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一章破解预知梦的方法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502txt.com

之前慕容白也说过,一般来说,预知梦都是梦到以后会发生的场景,而这既然已经出现在梦中,就是无法改变的。

当时春秋还根据这个预知梦的事情做过一次实验。

那天小沫梦到春秋会在割伤手指,不过在梦中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个很小的伤口。

可是小沫还是把这个事情告诉春秋,要他小心一点儿。

春秋就想着,如果自己能够避免割伤手指,是不是也就能够算是破解了小沫的预知梦了呢?

所以在那几天里,他做事都是万分的小心,完全没有去摸任何的刀,就连剪刀他也都尽量避免触碰。

可是后来,春秋的手指还是被划伤了。

而划伤他手指的"凶手",却只是一片树叶。

后来春秋知道。在小沫的梦境中,既然已经出现了以后会发生的事情,那么就是说明这个事情早晚都是会发生的!

几遍是再怎么小心都不行!

春秋告诉小沫,也不要太过的担心,虽然小沫梦到了乔娜的身上有血。而且好像是在雨中淋过了一样,看起来也像是死亡的状态,但是也不定会死。

就像是之前的范进,小沫不也是梦到了他满脸是血的样子,结果事实鼻子除了血。才显得比较的恐怖。

"其实你梦中乔娜,有可能只是受了伤,或者是心情不好,才会看起来比较像是死了的状态,但是也不能完全肯定她会死。"

这时,在春秋心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其实可以按照小沫梦中的样子,去场景重现一下,不也算是完成了梦境中的预言吗?"

春秋一惊,"胡小婵?我怎么能听到你说话。"

胡小婵笑了一下,"嘛~刚才我在附身你的时候,窜开了你的窍,所以就可以在心里跟你沟通了啊?"

"窜窍?!"

胡小婵告诉春秋,窜窍,就是窜窍门。

一般来说,多用于出马仙和出马弟子之间的交流。

仙家给弟子信息的时候,要打开弟子体内的各个窍门,大的可以打开整个身体的窍门,小的可以打开毛囊窍门等等。

每个弟子的窜窍形式都不一样,有的先是手脚,有的先是五官。这都是因人而异的,一个正规的出马仙弟子身体上的各个窍门必须要全部打开。

窍门打开的越好,和仙师沟通的就好。

有的仙家是在弟子没有出马以前就帮助弟子打开窍门,有的是出马以后,这个都看各自的仙师是怎么要求的。

各路仙家窜窍的方法和感觉都不太一样,动物仙窜窍的时候,多数弟子先是手脚微微的颤抖,然后是某一个部位开始跳动,有的还是一股子气流在身体内流走,有的开眼和开耳的时候,还会感觉到眉心发胀,耳朵发鼓等多种表现形式。

有的鬼仙窜窍,弟子身上就像冰窖一样,发冷,发紧等。

还有的仙家窜窍到后来身体会感觉到发热。尤其是心口的位置发热,然后到各个筋脉不停的跳到,有的还会舞蹈起来,有的还会唱歌,有的还会喝酒等多种窜窍表现形式??

"可是。我又不是你的出马弟子!"春秋有些不情愿。

"哎呀,没事儿,反正我一时半会儿也不但算离开你,而且我也就是打开了你的心窍,别的我可都没动,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咱们两个之间的沟通能轻松一点啊!"

"你这不经过我的允许就窜了我的窍,有点儿不太合适吧!"

"哼,那怎么办,我窜都窜完了。"胡小婵拿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

春秋一时语塞,胡小婵说的也对。反正窜都窜完了,他也没办法了,而且他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这样一来,我以后就算不附身你,也能跟你好好的交流了啊?"

这时,慕容白在旁边说着:"被窜了窍的人,仙家就可以随意进出了。"

一听这话,春秋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这样一来,以后这个胡小婵还不是随时就能上自己的身了吗?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封窍啊?"

"有。"

听到了慕容白肯定的回答。春秋也才算是放心了些,这样的话,以后如果胡小婵敢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他就把窍封起来,再把这个胡小婵交给石大富去扒皮!

想到了这里。胡小婵也好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心思,突然在他的心窍里撒娇了起来。

"哎呀,好哥哥,刚才我窜了你的窍也是觉得一时好玩,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经过你的允许,是绝对不会上你的身的!而且刚才我多温柔啊,一点儿都没有让你感觉到痛苦不是嘛?"

后来春秋才知道,有很多仙家在窜窍的时候,都是会让人感觉到很痛苦的,这一来是因为有的仙家道行不够,只有暴力一点儿才能打开窍,另一个原因也是仙家要给人立威,让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你以后可不许再胡闹了,要不然我是不会轻饶过你的。"

"我知道了。"胡小婵显的有些委屈。

"你刚才说,让乔娜按照小沫梦里的样子给重现一下,这个方法可行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也是可以试一下的,因为是预知梦,只有结果,并没有过程,只要把结果演绎出来,不就可以算是完成了吗?"

春秋想了想,觉得胡小婵说的也有点儿道理,反正只是试试。万一要是成功了呢!

春秋赶紧把胡小婵的建议告诉给了小沫。

小沫听了之后也十分的开心,"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反正只要是让我看到了那个场面不就可以了,对吧?"

"嗯,先试一试吧!"

春秋看了看慕容白,"你觉得这个方法能行的通吗?"

慕容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春秋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他也不知道,还是说这个方法行不通。

春秋还记得叮嘱小沫,告诉她一定要原景重现。

小沫十分开心的放下了电话,春秋想来,她应该是马上就去找乔娜去实验这个事情了。

放下了电话的春秋,看了看还剩下几只没有吃完的烧鸡,刚好自己也觉得有点儿饿了。就又开始吃了起来。

刚才胡小婵在上他身吃下的那些东西,就像是完全没有进到他的肚子里一样。

看着春秋又开始吃了,对面的大哥有些惊讶,"你还吃啊?"

"嗯,一起吃点儿吧!吃不完挺浪费的!"

春秋很爽快的递给了那个大哥两只鸡。

"不许给别人,那是我的!"胡小婵在春秋的心里大叫着。

"什么你的?那是花我的钱买的,我爱给谁给谁!"

"你再这样,我就上你身了!"

"你敢上我身,我就把你扎出来,在送你去地府拔毛扒皮,再用你的皮做围脖!"

"那我就把你的窍窜的乱七八糟的,让你天天被乱七八糟的鬼上身!"胡小婵有些急了。

春秋没有理会胡小婵,只是笑嘻嘻的问着对面的大哥,"诶,你有没有吃过狐狸肉啊?也不知道这狐狸肉是什么味道!"

"那玩意,想想都不能好吃,肯定是骚的很!"

"我家里人前两天在山上打了一个野狐狸,正捉摸给它扒皮吃肉呢!"

"狐狸毛倒是不错,我家你大嫂天天张罗要买狐狸毛围脖,你那个狐狸是啥颜色的。"

"红的。"

"是红棕的还是红的啊?要是红棕的可不值钱。"

听着两个人的聊天,胡小茶终于忍不住了,刚要钻出来上春秋的身,春秋就拎着包去了洗手间。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只要用星罗玄藤捆住它,它就再也不能耍什么花招了。

春秋把小狐狸从包里拎出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她给捆上了,而且这一次,春秋是像第一次那样,把她的四个小爪子捆在一起的方法。

他知道,这样的捆法,胡小婵一定不舒服,但是就是要给她点儿"颜色"看看!

春秋拎着星罗玄藤的一头儿,笑嘻嘻的看着被捆住的小狐狸。

"你倒是上我身啊?你不是挺能耐的吗?!"

只见小狐狸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一脸的可怜的表情。

"好哥哥,我知道错了,我??"

胡小婵竟然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知道错了?"

胡小婵点了点头。

"晚了!捆你一会儿再说!"

"你捆着我我没意见,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儿啊?"胡小婵有些祈求的看着春秋。

"什么事儿,你先说来听听。"

"你给我留两只鸡行不行啊?"胡小婵说完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春秋见着它哭了,倒是觉挺好玩儿的,这个小狐狸,不应该叫胡小婵,倒是叫胡小馋比较合适。

"行,我给你留俩,你一次买那么多,让我吃我也吃不完那么多。"

胡小婵这才乖巧的点了点头。

终于到了少清市,春秋按照约定过的,又给那个联系过的村长打了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派车来接他。

"你到了啊?好好好,你做大巴车到明玉乡下车,很快,也就半个多小时就到,我派的车在那等你!"

他就知道,去这个地方,肯定是又要长途跋涉了,可是一想到等会儿就有专车来接,也还是忍了,据村长说,那还是辆敞篷!

可到了村长口中的明玉乡,春秋愣住了??

支持:完本神(立占)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