见到陈嘉还是七天之前,陈嘉带着衙门的人前来看望他的时候。”

“所以不是县丞刘思睿对我们撒谎了,就是陈嘉有问题,而目前我更坚信是县尊陈嘉有问题。”

“我记得王大哥你之前和我说过,昨日你去拜谒县尊,县尊只是和你交谈几句,又说了些勉励的话,所用时间最多不过一炷香。”

“但是你走出陈家大宅之时看到太阳的移动轨迹,觉得你在陈府待了远不止一炷香的时间。”

“后来你说可能是面见县尊有些激动,神情恍惚,以至于算错了时间,我看不是你算错了时间,而是你被陈嘉控制了心神。”

“他在控制你的时候,你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自然便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姜尘出言解释道。

王猛闻言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咽了口唾沫说道:

“那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大哥敢不敢和我赌一把,就赌陈嘉有问题!”

姜尘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望着王猛轻笑着说道。

“敢!”

“有何不敢?”

“如果没有道长,就没有我王猛的今天,道长说东,我绝不往西!”

王猛不假思索的说道。

“好!”

“且随我击鼓鸣冤,我要和长丰县尊对簿公堂!”

姜尘豪气干云的说道。

现在一切的线索都慢慢指向了陈嘉,这一次姜尘有九成八的把握,这假城隍的幕后操控者一定是陈嘉!

夕阳西下。

傍晚时分。

长丰县衙外。

姜尘站在鸣冤鼓前,拿起鼓槌,狠狠地敲了下去!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姜尘如今为二流武者,还是养生境的修道之人,力量远超常人,在他用力的击打下,鸣冤鼓的鼓声震动四方。

很多好事者都纷纷向县衙走来,但是都被王猛和捕快房的人拦在了距离县衙较远处,不过他们仍然可以看到县衙的情况。

“这不是姜尘道长吗,他怎么击鼓鸣冤了,他这是要状告何人啊?”

“还真的是姜尘道长,道长好俊俏啊,我听说这道士分为出家道士和火居道士,其中火居道士可以娶亲蓄子,不知道姜尘道长属于哪一种!”

“哪一种都轮不到你!”

“姜尘道长虽然来长丰县时间并不长,但是他是真正有本领的人,大家都很尊敬他,是谁让他受了委屈不成?”

“无论是谁,让我知道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前段时间我儿子冲撞煞星,高烧不退,多亏了道长出手破煞,才能救下我儿性命!”

“不错不错,姜尘道长很灵验的,俺男人带着道长给的平安护身符上山打猎,好几次都化险为夷!”

“”

衙门外众多围观者窃窃私语。

县衙大门缓缓打开,两排衙役整齐立于大堂两侧,手持杀威棒,面容肃穆。

身穿官服的县尊陈嘉从后堂走了出来,端坐在椅子上,手持惊堂木,用力一拍,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陈嘉沉声道:

“升堂!”

“威武!”

衙役们树“回避”和“肃静”牌仪式,开始有节奏的喝堂威。

姜尘自然不会被这种小场面给吓住,只见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堂,面对县尊陈嘉打了个稽首。

“堂下何人击鼓鸣冤,所告何人何事?”

陈嘉沉声询问道。

“小道纯阳道观姜尘,道号纯阳子。”

“今日特来状告县尊陈嘉修炼邪术,草菅人命,十余年来,致使长丰县四十余名武者死于非命!”

“敢问县尊,你认还是不认?”

姜尘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嘉,沉声说道。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啪!”

陈嘉闻言脸色大变,紧接着勃然大怒,狠狠一拍惊堂木,站起身来指着姜尘破口大骂道:

“狂悖妖道,一派胡言!”

“来人呐,给你将这妖言惑众的妖道拿下,明日处以火刑!”

“我看谁敢!”

就在这时,王猛带着几个心腹手下闯了进来,环视堂上衙役,直接将众人震慑住了!

“王猛,汝欲谋反耶!”

陈嘉望向王猛,大声呵斥道。

“还请县尊大人恕罪,属下只想弄清真相,还无辜枉死者一个公道,对县尊大人并无不敬之意!”

王猛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好好!”

“都反了!”

陈嘉重新将目光望向姜尘,理清思路说道:

“既然你说本官修炼邪术,草菅人命,可有证据?”

“自然是有,不过在我拿出证据之前,还请县尊回答我几个问题!”

“长丰县晚年不详诅咒在你上任之前从未有过,为何你一上任,长丰县的武者接二连三的出现问题?”

“什么晚年不详,简直是一派胡言,本官虽然不修武道,但也知道很多武者到了晚年因为伤痛疾病,往往多有磨难,这与本官有何关系?”

“那好,我再问你,长丰县城隍去了何处,是不是你杀了他?”

“城隍是阴神,本官虽然进士出身,但是未曾修出文气,也不是你这样的修行者,怎能和城隍交流,至于他去了何处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长丰县在你上任之前从未有过城隍庙失火事件,为何你一上任城隍庙便发生大火,是不是你杀了长丰城隍,然后一把火烧了城隍庙?”

“一派胡言,城隍庙失火那天本官一直在县衙处理案子,这一切明明都是假城隍干的,关我何事?”

“假城隍?什么假城隍?我可从未说过假城隍的事情,还请县尊大人细说一下,你和这个假城隍又有何关系?”

“你你”

一连串的问答之下,县尊陈嘉被姜尘说的哑口无言,而且快速的问答之下,他终于露出了破绽!

“破煞诛邪符箓!”

姜尘直接祭出一道黄符,直奔县尊陈嘉而去。

“小道士找死!”

只见县尊陈嘉大手一挥,一缕极阴煞气破空而来,直接将姜尘的符箓打得粉碎!

“你还说你不懂修行?”

姜尘大声呵斥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