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502章 让她名誉扫地

刘佩姿立马表现的可怜巴巴,拎着行李包说:“如果你们不方便也没关系的,我也只是来问问,毕竟之前我不懂事,做错了事情……你们讨厌我也是应该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陆伟人也是个要面子的。

如果被街坊邻居看到,自己家将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女娃赶出去,也是被人戳脊梁骨的。

想到这里,陆伟人先开口了。

“说的什么话,你要是不嫌弃就先住在端然的房间吧,她去京都上学,只有放假才回来。”

赵琴是个妇人,不懂那些大道理,但也在村里当过干部,懂自家老头的顾虑。

但相比自己儿子儿媳的幸福,她没办法那么大度。

可话已经说出去了,赵琴又不能打脸自家老头,只能带着礼貌的笑容问:“部队有任务,不都是安排住处的吗?你这次咋没和部队一起住呀?”

刘佩姿被问到,突然一愣,扭扭捏捏好像快要哭了似的,半天低头没说话。

陆伟人因此给赵琴使了个眼色,仿佛在责怪自家老婆子。

江泱泱看透她的把戏,不想爹娘为难,只好接话道:“佩姿说她已经不在部队了。”

此话一出,两位老人惊讶,同事转头看向了陆云苍。

他到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一句话不说。

赵琴好奇的问:“佩姿呀,这是咋回事呀?!”

刘佩姿知道瞒不过,只好实话实说:“泱泱姐说的没错,我被调离部队了。”

陆伟人觉得奇怪,毕竟刘家的家世,就算刘佩姿出了点儿什么错事,也不能被部队调离呀!

想来觉得很是怪异。

陆伟人直接问:“这件事情你爹知道吗?”

被这样一问,刘佩姿立马慌乱,明显这件事情刘父不知道。

刘佩姿突然哭着哀求道:“叔叔婶婶,我求求你们不要告诉我爹,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扒了我的皮的……上次……上次来您家的事情,回家后他就觉得丢人,要和我断绝关系,所以就连我出事都没联系他……”

这话一说,陆伟人和赵琴还有些内疚。

毕竟因为自家儿子,让事情变成这样子。

赵琴也突然可怜她,说话也没之前那么刻薄,“哎……你说说这事闹的,你要不愿意说就不说,家里有房间,你就在家里住下吧。”

这一计苦肉计演得相当成功,但江泱泱和陆云苍心里跟明镜似的,看破不说破。

晚饭后,刘佩姿主动留下洗碗,赵琴也是乐得轻松。

江泱泱也跟着留下洗碗,还故意和刘佩姿和睦的样子,让二老放心。

就在碗筷洗的差不多时,江泱泱拦住了刘佩姿的去路。

刘佩姿一脸无害的笑着问:“泱泱姐,有什么事情吗?”

江泱泱一副轻松的样子,看着外面热闹幸福的家人,她笑着点头。

“是有些话想和你说,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进去,愿不愿意听。”

刘佩姿依旧人畜无害的笑容道:“泱泱姐说的是哪里的话,住在家里我知道你不舒服,我也真诚的道歉了,如果你还是不满意,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这种把戏,江泱泱不禁笑出声来。

想着这些都是自己之前在时空无聊,看的那种言情小说里,女配经常使用的把戏。

她看都看腻了,不过在这里也许是个新奇玩应儿呢?

江泱泱直言道:“你来这里

是受谁挑拨的,你我心里清楚。看在刘家和爹娘关系不错,也看在云苍的面子上,我才想来劝你早些全身而退为好,我和她的恩怨不想牵扯别人进来。”

她的好言相告,完全被刘佩姿无视。

她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江泱泱,笑着说:“泱泱姐,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挑拨,什么恩怨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泱泱见她死性不改,只能最后忠告。

“既然你已经决定牵扯进来,就要做好准备,不要到最后才后悔莫及。”

说完,江泱泱也不愿多和她交流。

江泱泱心里清楚,这种死脑筋的女人,她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却还是不肯回头,那么就真的再也劝不好了。

她也只能叹气觉得可惜,转身回到大厅,加入哄孩子欢笑的气氛中。

但这一切在刘佩姿的位置看的格外刺眼又清晰,特别是江泱泱和陆云苍那幸福的笑容——

可只有她知道,江泱泱欺骗了陆云苍的感情,她必须要让云苍哥知道谁才是最爱他的!

翌日。

刘佩姿借口工作离开陆家,按照之前的约定在树林里与秦思意见面。

“我要让江泱泱付出代价!她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竟然向我炫耀!故意在我面前表现的恩爱,还各种和云苍哥亲密……她……他就是个贱人!”

刘佩姿的抱怨,让秦思意觉得时候到了,毕竟她想要尽快解决了江泱泱,然后回到邵阳的身边……

这样最幸福的人——就只有她了。

秦思意突然拿出用纸抱着的粉末状的药粉,有些遗漏的沾染在纸上。

“也许这个可以帮你。”

刘佩姿是个军医,看着粉末的样子就知道是毒药。

作为医生的她,对下毒这件事情有些犹豫,更何况她之前还是个军人。

“这是什么?!”

秦思意没有想要隐瞒,也看出来她的犹豫,便解释道:“放心,这只是一种可以让人情乱意迷的药粉而已,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有些副作用。”

可以让人情乱意迷的药粉?

她是想要让我给云苍哥吃下去吗?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不就是毁了自己,毁了云苍哥吗!?

可她还是问了。

秦思意看出她心里的小九九,“就是会睡上个一天一夜而已,没有太大伤害。”

刘佩姿最终还是拿过药粉,却故意问:“你这是让我给谁下药?!我不可能去毁了云苍哥的!”

秦思意笑着说:“你对陆云苍的感情我是知道的,又怎么会去害你和他呢?这是让你给江泱泱下的药,让她名誉扫地,你不就有机会了吗?”

刘佩姿表面犹豫不决,好像不忍的样子。

但她却早已经将药粉握在手中,然后放进兜里。

秦思意看在眼里,什么话也没讲,微笑着看她离开的背影。

火锅店里,江泱泱看着悠闲自在,但对于秦思意的小把戏早已经看透。

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门口,嗑着瓜子,吃着西瓜。

不一会儿,陈昊从后门跑到前门,在她耳边窃窃私议。

而这一幕正好被刚回来的刘佩姿看到。

当然她是故意路过火锅店再回家,就想看看江泱泱到底是怎么勾引男同志的!

陈昊看到刘佩姿立马转身往店里走,但江泱泱却笑着喊道:“佩姿呀!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午饭你不

回家吃了呢。”

哼——江泱泱这就是心虚,怕自己把她和男同志不清不楚的事情告发出去。

一定要让云苍哥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刘佩姿表面波澜不惊,笑盈盈道:“今天的事情简单,想着在家里也坐不住,那就给大家做饭吧,虽然我不太熟练,但也还可以……”

江泱泱表面笑着,眼神却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最后,果然在她一处裤兜旁发现有些白色粉末……

还真的是和陈昊说的一样,打算让她身败名裂?

既然秦思意如此歹毒,那就不要怪她太狠心,不念及‘旧情’。

“你看看你,你本来就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做饭呢?我这就和你回去,我来下厨……”

一听江泱泱也要下厨,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打乱她的计划!

刘佩姿明显有些慌张,立马笑着拒绝道:“不……不用,泱泱姐你就别和我客气了,之前我做过的事情你也别放在心上,这次就当我给你赔罪的,就让我做吧……”

江泱泱闻声装做一脸犹豫,又坐回椅子上,然后笑着说:“那好吧,中午我一定准时回去,你和云苍说一声,让他不用来接我了。”

刘佩姿见自己有机会和陆云苍搭上话,立马那兴奋又惊喜的表情隐藏不了。

“好,泱泱姐你放心吧,你让我带的话一定带到。”

江泱泱依旧表现出那没心没肺的样子,还感谢她,“那就麻烦你了,谢谢啊。”

刘佩姿反而觉得自己现在才是胜者,可她忘记了,真正评判胜利的时刻还没到呢。

“没关系,不要客气。”

刘佩姿满心欢喜的离开,江泱泱看着她的背影立马收起了那假笑的表情。

冷声道:“出来吧。”

陈昊从她身后走出来,然后看着刘佩姿的背影,藐视的说:“江老板,你就打算这么轻易的饶了她?”

江泱泱冷笑。

“饶过她?怎么可能,我还想要用她钓出大鱼呢!”

陈昊聪明的说:“是上次那个秦小姐吧?”

江泱泱笑着不语,陈昊没有多留,转身重新回到后厨忙活自己的。

刘佩姿拎着一些菜和肉,自然的推开大门,笑着说:“叔叔婶婶,云苍哥,我回来了。”

赵琴正在厨房里忙活,准备中午多做一些饭菜,毕竟刘佩姿身份的原因,怕吃不惯。

而这只是因为怕丢了老头子和儿子的脸面,完全不是因为在乎刘佩姿。

“佩姿这么早回来呀?”

刘佩姿迎面笑着,就拎着菜和肉往厨房进。

赵琴看到立马将有水渍的手,往围裙上蹭了蹭,在厨房的门口接过东西。

脸上欢喜,觉得这个孩子还不是那么不懂事,还知道买菜回来。

“哎呦,买这么多菜干什么,我和你叔叔每天早上都赶集的,下次别买了。”

刘佩姿见赵琴对她笑脸盈盈,以为自己已经被接受,便更加笑开颜。

“婶子你别见外,我这不是心思想给你们露一手吗?”

赵琴看着刘佩姿这一手的细皮嫩肉,哪是做这些事情的人,再说让客人做饭,传出去她还不被人戳脊梁骨呀!?

想到这些,以为刘佩姿也就是客气,立马将她推出厨房门。

“哎呦,你们这些读书的姑娘哪会做饭,你快去屋里休息,等做好饭就让云苍叫你,再直接去接泱泱。”

闻声,赵琴如此

疼爱江泱泱,她不免嫉妒上心。

问道:“婶子,泱泱姐在家都不做饭的吗?我娘是教导我,日后是要嫁人的,可不能不会家务做饭,毕竟咱们女人生来就是要照顾自家男人的不是吗?”

赵琴闻声不满,但幸好是背着身子没让刘佩姿看去。

她笑着放下菜刀,看着刘佩姿说:“现在都啥子社会了,哪里还有这种穷将就,泱泱是个干大事的人,我和你叔叔心疼她,从不让她做这些,但泱泱会疼人儿……哎呦,哎呦,不说了,说多了让人知道又该说我炫耀了……”

赵琴说着一脸幸福的欢喜,让刘佩姿更加嫉妒,不想让江泱泱在这个家里多呆一秒。

也受不了让她和云苍哥多相处一天。

今天必须成功!

“泱泱姐是个好女人,那是他们羡慕才说您炫耀的,我也羡慕泱泱姐呢。”

赵琴看她这个意思是要继续挑拨了,她是个护儿媳的人,不愿听她多说泱泱一句不好,就算拐着弯也不行!

无奈只能放手将厨房交给她。

“你不是要做饭吗?你都这么说了,那婶子今天就休一天,让你接班。”

刘佩姿当然是看透赵琴放手厨房的原因。

还不是因为不想听她再多说一句江泱泱不好的话吗?

她无所谓,等今天过去了,大家就会知道江泱泱的真面目,到时候无论是叔叔还是婶子,都会重新发现她的好。

云苍哥也不会再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哎……那婶子我进屋先换个衣服就来。”

赵琴脱下围裙,应声笑着说:“好,不着急。”

结果刘佩姿的脚步停在了陆云苍的面前……

刘佩姿着迷的看着他的侧脸,那宠溺的表情哄着怀里的孩子。

她从未想过云苍哥会是个这样的父亲,完全将孩子们视如珍宝,那么他对江泱泱是不是也是这样?

想到这里,她的手不由的立马攥成拳头。

赵琴看她眼神那么暧昧,立马笑着说:“佩姿怎么了?你不是要回屋换衣服吗?”

“哦……那个……那个泱泱姐让我带话给云苍哥……”

刘佩姿明显心虚,但也幸亏突然想到江泱泱让她带话。

陆云苍果然一听到自己媳妇让她带话,立马抱着怀里的孩子转身看向她。

一脸平静中竟然有些期待?

是她看错了?

这样的陆云苍她何时见过?

陆云苍见她不说话,便冷声问:“泱泱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刘佩姿面对陆云苍还是激动紧张,心中的小雀跃努力压制着,“泱泱姐说今天中午不用你去接她了……”

陆云苍闻声蹙眉,虽然不语,但看得出他眼中的疑惑和失落。

刘佩姿故意说:“可能泱泱姐有什么朋友来了吧,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和一位没见过的男同志俩有说有笑的……”

赵琴冷声有些不悦的提醒她,“佩姿呀,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有说有笑的?”

刘佩姿立马装作无辜,改口道:“也……也许是我看错了,我就是看到那个男同志一看到我过去,就立马走了,但也不像客人,毕竟泱泱姐已经有云苍哥了,怎么会和陌生人那么讲话呢……”

陆云苍完全不介意,更像是没有刘佩姿这个人一样,自顾自的逗着陆戈。

陆戈好像懂事一样,躺在陆云苍的怀里,不哭不闹含着大拇指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刘佩姿。

看得她都有些发慌,毕竟这件事情她添油加醋的说谎了。

赵琴说:“怎么个讲话呀?”

刘佩姿故意犹豫的答她,“就……就是那个男的贴着泱泱姐的耳朵说话!”

说完,她还故意露出羞涩的表情。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赵琴和陆云苍好像没听到一样。

赵琴说:“可能是你看错了,泱泱是个懂分寸的儿媳,你快去换衣服吧,晚了泱泱回来该饿了。”

赵琴处处偏袒江泱泱,什么话都是以她为第一考虑。

这让刘佩姿生气。

你们就都不信吧,等今天你们就知道是谁错了!

她换好衣服到厨房,直到江泱泱回来,刘佩姿的最后一道菜也下锅了。

江泱泱和爹娘还有陆云苍打过招呼后,刚好看到刘佩姿正在扔东西,她不出声看了个清楚,应该就是那药粉的包装纸。

等刘佩姿回头,正巧与江泱泱对视。

她紧张又激动的赶紧翻炒锅里被下了药的菜,笑着说:“泱泱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不出声,吓我一跳。”

江泱泱假装没看到,笑着说:“刚刚回来的,想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刘佩姿看她一副没看到的样子,松了口气说:“泱泱姐帮我把菜端出去吧,我这马上就好……”

江泱泱笑着答应,刚要端菜出去,就被她阻拦。

“哎呦,泱泱姐还是我来端吧,锅里你帮我翻炒一下……”

江泱泱当然明白她的用意。

她点头笑着说:“没问题,交给我。”

刘佩姿端着菜出去,松了一口气,小声嘀咕道:“还好,如果让江泱泱端着菜出来,一定会将菜摆错的……”

江泱泱看着锅里还有些粉末没被翻炒下去,她还帮忙翻炒了一下,并且假装没看到。

饭桌上,江泱泱因为照顾孩子没怎么吃,陆云苍心疼。

“泱泱,别忙着孩子,先吃饭。”

“我没关系,你们先吃,我不在家都是爹娘和你照顾的孩子,辛苦你们了。”

如此习以为常的对话,一家人和睦其乐融融的,只有刘佩姿不悦。

她觉得江泱泱这一切都是演戏,假惺惺的骗取大家的信任和疼爱!

刘佩姿见她根本没吃自己下药的菜,这才主动笑着夹菜给她。

“泱泱姐,我听说生孩子的女人身体都会虚弱,这道菜是我专门给你做的,补气血。”

刘佩姿夹了两块炒猪肝放进她的碗里,陆云苍看着觉得不错,想要吃一块儿时却被刘佩姿阻拦。

一桌子的人看着陆云苍的手被拉住,气氛尴尬又凝重。

刘佩姿尴尬的笑着说:“那个……这个菜不适合叔叔婶子还有云苍哥,叔叔婶子年龄大了我怕吃了上火,云苍哥也是,这是女人补气血的,你怎么也想吃呀?”

其实大家都看出来她的‘用心’,只是都没有差穿。

不料,江泱泱还果真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嚼了几口咽下:“很好吃,谢谢你。”

刘佩姿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着说:“好吃就行,泱泱姐你可以多吃一点儿。”

江泱泱点头果然又吃了几块儿,便将孩子放在摇篮里哄着睡着,然后说火锅店还有事,就匆匆出门了。

刘佩姿看到江泱泱出门时神情有些恍惚,暗中窃喜那药怕是见效了,于是捉摸着一会儿带着陆家上下去捉奸。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