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4 章

杨大力走到陈乙身后,隔着衣服按了按他的衣服和裤子口袋。就在他要去掏陈乙的上衣口袋时,陈乙用力抓住他的手腕,转身屈膝再度撞到杨大力脸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杨大力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陈乙把昏迷的杨大力扔开,迅速冲到西装女面前,扭住她手腕夺枪。

这一系列动作只发生在眨眼间,无论是西装女还是杨大力,都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陈乙夺枪后单手拉开了保险栓,抬手将枪口抵住西装女额头“别动,我的枪可不长眼睛。”

这是之前西装女拿枪抵着陈乙后脑勺时说的话,现在被陈乙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了。她瞪大眼睛盯着陈乙,反应过来后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但感觉着抵到了自己额头上的枪口,还有刚才陈乙拉开保险栓的动作,西装女最后还是选择了把双手举起来。

她一边慢慢举起双手,一边注视着陈乙“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你看,刚开始的时候我连手枪的保险栓都没有拉开,这说明我一开始就不想伤害你。”

“我们可以谈谈的。”

陈乙向墙壁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过去靠墙站着,乖乖按我说的做,我自然不会开枪。”

西装女没办法,只好转身朝墙壁走去,嘴巴仍旧没有放弃的在试图说服陈乙。

“我知道你是地心会的人,你唔”

西装女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乙一枪托砸在她后脖颈。

她发出一声闷哼,晕倒在地。陈乙谨慎的站在原地观察了一会,确认她已经陷入昏迷后,才上手用墙壁上挂着的绳子,把杨大力和西装女二人手脚都绑了起来。

他特意打了死结,绑得十分结实。为了防止这两人醒来后大吵大闹,陈乙又把床铺上的被子撕开,掏出里面的棉花塞进二人嘴里。

做完一切防护措施后,陈乙拆出手枪弹匣看了眼子弹里面整整齐齐躺着六颗子弹,还没有被使用过。

不过这些子弹和陈乙以前见过的子弹不太一样,是一种饱和度很高的银色,上面还雕刻着类似于符文一样的东西。

陈乙取出其中一枚子弹,放进自己上衣口袋里。将子弹放入空荡荡的上衣口袋,陈乙正要将手抽出来时,动作又忽然停住。

他迟疑片刻,手伸回口袋里,又摸了摸只剩下他刚刚放进去的那枚子弹,他之前在废墟里摘的小雏菊不见了。

这让他想到了无故出现在自己手上的水仙花,嘴巴上菠萝冰棒残余的甜味。

不会是被李棠稚拿走了吧她拿两朵焉掉的花去干什么

陈乙想不明白,但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费功夫。他把整个房间都细致的翻了一遍,连枕头缝里都没有放过。

这是一个单间,没有厕所和厨房,虽然处处留着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却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甲或者头发。陈乙在漱口杯上也没有发现遗留的唇印或者指纹。

他没有带专业搜证的工具,能收集的东西也很有限。但经过一番调查,陈乙很是确定原本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绝对不是杨大力和西装女。

那么,雀占鸠巢的这两人,和这间屋子的原主人认识吗

陈乙若有所思的看向地面二人,最后还是决定先搜身。

大多数人会把必要的资料随身携带,这就和现代年轻人的手机永远捏在手上是一个道理。

最终陈乙从杨大力身上搜出一个钱包,一个手机,一盒烟,两个廉价塑料打火机。

西装女身上的东西就要简洁许多,一部手机,一枚藏在文胸里面的内存卡。

外面天色渐晚,陈乙不打算继续在这两个人身上下功夫。

他把搜出来的东西全部装进一个塑料袋里,离开宿舍后步行前往镇子。走了大概十来分钟,遇到一辆电力三轮车司机认出陈乙,友善的和他打了招呼后,让他上车,说自己正好回村里办事,顺路载他一程。

三轮车里除了陈乙之外,还坐着一个带背篓的老人。

两人面对面坐着,陈乙垂眼,觉得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哪怕是和不太熟悉的人对视,他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他两手搭在膝盖上,手指紧张的搓了搓裤子布料。

“都说了你这样躲躲闪闪的,是交不到朋友的”

一双白皙的手捧住了陈乙的脸,强迫他抬头面朝着自己陈乙眨了眨眼,在看见李棠稚的瞬间,那种紧张无措的心情陡然消失。

他松了口气“嗯知道了。”

李棠稚揉了揉他的脸,不满意“你每次都回答知道了知道了,真的知道了”

陈乙“真的知道了。”

李棠稚狐疑的看着他,身子往前倾,贴近了陈乙的脸。

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纪,男生的脸已经出现了一些硬朗锋锐的线条感,深邃的眼,浅色琥珀一般的眼瞳,安静清澈。

这样的脸,似乎已经很适合用美丽来形容。即使没有任何一丝线条是柔软娇弱的,可你看着他的脸,转折清晰的下颚线,仰头时修长脖颈拉扯出的肌肉线条,你总会觉得是美的。

被李棠稚这样直白的注视着,原本松了口气的陈乙又感到窘迫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李棠稚正捧着他的脸,他早就把头扭过去了。

“我脸上有脏东西吗”陈乙迟疑的问出声。

李棠稚弯弯眼眸笑“没有啦,就是觉得你一下子就长大了耶”

“变成大人了呢,陈乙。”

“陈乙到村口了”

司机出声提醒,陈乙猛然回神。坐他对面的老奶奶颤巍巍下车,陈乙连忙弓腰起身,搭手帮忙把背篓给老奶奶拎下去。

老奶奶连声道“谢谢啊”

陈乙垂了眼,避开对方目光,小声“不客气。”

三人回家的路并不相同,在村口分开后,陈乙独自往奶奶住的老屋走去。

这几年外面的城市飞速发展,距离乡下最近的镇子也开发了很多新的楼盘。村里家庭情况允许的人家基本上都搬出来了三年前陈乙也是因为母亲工作调动跟着搬离了林下县。

但奶奶年纪大了,不喜欢跑来跑去,坚持要住在老房子里。

陈乙刚走到老屋院子门口,就听见门口热闹的狗叫声里混杂了章林江的声音。

“陈乙陈乙”

他坐在院子里,左手端碗右手拿筷子,热情的招呼着陈乙。奶奶养的两条看门狗一边绕着章林江打转,一边汪汪汪的冲陈乙叫。

他太久没回来,家里狗都不认识他了。

而且狗的鼻子灵,陈乙怀疑它们应该是闻出了自己身上的血腥味。

不过好在有狗链子拴着。

章林江高兴道“奶奶煮的鸡蛋蘑菇面,超级好吃”

陈乙“你为什么在我家”

章林江震惊“我不在你家要在哪”

陈乙“你没有自己的家吗”

“”

章林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陈乙,你没朋友是有原因的。”

“要不是为了给你送行李,我早就回我家吃饭了好吗”

陈乙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有行李。他颇觉不好意思,扭头避开了章林江的视线“我忘记了,不好意思。”

“算了,咱两谁和谁啊看在你诚心道歉的份儿上,原谅你了。不过,你去制片厂干什么啊还呆了一下午,那地方不是早就拆掉了吗”

陈乙“想去看看李棠稚的那个沼泽池。”

章林江“哦,那你看见了吗”

陈乙摇头“太久没去过了,没找到,在废墟里转了一圈,因为没有等到车,走路走到现在。”

“嗐,下次我陪你去找。”

“不用了。”

陈乙拒绝了章林江的提议,先回自己房间去了。

他的房间变动不大,书桌和床铺上都盖着防尘罩,行李箱则靠在门边。

陈乙先把房门反锁,然后掀开防尘罩,将床铺上,从行李箱里取出自己的笔记本,开机在等待笔记本开机完成的时候,陈乙也不是干等。

他先把装着证物的塑料袋取出来,然后又从运动外套内侧拿出那把手枪。刚刚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陈乙一直将手枪夹在胳膊底下。

手枪他在旧宿舍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了,除了子弹比较特别之外,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地方。

他先把杨大力的烟盒与打火机都检查了一遍打火机只是普通的打火机,脑袋拆下来后里面的丁烷迅速汽化,没有暗藏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那盒烟也被陈乙里里外外全部拆开,就连里面的烟卷都没有放过只可惜,烟和打火机一样,没有其他信息。

陈乙并没有感觉到挫折或者焦急。

他把已经检查完的两样东西放到床头柜上,又拿起杨大力的钱包打开查看。

钱包里面有两张银行卡,一张信用卡,五张名片。

名片三张卡在外层,两张卡在内层。陈乙把所有的名片都抽出来看了,发现外层的名片和内层的名片上,却印着完全不同的内容。

外层名片上印着杨氏集团董事杨大力,内层名片上则印着charotte侦探所周历的字样。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