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八章一句话都不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502txt.com

渐渐的,春秋似乎感觉到了又一种什么力量,正在吸引着他向前走似的。

"不要控制,跟着你的感觉去走!"慕容白在他的耳边说着。

春秋尽量不去控制自己的身体,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好像慢慢的飘了起来似的。

他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突然自己开始移动了!

他先是飞到了一片树林的上面,然后又翻过了一座山??

慕容白告诉他,这可能都是蒋谢贵之前来过的地方。

春秋不断的努力感应着村长儿子的位置。

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感觉这样自己好像更能静下心来。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天色竟然变的越来越暗,周围的气温好像也开始急剧的下降??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春秋!"慕容白突然有些紧张的叫住了他。

春秋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原本天上的太阳也消失了。周围到处都像是布满了雾气似的。

"这是什么地方?"春秋问着。

"回去再说。"

慕容白说完,春秋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眩晕和失重的感觉,接着他全身一抖??

那感觉就像是在睡觉的时候,突然抖的一下似的。

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回到了村长的家中。

春秋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奇怪的在心里问着慕容白,"刚才那个是什么地方,我还没有感应到村长的儿子在哪儿,我们怎么就回来了?"

只见慕容白的脸色有些凝重,"那里是阴间的上空。既然你会飘到那个地方去,这说明村长的儿子,可能是已经死了!"

"死了?!那??我们能不能想办法,帮村长找到他儿子的尸体啊?"

"可以,只不过那就是另外的一个方法了,我先用这个方法,也是想要确定一下他的儿子到底还在不在世??"

春秋点了点头,心里突然有种十分复杂的感觉,他不知道要怎么跟村长说出他儿子已经死了的事情??

村长见春秋睁开了眼睛,连忙着急的问着:"怎么样了?找到了没有,我儿子现在在哪儿?"

"这??"

春秋的喉咙处像是被什东西堵住了,他看着村长一脸期待的表情,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

这时,外头的院子里突然传来敲门声,村长的媳妇一边应着一边去开门。

可门刚一打开,村长的媳妇就愣住了。

"老头子,快??快来!"

她喊完这一句,似乎有点儿站不稳,一手扶着墙,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村长听到了老婆的喊声,也赶紧走了出去。

春秋看到,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年轻人,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有十六七岁。

看着村长两口子的样子,春秋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村长的儿子蒋谢贵了!

果不其然,村长的老婆一下的抱住了他,眼泪瞬间夺匡而出,嘴里还念着:"儿子,这一年多你去了哪儿啊?妈妈真的是好想你啊!儿子??"

春秋有些奇怪,刚才慕容白还说,村长的儿子可能是死了。可是还没有超过两分钟的时间,他怎么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春秋还特意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村长的儿子,并没有什么异样,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伤口。很干净的一个少年,他身后清晰可见的影子也说明,他,不是鬼!

村长也是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一双眼睛一直在用力的眨,不想让那不争气的眼泪流出来。

"儿子,回来就好,咱进屋!"

蒋谢贵在路过春秋面前的时候,只是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说话。

春秋奇怪的看了看慕容白,在心里问着:"这是怎么回事儿?刚才你不是说他死了?可是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们去到的地方,的确是阴间的上方没错的!"

"可是我看的出来,他的确不是鬼,那??会不会是像翟星宇的姐姐那样,被什么东西占了身体,她之前有一次不就是大病一场之后,身体里出现了另一个人的灵魂了吗?"

听到春秋的话,慕容白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自从他回来之后,还没有开口说过话呢!"

两人转头,目光看向了正为儿子回来而高兴的村长两口子。村长的一张老脸上,笑的皱纹都堆起来了。

"儿子,快跟爹说说,你这一年到底去了哪儿了?怎么也不给家里人来个信儿啊?"

"儿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啊?你怎么不说话啊?"

此时。他们的儿子的脸上,是一脸冷漠的表情,完全没有他父母脸上的那种激动??

"儿子,你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自己的老婆不断的询问,和儿子一直闭嘴不应的态度,村长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哎??算了,孩子刚回来,让他先休息一下吧!等会儿我去派出所撤案去,告诉警察儿子回来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村长似乎也觉得有点儿不太对了,他的儿子不管两口子怎么问话,就是什么都不说话,而且脸上始终都是一副十分木讷的表情,好像是一个假人,平静的让人感到陌生和害怕。

村长走到了春秋的身边,皱着眉头的问着:"春秋师父,你说这我儿子这个状态,是不是有点儿不正常啊?等会儿你能不能帮着看看,他是冲着了什么。还是丢了魂儿了?这孩子一年多没回来,回来之后又一句话都不说,我有点儿担心啊??"

"村长,您别太担心,刚才我已经简单的看了一下,您儿子的身上,并没有什么鬼,应该不是冲着了东西!"

村长这才好像放心了些的点了点头。

"哎??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了?从前他是一个很爱说话的人,可能还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村长儿子离奇失踪了一年,又回来的这个事儿,很快的就在村儿里传开了。

好多人为了看看村长的儿子,也为了给村长道喜,全都登门造访。

村长以儿子刚回来,有些累了为由,婉拒了村民。

因为村长也想在弄清了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之后。再跟大家一起热闹一下,现在,他是真的没有这个心情。

此时,蒋谢贵静静的坐在桌子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面,不知道心里是在想些什么。

春秋走到了蒋谢贵的旁边,在他的身边坐下,而蒋谢贵也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

"你好,我是春秋。"春秋淡淡的说着。

蒋谢贵没有理他。

"你叫什么名字?"春秋依然平静的问着。

蒋谢贵还是没有理他,眼神依然看向前面。

"你在看什么?"春秋再次问着。

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将春秋和蒋谢贵的影子投在了地上??

这一次,蒋谢贵将右手的食指放在了自己的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春秋有些奇怪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慕容白,刚才蒋谢贵的反应说明,他还是能够听到,并且知道春秋在说什么的,可是,他为什么不说话呢?

"你看他的样子,像是丢魂了吗?"

慕容白指了指两个人在地上的影子,完全一样的深度。

如果是丢了魂儿的人,影子和水中的倒影,都是会比别人浅一些的。

这回春秋更奇怪的,难道蒋谢贵真的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有点儿自闭了?

春秋看到,村长正站在外头朝着他摆手,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找他似的。

"春秋师父,你可看出来我儿子有什么异样没有?"

"暂时还有,他没有丢魂儿,而且目前为止,我也没有在他的身上看到什么不该有的灵魂。"

"那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村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儿子!快过来洗洗澡,然后把你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吧,妈这就给你做饭去,等你洗好了澡,咱就吃饭!"村长的老婆大声的喊着。

而村长的儿子,还像是一幅没有听见的样子,没有半点儿的反应。

村长的老婆有点儿急了,她快步的走进屋子里,拉住她儿子就要去给他洗澡,可手刚一接触到她儿子的手的时候,她却突然愣住了!

"哎呀,你这都进屋这么半天,这手怎么还是这么凉,快,木桶里妈都给你放好水了,可热乎了,你快去洗澡吧!"

村长的儿子十分木讷的站了起来,跟着他妈去洗澡。

听到了刚才村长的老婆说她儿子的手凉,春秋的眼睛突然一亮,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春秋看了看外面的天气,现在是夏天,一个人的身体,怎么会是冰冰凉的呢?

"一鸣,你去偷偷的看一下,蒋谢贵还有没有脉搏了!"

杨一鸣点了点头,快走了两步的追上了蒋谢贵。

可是,当他走到了蒋谢贵身边的时候,蒋谢贵却突然看向了他,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一点儿表情,可那直勾勾的眼神儿,却是把一向胆子大的杨一鸣吓了一跳!

支持:完本神(立占)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