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四章礼物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502txt.com

春秋是被师父带回来养的,他也不知道他的生日,到底是自己真正出生的那天,还是师父带他回来的那天,所以,他一直没有太把生日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

"谢谢,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春秋笑了笑。

"跟我就不用客气了,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别废话了,来吃蛋糕吧!"

春秋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

"本来我想请你去外面吃大餐的,可是还是觉得在家里比较好,更随意一些。我叫了外卖,等会儿咱们哥俩好好喝点儿酒!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好好吃顿饭了,只可惜我爸现在不在。"

当天晚上。春秋和陈锋喝了一夜的酒。

也不知道陈锋是怎么了,一个劲儿的回忆过去。

春秋听人说过,一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或许是为了填补空虚的心里,或许是因为情不自禁。或许是做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所以想要回到过去美好的时光。

听着陈锋讲着和自己小时候的那些趣事,春秋也不禁沉浸在了回忆里。

那一晚上,他始终没有说出他想问陈锋的话。

一向不胜酒力的春秋吐了无数次,可每次都被陈锋又拉回到了酒桌上。

还跟他说。自己可能在无意中做过伤害别人事情,但是那都是非他所愿,他想要忏悔,想要改变??

春秋抑制住了自己心里的话,听着陈锋不断的"唠叨"。

到了后来,陈锋搂着春秋的肩膀,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兄弟,你永远是我的兄弟,我把你一直当做是弟弟一样,希望你也永远把我当哥!"

春秋点了点头,他知道,此时的陈锋,肯定是已经喝多了。

"弟弟,哥哥跟你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以后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即便是伤害我的,我也会永远的站在你这边!"

陈锋说完,还十分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来以示诚意。

"弟弟,希望你也会这样对我,好吗?"

春秋一时间哑口无言,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点头。

"好了,天都快亮了,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陈锋把已经喝的路都走不稳的春秋,扶到屋子里,才自己也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早上,当春秋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头依然很疼,那种宿醉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难受。

他踉跄的走到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个头,才少算清醒。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春秋知道,陈锋一定是发觉了自己怀疑他的事情,有很多的话现在想来,陈锋应该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可是,既然他有悔过之意。自己难道还真的能将他置于死地吗?

他换了身衣服,出门买了两笼包子,给陈锋也带了一份。

他敲了敲陈锋的门,里面并没有人回答,春秋觉得可能是昨天喝酒喝的太多。还没有睡醒,就打打算推门进去瞧瞧。

可一推门,却发现,陈锋的房间已经是空无一人。

床铺是难得一见的整洁,床上还放了一张纸。

他打开了那张纸,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陈锋走了!

他只在纸上写了一行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春秋无奈的笑了一下,这还真的是陈锋的风格,他总说。不想在这里破店里留一辈子。

如果他真有悔过之意,春秋也不想看到他被鬼差抓走,让他出去散散心也好。

俗话说,回头是岸。

俗话又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人们总是对于自己身边的人,愿意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包容。

后来春秋的师父见到了陈锋的留书之后,只是冷哼一声。

"哼!小王八犊子!毛还没长齐,就想学人去飞!不必管他,等他摔了个头破血了。自己就回来了。"

春秋将陈锋的信放好,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陈锋还送给了他一个礼物。

这是这二十多年以来,陈锋第一次这么正式的送他礼物。

从前,他只会把他不要的,玩儿剩下的。或者是弄坏了的东西随手的丢给春秋。

现在春秋还真有点儿好奇,陈锋会送给他什么东西。

春秋小心翼翼的拆开了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纸,里面是一个看起来很精致的木头盒子。

可是他还没有打开盒子,就隐隐的闻到了一种异味。

旁边的杨一鸣凑了过来,好奇的问着:"春秋大哥。这里头是啥玩意啊?怎么有点儿臭呢!"

春秋也是摇了摇头,他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只有些发黑的臭袜子。

这时,门口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春秋随手将那个盒子扔下,就去看是什么人来了。

可刚走到门口,春秋就愣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姑娘,她穿着一身白色带小碎花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手上还抱着一个木瓜。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十分的清纯。

女孩儿朝着春秋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还真的在这儿??"

春秋这才认出来,这就是昨天晚上再银行旁边的巷子里,他救下来的那个姑娘。

"额??嗯。你怎么来了?"

"我??"女孩儿的脸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

她的这一个举动,弄的春秋还真的有点儿小鹿乱撞的感觉。

"我??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进来说话吧!"

女孩儿眉头微蹙,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布置,那些寿衣冥纸上被布置的彩纸和气球。显得个整个房间有些格格不入的。

这感觉,可能就有点儿像是春秋第一次到沈倩家里,看着她满房间蕾丝粉色的布置,却在墙上贴了很多符纸的感觉是一样的吧。

春秋手忙脚乱的将那些气球和彩纸扯了下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昨天一个朋友过生日,就简单的布置了一下。"

女孩儿点了点头,走了进来。

她将木瓜放在了桌上,才说着:"昨天,我一路跟着你来着,看到你走到了这里,今天我就过来了,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春秋又干笑了一下,他完全不知道此时应该做什么。

"这个是给你的,谢谢你昨天救了我。"

女孩儿把木瓜往前推了推。又低头不语了。

可此时,她的脸变的更加的红润了。

"那个??其实不用谢我的,路见??路见不平,嗯,这是我应该做的。"

女孩儿"噗嗤"一下的笑了出来,"那你是不是经常在路上救下女孩子啊?"

"没有,现在劫匪也不是那么好碰见的。"

这是,在旁边依着门框站着的慕容白,轻轻拂了一下自己的一宿,微微一笑,"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这姑娘,看上你了!"

春秋默默在心里对着慕容白翻了一个白眼,"最近都怎么都喜欢念诗?就你有学问行了吧!"

后来春秋才知道,这女孩子送男孩子木瓜,男孩子送女孩子玉佩,是表达"定情",和表达爱意的一种含蓄的方式。

"此女身上带着仙气,必定有仙缘。"

杨一鸣也是在傍边鼓动着:"春秋大哥,我看着妹子不错,你倒是上啊!上,上,上啊!"

"去去去,都回你们法身里呆着去!"春秋在心里撵走了两个人。

女孩儿轻轻一笑,小声的说着:"我叫冷羽沫,你可以叫我小沫。"

"我叫春秋,林春秋。"

"春秋大哥,别墨迹了,上啊!"杨一鸣又突然冒出了一句。

春秋也觉得,这个女孩子好像挺温柔的,一说话一脸红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招人怜爱。

可能是因为性格原因,春秋并不喜欢太闹腾的女孩子,倒是这样柔情似水的姑娘,比较和他的心意。

可店里实在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不如找个地方出去走走。

"你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转转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咖啡厅还不错。"

"嗯。"小沫轻轻的点了点头。

春秋带着小沫离开了店里,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慕容白和杨一鸣谁都不许跟着。

春秋和小沫在外面,一逛就是一小天儿,他从来没有觉得,一天的时间竟然可以过的这么快。

转眼间,已经到了傍晚。

当他再回到店里的时候,发现一个男人正蹲在门口,好像是在等他回来似的。

"您好。"春秋叫了一声。

那个男人抬起了头,看见春秋十分的激动的拉住了春秋的手,给他弄的一愣。

"哎呀,你就是春秋大佬吧?我等你一天了!"

"嗯?你认识我?"春秋看了看这个人,在脑袋里快速的搜索了一下,的确是从来没有见过。

"是猴子介绍我来的,我是河马。"

嗯?什么猴子河马的?动物园儿派来的?

"猴子说,他现在打游戏这么厉害,都是在你们这儿买了一个什么阴灵,还说你是个高人!"

春秋想起来之前那个请游戏阴灵的小伙子,春秋只知道他姓侯,可没想想到他的外号是叫猴子。

反而眼前这个有些微胖的人,倒的确是和河马有些相似。

"进来说话吧!"

春秋把河马让到了屋里,他才说明了来意。

支持:完本神(立占)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