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四十九章凤凰女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502txt.com

小沫的寝室飞进了凤凰?!

这时,慕容白的脸色一变,"我知道,小沫并不是丢了魂儿,而是身体里多了点儿东西!"

"多了东西?你说的是那个凤凰?!"春秋疑惑的问着。

这时,旁边的保安大哥看春秋一直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却一会儿一变,以为春秋的精神有点儿不太正常,就对他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什么的就离开了。

春秋这才说着:"你们确定,你们真的看见了凤凰了?"

"当然了!肯定是有一个会飞的大鸟儿,而且全身火红,跟着了火似的,你说那不是凤凰能是啥?"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了。等会儿我上隔壁那条街的寿衣店门口给你们烧点儿纸,到时候你们都过来拿吧!要是能去阴间的,就拿了钱赶紧去吧,流连在阳间对你们也无益处的。"

春秋是觉得,这些个鬼被无缘无故的叫来。又告诉了他这么多的事情,自然是要报答一下他们的。

鬼只是没有了肉身的人,并没有谁高级于谁的说法,人家帮助了你,总得表示感谢。

"真的吗?你要给我们烧纸钱?太好了!那咱们现在就去吧!"

春秋带着杨一鸣回到店里。给那些鬼们少些纸钱,让慕容白留在了小沫寝室的楼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异象。

那些鬼拿了春秋的钱,开心的不得了。

"小伙子,你有没有啥事情是我们能帮忙的?尽管说!"

"也没什么大事,学校附近的天桥底下有个穿军大衣的变态,你们要是闲着没什么事儿,就去跟他玩儿会!"

这些鬼朝着春秋一笑,给了他"我懂得"到表情。

当春秋再回到小沫寝室楼下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

他给小沫发了一条消息,谁知小沫竟秒回??

"你还在我学校?"

"是啊,你是睡醒了还是一直都没睡?"

"我睡不着,我这就下楼去找你吧!"

"好。"

坐在小沫的楼下,春秋奇怪的看着慕容白,"刚才你说,小沫的身体的多了点儿东西,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那凤凰可能飞到了小沫的身体里了?"

慕容白点了点头,"有可能。"

"那会不会对小沫的身体有什么危害?"

"应该不会,凤凰为四灵之一,为白鸟之长,雄者为凤雌者为凰,又是比较好善的鸟,轻易是不会伤害别人的,只是??"慕容白停顿了一下。

"只是什么?"春秋着急的问着。

"只是我从未听说过,凤凰会有寄宿在人类体内的事情。"

春秋也是觉得奇怪,他以前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儿,一般来说,比较常见的都是一些有些道行的"地仙",例如什么狐狸,黄皮子之类的??

"不过你也不要过于着急,等一会儿小沫出来,我们看看就知道了。"

慕容白的话音刚落,小沫就从寝室楼里走了出来,她未施粉黛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清纯。

"真的是辛苦你了,让你在这儿守了一夜,现在事情都解决了吗?"

"还没有,现在我们想要证实一件事情。"

"什么?!"小沫有些奇怪的看着春秋。

春秋拉着小沫,一路朝前走着。他记得在学校的食堂附近,有一个小型的人工湖。

到了湖边,春秋看向了湖水里两人的倒影,小沫也是好奇的向湖水里看了看。

春秋发现,在小沫倒影的头顶,的确是隐约的有着一个凤凰的形象。

这可着实把春秋给吓了一跳,难道说,那个凤凰,还真的是寄宿在了小沫的体内了?

小沫却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湖水,不明白春秋是在做什么。因为在她看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种用水的倒影看人的方法,是能够看出来很多问题的,比如是丢了魂儿的人,那他在水中的倒影,就会比没有丢魂儿的人的倒影虚一些??

而此时小沫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凤凰的样子,那么是何原因,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小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慕容白摇了摇头,"这个实在是我的知识盲区。我也不知道是为何。"

春秋又看着小沫问着:"你记不记得,你之前看到过一个凤凰?"

小沫突然一愣,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惊讶的看着春秋。

"你怎么知道?!就是我听到歌声的那天晚上,后来我睡着之后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很大的大鸟,看起来像是凤凰一样的东西,朝我飞过来,它好像还跟我说话了??"

"说什么了?"

"嗯??它说,我回来了!"

春秋一愣。回来?

"我之前一直以为那是个梦,所以也就没有说??"

慕容白的神情有些严肃,他要春秋问一下,小沫的生辰八字是多少?他可以给小沫看一下,她是否是命中与凤凰有缘,或者是八字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说道。

"我是九月六号的生日,我记得,应该是下午三点。"

慕容白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突然,一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小沫。

看到慕容白这样的表情,春秋知道可能是出了问题了。

"不对,好像有哪里有问题!"慕容白小声的嘀咕着,像是自言自语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春秋虽然着急,但也怕小沫担心,也只是在心里追问着慕容白。

慕容白又摇了摇头,"从她的命格看上去,应该是体质很好,从来不生病的那种。"

春秋按照慕容白的话问了小沫。可是小沫却摇了摇头。

"没有啊,我从小身体就一直不太好,总是三病两痛,经常往医院跑。"

慕容白皱了皱眉头又说着:"这个命格,是属于性格火爆之人,做事说一不二,非常的雷厉风行。"

春秋一脸的黑线,不用小沫说他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小沫的性格别说是火爆了,就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少有,平时总是温温柔柔的,完全不是慕容白说的那种。

"你这也有点儿太不准了吧?"春秋有些奇怪的看着慕容白。

慕容白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从她的命格上看,就是这样的。而且她还应该在前两天的时候,有过一个血光之灾!"

"小沫,你是不是记错了你的生日了?"

小沫奇怪的晃了晃头,"不可能啊!我就是九月六号的!刚好今天是周末,那晚上我回家再问一下我妈就知道了!"

小沫说完,还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嗯。"

当天晚上,春秋还特意给小沫发消息,提醒了她一下不要忘了问自己的生辰八字。

过了好半天,小沫才发过来了一条消息,告诉春秋自己问不到准确的生日了。

春秋奇怪的给小沫打了电话,想要问一下为什么。

可是接起电话的小沫却是有些带着哭腔,说话的声音也是闷闷的。

"我现在有点儿不舒服,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春秋觉得奇怪,小沫这是怎么了?

第二天一早,小沫就红着眼睛的出现在了春秋的店门口。

她低头不语,一看就是有什么事情??

"你问不到准确的时辰也没关系,知道生日也是一样的,昨天慕容白可能没有看准,等下再让他给你好好看看。"

可小沫却是依然是低着头,轻轻的咬着下嘴唇,眼泪直在眼圈儿里打转,用力的摇了摇头。

"昨天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父母不在家,我就想去找户口本儿看一下,结果在户口本儿的下面,我看到了一张领养的证明??"

小沫一边说着,一边流下来了一滴晶莹的眼泪。

"我是他们领养的孩子!那张领养证明上,并没有我的出生日期,只有一个领养日期,是九月六号。原来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把领养的日期当生日过的!"

小沫说到这里,在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滚了出来。

春秋听到小沫这么说,突然感觉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掐了一下似的。

他有些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小沫的情况竟然和自己一样。

春秋看着小沫的脸,显然是昨天哭了很久??

这时,慕容白从法身里走了出来,缓缓的说着:"既然她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那么让那个凤凰呆在她的体内也无妨。"

春秋看了看小沫的脸色,感觉好像的确比昨天好了很多,而且额头上隐隐的有些泛着红光。

慕容白有接着说着:"毕竟凤凰也是神鸟,说不定这还是一段机缘呢!而且她现在面泛红光,应该是无碍了,昨天状态不好,可能是因为还不适应体内凤凰的缘故!"

春秋觉得慕容白的话在理,也就点了点头。

可是,小沫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了慕容白,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的更圆了。

春秋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奇怪的问着:"你怎么了?"

小沫惊讶的指着慕容白,一脸诧异的说着:"他??是从那个泥像里走出来的!"

支持:完本神(立占)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