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6 章

六叔接过手机看了两眼,目光很快锁定在杨大力的手机上,有些诧异“这手机牌子很老了啊,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人用。”

陈乙“六叔认识”

六叔轻笑“那是我们年轻那会儿用的手机了,和小灵通差不多的一款杂牌机。后面这不是出来了智能手机吗这玩意儿就淘汰了。”

“我还要巡逻,你有没有时间有空的话,你自己把东西拿进去,给失物招领处的人就行了。”

“嗯。”

陈乙轻轻颔首,再度从六叔手中接过那两部手机,往警察厅内部走去。

林下县的警察厅在三年前翻修过一次,但布局没有大改。陈乙熟练的穿过前厅,和值夜班的警察打了招呼对方很快认出陈乙,热情的询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打算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只要聊天对象的话变多,那么相对应的,陈乙的话就会变少。

章林江曾经戏谑的将此称之为质量守恒定律,陈乙独家版。

比如此刻,在熟人热情的问话下,陈乙抿了抿唇,紧张得身上肌肉都绷紧了;但只要陈乙自己知道他很紧张,在其他人看来,面前过分高大沉默的男生只是皱了下眉。

值夜班的警察从陈乙脸色上读到了些许错误的气氛,干咳一声连忙说起正题“你来办什么手续吗”

陈乙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将那两部手机放到台子上“我今天在路上捡到了两部手机,但是不知道失主是谁,就先送过来放失物招领处了。”

值班警察“哦哦,那我先给拿去失物招领那边,回头喊他们贴个条子出去。”

陈乙“如果有失主找上门的话,能先通知我一声吗”

值班警察点头“当然啊,东西是你找到的嘛,有失主上门我肯定会和你说一声的你电话号码留一个吧,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

他撕下一张便利贴,又从抽屉里找出一支黑笔递给陈乙。

趁着陈乙写电话号码的时候,值班警察拿起那两部手机,往厅后的失物招领处走去。

陈乙写完电话号码时值班警察还没有回来,他将写着自己电话号码的便利贴贴到值班警察前台上,又看了看后台墙壁上贴着的值班表,起身熟门熟路往警察厅内部走去。

很快就到了档案室面前,门是锁着的陈乙在脑子里大概回忆了一下墙壁上那张值班表,很快就在心里推测出今天晚上看档案室的警察,转身往另外一间休息室走去。

警察休息室大门刚推开,扑面而来一股很重的泡面味道。

在热开水升腾的白气和夏夜的闷热中,几个警察回头看向陈乙。正对大门方向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晚间新闻,提到了星符市近两年的规划市长身穿严谨黑色西装,表情严肃的望着镜头侃侃而谈。

其中一个警察认出了陈乙,笑着站起来和他打招呼“小乙回来玩啊刚好,电视正放到陈市长呢,你要不要来看看”

陈乙垂眼,声音平静“叔,我想借一下档案室的钥匙行不行”

“档案室你去档案室干什么档案室可不是给你们小孩子玩的地方,不能随便进去的。”被陈乙喊叔的警察没有立刻答应,反而有些疑惑的看着陈乙。

陈乙回答“老师给留的暑假作业,让我们收集家乡优秀公务人员事例做社会考察作文我刚刚来这边送东西,就想刚好可以从近几年已经破了的案子里面抓案例写进去。”

“我不会乱动其他东西的,就翻几个今年已经结了的案子看一下,叔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跟着我。”

他说了谎话,但脸并不红,心跳也没有因此而加快,更没有因为自己骗了人就感到丝毫的愧疚。

陈乙看向那几个警察的双眼仍旧干净澄澈,看不出一丝一毫说谎的成分。

警察站起身,从墙壁上摘下一串钥匙“这样啊,那行,我去给你开门。”

“看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啊,别损坏了。”

陈乙嗯了一声,跟在对方身后走向档案室虽然管对方叫叔,但实际上陈乙和他并没有很亲近的血缘关系。

只不过林下县的本地人基本上都是从林下村起家,往上追溯个三四代,总能扯上点姻亲关系。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档案室门口,拿钥匙的警察开门,按灯,昏暗的档案室登时一片明亮。

他靠着门框站定,指了指靠大门最近的两架铁柜“最近几年有立案的事件都在这两架柜子上了。我们林下的治安还算不错,有案子也都是些鸡皮蒜末的小事,很少有闹出人命的。”

“再往前其他档案,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了,负责人退休的退休,调走的调走,还有些高升了,你肯定也不好写进作文里。”

陈乙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走入铁柜之间查找自己需要的档案。

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陈乙装模作样也翻了几本前面的档案,然后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脚步逐渐向着三年前的那行柜子偏移过去。

很快,陈乙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档案女初三生沼泽溺死案。

他伸手将那份蓝色硬壳文件夹的档案取下,深呼吸,缓缓打开那份档案。

报案人严育金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不详

职业守林人

工作单位林下县林业管理局

现住址无

联系电话3422xxxxxxxxx

报警时间1232年7月12日 接警人董全昆

案件类别意外死亡案

发案地点林下县林下山群制片厂交接处的自然沼泽地。

后面是简要案情和一些口供记录,还附有现场拍下的照片。李棠稚尸体被发现时是第二天,据说被打捞上来时已经被污泥淹得不成样子。

陈乙没看见那时候他已经坐上了离开林下县的车,随母亲工作调动而转学到市中心。

照片拍得不是很好,至少陈乙没有在照片上看见李棠稚的正脸,只能隐约辨认出她身上的校服。

蓝白间色的夏季校服,脏兮兮印着污泥的颜色,和周围的沼泽地融为一体。

忽然间,陈乙的目光停留在一张现场照片上。

那是一张物证照片,照片旁边备注着这是在尸体的脖颈上挂着的东西。

一枚包着岁岁平安,年年相见祈愿红纸的三角平安符。

陈乙在这份档案上停留的时间太久,守在门口的警察不禁多看了他几眼,随即目光落到那份档案上“那份档案怎么了吗你看了好久。”

陈乙合上档案,将它放回原处“这个案件的当事人,是我以前的同学。”

警察闻言,自觉失言,有些尴尬的略过了这个话题,同时又对自己的嘴快感到几分懊恼。

陈乙却好像并不在意似的。

他继续抽出下一份档案,若无其事的问“叔,我们镇上的护林员还是原来那个吗”

警察“没,早换了差不多也是三年前吧,原先的护林员辞职回老家结婚去了。”

陈乙转过身,看着警察“那叔你知道董全昆这个人吗”

“董全昆老董啊”警察皱着眉,陷入回忆,“我好像是有点印象。”

“老董以前是我们局里的,经常值夜班,去年的时候被调走了。你怎么突然想起问他了”

陈乙“刚刚在我同学的那个档案上看见他名字了,觉得陌生,就问问。”

“哈哈哈,你对他没印象很正常老董这个人本来就性子怪。以前大家都不愿意值夜班,就老董一个人,主动去值夜班,有时候排到了白班,还会和别人换成夜班,你说他怪不怪”

警察提及性格古怪的前同事,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估计是他夜班值太多了,你那时候又只有白天来这里玩,所以就对他没印象。”

陈乙“那董全昆有和谁关系比较好吗”

警察回忆了一下,摇头“没注意过他和谁特别要好。感觉老董和谁都处得不好也不坏的,他也没结婚,父母去世得早,一个人住在镇子上”

越回忆越觉得自己这个前同事还怪可怜的,警察脸上浮现出几分怜悯神色。陈乙又打听了董全昆在镇上的住所这不是什么秘密,警察如实告知,但也提醒陈乙,董全昆在调走后就没有再回来过了,他留在镇上的房子也十有**很多年没有人住了。

陈乙谢过警察,出来后仍旧骑着他的电动三轮回村。

他出来前跟奶奶说自己只是送章林江回镇上。如果在外面拖得太晚,难免让奶奶担心,所以陈乙没打算继续在外面游荡。

开车往回走的路上,他不断回忆着自己在档案室里看见的那份档案。不知道为什么,那张尸体脖颈上挂着的三角平安符不停在陈乙脑海中浮现。

甚至不需要他闭上眼睛去想象,那枚平安符的模样也会跃然眼前。

因为陈乙很熟悉那枚平安符那曾经是一直戴在他脖子上的东西。

三轮车开回村里,路过隔壁李家老屋,陈乙侧头看了眼隔壁李家的房子已经熄灯了,这意味着李成华已经入睡。

他停了三轮车,回家上楼。一路上陈乙已经尽量放轻手脚动作,但在他上楼梯时奶奶仍旧拄着拐杖颤颤巍巍从楼梯上探出头来“小乙回来了”

陈乙三两步走过去,馋住老人家“嗯,是我。”

奶奶“林江回家了啊”

陈乙“嗯,我把他送到家门口才回来的。”

奶奶点点头,又催他“不早了,赶快洗把脸去睡觉,不要熬夜。”

陈乙点头,送老人家回房。送到门口,见老人家预备关房门时,陈乙忽然开口“奶奶,你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脖子上有戴过一个三角形的平安符里面是爸爸亲手写的祝语。”

奶奶“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平安符。”

陈乙追问“那个平安符现在还在吗”

奶奶侧着脑袋想了一会,回答“哦,那个平安符啊我想起来了”

“就是你小时候在山里迷路吓发烧了,后来你爸爸去给你求的那个对吧那个平安符你不是一直戴着吗我记得你初三那会儿脖子上都还有的。”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