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0章 批斗

被拉出去批斗,这事光彩吗?

江彩霞的眼睛里出现一丝茫然,看得江保国两眼一黑,直接往后倒去。

幸好刘翠萍眼疾手快的扶住他:“孩她爹,你别生气……”

“别生气?”

江保国斜了一眼刘翠萍,没好气的开口:“你说不生气,摊上这么个闺女,我老江家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孩她爹……”

“爹……”

刘翠萍和江彩霞万万没有想到江保国会这么说,难道她爹已经不疼她了?

江保国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指着江彩霞的脸:“霞子,你就好好的嫁给张旺财过日子,以后——”

“我不要!”

江彩霞哪里愿意嫁给张旺财那样的人,她可是云山村里出了名的好姑娘,张旺财那样的人能配得上她吗?

江保国看见她还看不懂眼前的形式,恨不得一巴掌过去把江彩霞给打醒。

现在这情景,是她不想就不想的吗?

江保国冷哼一声:“你不想,不想就要浸猪笼!”

“我……”

江彩霞瞬间说不出来话。

一双眼睛埋怨的瞪着江保国,他是她的爹,为什么却把她往火坑里推。

刘翠萍看着江保国,生怕他又发火,连忙拦住他:“孩她爹,你看咱们霞子今天受了那么多委屈,你就别说了,

让她好好待一会。”

江保国瞥了眼看起来精神不济的江彩霞,心里再多的埋怨也化作了心疼,最后嗯了一声。

背着手转身离开。

刘翠萍望着江保国离开的身影,立刻拉着江彩霞起来:“霞子,先起来。”

江彩霞站起身,无助的看着刘翠萍:“娘,我不想被批斗,我不想啊……”

“傻姑娘,现在不是你不想了。”刘翠萍语气无奈,倒三角的眼睛里全是愤恨,“说到底,这事还是都怪江泱泱。”

“对,就是怪江泱泱。”

江彩霞附和道。

眼眸里布满了恨意,都是江泱泱的错,如果不是她,她怎么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第二天晌午,才吃完中午饭。

头顶的太阳还是火辣辣的,村里的人都已经聚集到村口的晒谷场里。

有的家里还没吃完饭,捧着手里的饭菜在晒谷场里站着,和身边的人交流一两句,然后吃上一两口饭。

江泱泱和赵琴从家里出来,刚好遇见陆伟人带着村上的干部将刘翠萍母女还有张旺财押着正在往村口晒谷场走去。

江彩霞看见江泱泱的时候,眼睛里迸发出浓烈的恨意。

刘翠萍倒是低下头,一副规矩的模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张旺财依旧神色莫名的看着江泱泱。

赵琴瞧见江彩霞眼睛里恨意的光芒,护短的脾气一上来,手指着江彩霞的脸:“像你这样的人活该拉出去批斗!”

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儿媳妇。

敢情是她家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吗?

江彩霞被赵琴这么一说,逼着自己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泱泱看着江彩霞看自己的眼神,嘴角讥嘲弧度越发放大,“婶子,咱们去晒谷场。”

赵琴朝着被押着的三人,狠狠啐了一口痰,拉着江泱泱离开。

江彩霞看见江泱泱离开后,眼睛的恶毒光芒更加闪耀。

张旺财看见她眼底的光芒,不屑的说道:“你再怎么恨江泱泱又怎么样,人家就是比你有福气。”

“你闭嘴,要不是你,我会沦落到这个下场吗?”

江彩霞目光恶毒的看着张旺财,那目光恨不得将张旺财撕裂。

张旺财望着江彩霞这目光,哈哈大笑出声:“江彩霞,你除了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你还能做什么?”

“你……”

江彩霞还想着要说什么,被身边的女干部踢了一脚,江彩霞狠狠瞪过去:“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你这种危害社会主义的败类,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拉去浸猪笼。”

女干部深受新社会主义的影响,

早就看不惯江彩霞这样的人。

心思坏,乱搞男女关系。

这不就是典型的新社会主义败类。

江彩霞恨得牙牙痒,一句话也不敢说。

否则不知道等着她的会是怎么样的对待。

陆伟人看了眼江彩霞,对几个押着江彩霞几人的村上干部说道:“今天辛苦大伙,将这些人拉去晒谷场,下午大伙就好好干活。”

“好勒。”

几个干部押着江彩霞三人往晒谷场走去。

晒谷场里的农作物早已经没有,大。大的空地上站满了人,大伙看着被押过来的江彩霞几人,眼睛里写满了鄙夷。

这样的人,就该拉出来批斗!

江彩霞三人被押着上台,三个人的双手在来的时候都被村上干部用麻绳捆在身后,动弹不得。

三个人被押着跪在众人面前,三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有着用黑炭写着的“社会主义败类”六个大字。

大队干部手里拿着笔记本,上面写着三人的罪行。

大队干部照着笔记本上所写宣读三人的“种种罪行”,底下听得义愤填膺的村民们纷纷用一双盛满怒气的眸子瞪着三人!

这样恶毒心思的人,他们真是从来没有见过!

大伙都同情的看了眼江泱泱。

这姑娘也真是命苦,好不容易

脱离苦海,又被一次次的算计,真是摊上这样的亲戚倒了八辈子霉。

有村民拿着在地上捡来的石头,直接往江彩霞三人身上砸,砸的简直一点都不留情。

刘翠萍看见自己的宝贝闺女被砸,连忙站起身,对着大伙怒吼:“你们凭啥砸人?”

“给我跪下!”

站在刘翠萍身边的女干部,对着她的大腿一脚踢下去,刘翠萍吃痛一声,重重的跪到在地。

“哎哟,疼死我了!”

刘翠萍疼得哇哇大叫。

江彩霞见状,想要奋起反抗:“娘,娘,你们凭啥打人啊?”

“打的就是你这种败类!”

底下不知道有谁说了这句话,立刻有人附和。

“对,就是打的是你这样的败类!”

“大伙,用石头砸死这危害社会主义的败类!”

“对,砸死他们!”

江彩霞看着台下激动的村民,眼睛里流露害怕:“别,别……”

别这样对她!

所有村民们直接捡起地上的石头,从家里带来的烂菜叶子往江彩霞三人身上砸去。

没一会儿,三人头脸上狼狈不堪,脸上身上都是伤痕,鲜血潺潺得往外直冒不停。

角落里的江保国父子两看着这情景,对视一眼,眼睛里全是无可奈何。

谁让刘翠萍母女自作孽,不可活!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