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5 章

陈乙检查完钱包,又将所有东西原封不动的放回去,转而拿起了那两个手机研究。

杨大力的手机是那种款式很旧的老人机,没有密码。陈乙轻易的便将手机解锁,但是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存,电话簿都是干干净净的。

但在通话记录里倒是找到了杨大力频繁联络的某个号码,没有备注,只是一串数字。

陈乙在心里把那串数字默背下来,又换了西装女的手机查看。

西装女的手机是新款的智能折叠屏,打开后还需要瞳孔锁和密码锁双重保险才能打开。

屏保是默认的,电量还剩下百分之五十。

陈乙倒是可以用刷机的方式直接覆盖掉手机上原本的密保锁但如果刷机的话,手机里面原本存着的资料也会丢失,这就和陈乙一开始拿走手机的初衷截然相反了。

最后他将目光投到那枚内存卡上。

西装女将内存卡藏得如此严密,里面必然有着十分不得了的秘密。

他将内存卡插入笔记本读取。

内存卡读取成功,但是设了密码,而且还有三次输入失败就自动销毁资料的提示。陈乙想了想,觉得以自己对电子产品的能力,不太可能独自解开这个密码。

这时候章林江在外面敲了敲他的门陈乙有条不紊的将东西收起来,再走过去开门。

“什么事”

章林江“奶奶问你要不要吃面。”

陈乙摇头“我不饿这个时间点,你是不是该回家了”

章林江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陈乙“我们三年的兄弟情,我就不能在你家留宿一晚上吗”

陈乙认真道“没有空房间了。我爸妈的房间很多年没有人住,被子都硬了,剩下的只有客厅和我奶奶的房间,总不能让你睡客厅吧”

章林江“我就不能和你挤一个房间吗”

陈乙迅速拒绝“我不习惯和其他人一起睡。”

“你从小到大就没有和别人一起睡过”章林江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陈乙“三岁之前挨着我奶奶睡过,之后就一直自己睡了。”

他一直觉得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是非常不安全,并且让人觉得窘迫的事情。光是想到在自己被窝里会碰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陈乙就觉得浑身上下像是有蚂蚁在爬,想要立刻把自己床上那个人踹下去。

对面章林江瞪大眼睛看着他,陈乙表情平静,不起丝毫波澜。

最后章林江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吧好吧,服了你了。不过现在天都黑了,你总得弄个交通工具送我回去吧”

陈乙点头“楼底下有我奶奶的三轮车,我开电动三轮送你回镇上。”

章林江以前也住村里,但初中的时候他家就在镇上买了房子。

村里还住着的,陈乙的同龄人,并不多。因为陈乙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的缘故,能和他成为朋友的也就李棠稚了。

李棠稚的家就在陈家老屋隔壁。

她母亲早逝,是爸爸独自抚养她长大。

陈乙推三轮车出去,路过隔壁屋子院门口。

李家的房子和陈家老屋造型相似,都是两层楼加个院子。李棠稚的父亲李成华正坐在院子里,就着大灯在编竹筐。

陈乙在院门口停住脚,犹豫了两秒。章林江已经探头进去,大声“李叔晚上好啊”

李成华听到声音,抬头向他们看过来看了半天,他似乎还是没有看清楚,伸手在自己上衣口袋里一阵摸索,摸出老花镜来戴上。

李成华笑着对二人摆了摆手“晚上好啊,你们又放暑假啦”

章林江“对啊,放暑假了就回来玩几天。”

李成华道“放暑假了也不能松懈,高二的知识可比高一难很多,要好好温习功课”

章林江打断提醒“李叔,我和陈乙都高中毕业了,不是高中生了。”

李成华愣住。

他脸上浮现出一种无措的呆滞来。片刻后,李成华有些怅然若失的自言自语“都高中毕业了真快啊,都是大学生了。”

陈乙骑着三轮车送章林江回镇子上。

天色已然全黑,林下县还没有发达到村边的大公路也给安路灯的地步,只有道路两边时不时冒出来的几户人家亮着的院灯可以充当照明。

陈乙也打开了三轮车的车灯。虽然没有驾照,但开三轮车本身就不需要驾照,而且陈乙开得还很稳。

章林江有些内疚“我刚刚是不是不该提醒李叔的啊”

陈乙在认真开车,没反应过来,反问“什么”

“就是刚刚李叔说我们才上高一的事情啊”章林江纠结道,“李叔肯定是因为自己女儿高一的时候意外去世李棠稚又和我们是同龄人,李叔下意识的还以为”

陈乙反应过来,终于明白章林江的意思。

但他不怎么会安慰人,沉默半晌,憋出一句“说都说了。”

章林江对陈乙的情商叹为观止,道“你以后如果出去参加联谊,千万不要说话。”

陈乙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

章林江“因为你这个情商,会变成女生宿舍半夜开会吐槽的对象。”

“啧啧啧,就是会找不到女朋友的意思嘛”

轻快的女声紧随其后,陈乙感觉到有人坐到了自己旁边。

他侧目往自己身边看了一眼改装后的三轮车,驾驶座位置变大了许多,旁边多出来的位置原本是他奶奶用来放背篓的。

但现在却坐着李棠稚。

她仍旧和陈乙白天看见的李棠稚一样,穿着蓝白间色的夏季校服,及肩黑发扎成高马尾,额前留着齐刘海和一些碎发。

她坐得离陈乙很近,校服上散发出薰衣草洗衣粉的味道,风从三轮车窗口灌进来,吹得她头发都翻飞起来,洗发露和香皂混杂的气味,温和又柔软的融进陈乙呼吸里。

太真实了,真实得好像她是确实存在的。

李棠稚单手托着自己的半边脸颊,昏暗灯光映她眼底,掠过她发丝,照得她脸头发丝都好像在发光。

但在陈乙眼里,李棠稚确实无时无刻不在发光。

她耀眼如天上烈阳,温暖又灿烂。

陈乙移开目光,认真开车,看路。

李棠稚道“你高中的时候没有去参加过联谊吗那可是省内的高中耶”

陈乙“高中课业很多,课余时间要去少年宫。”

李棠稚“哇你的成绩还要去少年宫补课吗那省内高中确实竞争挺激烈的。”

“不是补课。”陈乙眼神漂浮,有些羞涩,低声,“我是觉得,少年宫人比较多,我去参加里面的兴趣班,说不定能交到聊得来的新朋友。”

“这个想法很好耶真聪明”

李棠稚笑眯眯夸着陈乙陈乙感觉自己脸上都有些发热,被夸得很不好意思。

李棠稚兴冲冲的追问“那你交到了几个新朋友啊”

“”

“一个也没有。”陈乙垂眼压眉,神色郁郁。

李棠稚怜悯的拍了拍他肩膀。

分明是陈乙比她大许多,但李棠稚宽慰人的样子明显比陈乙更像个大人。

“没事,至少你在少年宫学到了东西嘛而且你很快就要上大学了上大学了就可以去参加很多社团,还会有联谊,肯定能交到新朋友的”

陈乙觉得李棠稚说得有道理,心中郁气终于散去。

这时候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于是问李棠稚“我放在外套口袋里的雏菊,是你拿走了吗”

李棠稚眨了眨眼,没有正面回答“为什么问这个”

陈乙“因为原本应该躺在我口袋里的东西却不见了,让我感觉有点不安如果是你拿走了的话,我就安心了。”

“那东西对你有什么用处吗”

李棠稚“没有用处我就不能拿了吗”

陈乙默然,片刻后,他摇头。

李棠稚弯弯眼眸,笑容得意“那不就得了。”

陈乙仍旧疑惑,但想不出个因为所以然来。总不能李棠稚喜欢不太新鲜的花

好怪。

“但你如果不张嘴的话,说不定还能靠着这张脸骗到几个天真无知的女孩子。”章林江发出这般定论。

陈乙吸了吸鼻子,只嗅到夏夜湿热的空气,还有章林江身上面条的味道。

驾驶座旁边只有奶奶的背篓,已经没有了李棠稚的踪迹。

他开口“你吃面的时候到底放了多少蒜”

章林江“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骑电动三轮车把章林江送回家后,陈乙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骑着三轮车转道去了镇上的警察局。

林下县警察局人不多,门面也小。

陈乙刚把车开过去,附近巡逻的警察便走过来大声提醒“这边不让停车哈你小陈啊”

巡逻的警察看着陈乙,露出迟疑的表情陈乙打开电动三轮的车门,下车“六叔,是我。”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六叔露出诧异的表情,目光一瞥陈乙骑过来的电动三轮,笑出声,“天色太暗了,我都没认出来,这不是二姨的三轮车嘛。”

陈乙不擅长应对这种亲戚之间的寒暄,有些局促的站在那等六叔噼里啪啦一顿关心结束,他才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两部手机分别是杨大力和西装女的手机。

“我来是想把这个给你,今天回来的时候在路上捡到的,也不知道是谁掉的手机。”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