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百一十四章是一个千年女鬼

“南哥,你去哪儿啊?!我们送你一段儿吧!”春秋一看宋南要走,连忙的问着。

“不用了,我来这里是找我一个朋友的,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宋南微微一笑,朝着春秋挥了挥手。

“真的不用吗?!我们没事儿的,现在这个女鬼已经被我拴起来了,我看着她,跑不了的!我们直接打个车就行。”

“真不用了!很近的,就在前面。”宋南又是挥了挥手,朝着远处走去。

春秋转头看了看那个一动不动的女鬼,又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快要十一点了!

当春秋带着女鬼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师父又出去了。

当天晚上,春秋把女鬼摔在了自己的卧室,让一群鬼们轮流看守,生怕夜里他睡着了的之后,那个女鬼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可春秋的担心,的确是有点儿多余,这一晚,那女鬼一动都没动,连那头发,都还始终是遮挡着半个脸的!

倒是春秋身边的那头驴子,一直在冲着那个女鬼不停的叫,打扰的春秋睡不好觉。

第二天一早,师父回来看到了那个女鬼的时候,十分的惊讶。

师父那可是跟鬼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人了。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春秋带回来的这个看似是白色的女鬼,实际上是一只厉鬼!

她变了颜色,只是因为锁魂钉的缘故……

“小子!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啊?怎么抓回来了一个这么厉害的鬼啊?”

春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您别这么说,凭我自己的话,非让她给我打死不可!我能抓住这个鬼,纯属是有贵人帮忙……”

“噢~有贵人助你?!”

“嗯!”春秋笑着点了点头。

“看来你这个贵人,也是一个能人啊!”师父表情十分的严肃。

“他的确是挺

厉害的,可这抓鬼的事儿,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只是还要麻烦师父您,帮我把这个额制作成阴灵呗?”

师父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春秋,然后点了点头。

师父从春秋的手里,接过了那个拴着女鬼的红线,抖了抖,红线瞬间脱落了下来。

“好了,你去呆着吧!等下好了的话,我叫你!”

他说完,就带着女鬼进了屋。

“好,那就麻烦您了!”

过了很久,师父终于从小屋里走了出来。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小泥像。

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华丽的古代服饰的泥像。

隐隐的能看到这个泥像发着红色的微光。

“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让你这个瞎猫,碰上了这么大的一个死耗子!你可知道,这个女鬼的来历?!”

师父笑的脸上都要开出一朵花了,看的出来,他似乎是很兴奋的样子,让他那张原本很严肃的脸,变的也和蔼可亲了起来。

“嗯?!什么来历?!”

春秋有些奇怪,这一个女鬼,还能有什么来历啊?!

“这个,是颜朝时一位达官贵人家的小姐!而且,她是投河自尽的!这种自尽的水鬼,怨念极深啊!”春秋的师父笑的更加的开心了。

“颜朝??”

春秋开始在大脑里头脑风暴了一遍,把上学时候学的那点儿历史知识都用上了,硬是没想到这个颜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颜朝距离我们现在,大概有一千年的时间了!”

“啥?!您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千年的女鬼?!”

春秋非常的吃惊,这个女鬼看她的衣着,虽然也能看出来一些古代人的感觉,可是春秋万万没有想到,她竟会是一个千年女鬼!

“所以我说,你真是瞎猫碰上了大死耗子,你知道吗?

!这种千年女鬼,如果是正常的时候,想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春秋想起了昨天让这个女鬼背摔的事情,还是不免有些脊背发凉,他知道,这个女鬼的确是挺厉害的。

“昨天是阳日,所以,是她阴气最弱的时候!若不是这样,怕是你已经被她杀死,我现在正再把你做成阴灵呢!”

“昨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刚刚烧完了纸,都没有招惹她,她就来攻击我!”

“这种鬼,会在自身阴气最弱的时候去杀人,以补充自己的阴气,好让自己不那么虚弱!”

妈蛋!虚弱的时候都那么厉害,这要是不虚弱的时候,还不得上天啊?!

“现在我已经把她做成阴灵了,等下你带回去,到了晚上的时候按正常的流程去供奉,就可以了!”

师父说完,又塞给了春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的,就是这个女鬼的供奉方法……

“可是……”

春秋接过了那个小泥像,仔细的端详了一番,他其实想说的是,带着这么一个曾经想要杀死自己的女鬼在身边,会不会有什么不安全的……

“没什么可是的了!为师办事,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等下你先看看那纸上的内容,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问我!”

“这个女鬼现在已经被做成了阴灵,之前的事情,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的事情,她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要你供奉了她,她完全会言听计从,就像一个忠诚的打手!”

师父似乎是看出了春秋心里的担心。

“这么厉害?!”

听到这种话,春秋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

此时,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下了!

春秋打开了纸条,上面用毛笔写着几行工工整整的小楷……

在能够照到月光的地方,以中指

血滴在泥像额头。

以桃木梳供奉,每缝初一、十五需上三柱香。

召唤阴灵名字,即可让阴灵现身,有无泥像在均可。

此阴灵属水性,不可使泥像沾土。

“那如果沾到了土,会怎样啊?反噬吗?”春秋问着。

师父摇了摇头,“这个尚且不知,这阴灵及其特殊,因为是千年女鬼,又属水性,破了忌讳的话,效果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

春秋微微皱了皱眉,不过这个泥像拿回去之后,也铁定是摆在家里,应该是没有什么沾到土的机会。

“那……这个女鬼叫什么名字啊?我若是想召她出来,叫名字就可以了?”

师父点了点头,“开始的时候可能要多叫几遍,等你与她相处久了,自然一唤就出来了!名字的话,等你开始供奉她,与她见了面之后,可以自己问她的!”

春秋点了点头,这么看来,这个阴灵的禁忌也不是很多嘛!

“只是记住,你供奉了她之后,她就依附与你,你若变强,她则亦然!”

春秋点了点头,仔细的端详着手上的小泥像。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记住,凌晨一点,以桃木梳供奉!”

春秋点了点头。

他将这个小泥像,与之前的那些个泥像都放在了一起,又准备了几支香、一个香炉碗和一把刀。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在屋子里面来回的踱步。 头一次供奉这么厉害的鬼,还是个千年女鬼,让他不免觉得有些紧张。

等下……如果供奉了那个阴灵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呢?!

春秋看了看一桌子的阴灵,别的都已经供奉那么多了,这个一个阴灵还能把自己怎么样了?

春秋朝着那个红色的小泥像中仔细看去,还可以看到一个女子闭着眼睛,跪坐

在那里。

他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到了夜里好起来进行那个严肃的仪式。

闲来无事时,他坐在床上打坐起来。

挨过了前半夜,终于快要到了凌晨一点了。

春秋将香炉和桃木梳摆好,准备开始进行请阴灵的仪式。

他将三支香点燃,恭恭敬敬的**香炉里,心里开始有些忐忑,不知道等下会不会出现什么诡异的情况。

时间一到,春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割破了自己的中指……

“嘶——”

春秋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得不说,这自己割自己,也还是挺疼的!

下手轻了怕不出血,还得再来一下。

昏暗的房间里,春秋将血小心翼翼的滴在了阴灵上……

此刻,他的心脏似乎都要跳出了喉咙了。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阴灵,看着你想厘米啊你那个跪坐着的女鬼,她还是双目微闭,和之前并没有区别。

春秋眨了眨眼睛,难道是自己的操作有误?!

他又滴了一些血上去,然后静静的看着那个阴灵……

还是没有反应。

春秋的嘴里嘀咕了一句,“怎么还是没反应啊?!我哪个操作做错了?!”

“阴灵与人的感应,是要有一段时间的,你不要看了,先去睡觉吧!”慕容白说着。

春秋躺在床上,在他刚刚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他不经意额一个翻身,隐约中感觉到自己的电脑桌边坐着一个人!

他一个激灵的瞪大了眼睛!

那个坐在他电脑桌边的人,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裙,头发长长的女人,她正拿着一把梳子,在缓缓的,一下一下的梳着自己的头发……

这画面,在漆黑的夜里突然出现的时候,真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春秋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