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7 章

陈乙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脖子。

借着灯光,奶奶的视线也落到他脖颈上“是不是你丢三落四的,洗澡把它摘下来就忘记戴了”

“可能吧。”

含糊其辞的将老人糊弄过去,陈乙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后重新坐到电脑桌面前。

那枚内存卡陈乙暂时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

他不太擅长应对电子产品,尤其是这种需要猜密码的电子产品。最后陈乙还是打开了网页,在搜索界面输入地心会开始搜索。

他记得西装女被打晕之前就曾经说过这个词汇。

虽然对方认错了,但不妨碍陈乙从中提取信息。

刚开始在网页上输入这个词汇时,陈乙纯纯是抱着反正也没事干的心态这样做的,并没有指望自己真的能从网页上搜出什么来。

但网页在乡下网络片刻的卡顿延迟后,居然还真的跳出来一个官网链接。

地心神明探索协会。

全名是这样的。

陈乙神色一肃,点进官网主页。

空白页面上缓慢加载出盘亘交错的红色树根形状半透明背景,最顶上是一行黑色水墨风的艺术字。

祂的头颅深埋沼泽之中,祂的手臂在猫咪肚子里,祂的双足在铁轨之下,祂的躯体被蛇缠绕。

祂的心脏,在人类的眼睛里。

一段意义不明的胡言乱语,看起来就像是专门写来骗傻子的。

在标语下面分成了数个板块,看起来似乎是个爱好交流论坛。陈乙试着点进论坛看了眼那些帖子发帖和回复都需要注册账号,但游客模式不注册账号也可以随便阅览帖子。

一目十行扫过十几个帖子后,陈乙大致明白了这个论坛的作用。

有点类似于网上交友论坛,陌生的网友们在论坛上讨论星符市的那些都市传说。一些有条件的网友们会组团线下见面,一起前往都市传说的现场进行探索和解密。

论坛上还有不少被加精置顶的帖子,都是在现场直播都市传说探索过程的帖子。

其中一个名为林下县消失的制片厂的直播贴迅速引起了陈乙的注意。

他点进去时看了眼帖内一楼的发表时间是一周前发布的帖子。

林下县消失的制片厂by钟崽

1

钟崽

晚上好啊大家

我是钟崽,这次和a君小黑猫皮卡皮卡一起探索都市怪谈消失的制片厂发源地乖巧jg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林下县呢这是星符市问明区边缘的一个小县城,目前还处于半开发状态,不是很发达。不过在这里可是出现了不少有意思的怪谈哦

比较经典的怪谈比如沼泽神庙消失的制片厂等都是出自这里呢

因为沼泽神庙涉及到当地信仰,我们和神庙的工作人员沟通过很多次,还是没办法获取进入准许。

为了尊重当地风俗,我们决定放弃解密沼泽神庙,去探索消失的制片厂。

消失的制片厂是六年前开始连载于h论坛上的一个灵异帖子,楼主自称是林下县制片厂的实习员工。

刚开始进入制片厂时楼主曾经吐槽过制片厂外面看起来很大,但内部空间却很拥挤,感觉内部空间有些不对劲。他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于是自己手动测量了制片厂的外围数据和内部房间空间数据进行对比,发现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空间是带他工作的前辈根本没有给他介绍过的。

在测量数据的过程中,楼主无意间发现了制片厂有一扇极度隐秘的铁质黑色小门,门上画着奇怪的图案。他在论坛上传了自己拍到的图案,论坛里的网友们也对该图案进行了长达数百楼的调查和猜测。

但很快官方出来辟谣表示这位楼主根本不是制片厂的员工,这只是一篇博人眼球的虚假帖子。

同时楼主飞速删除了帖子,在贴内公开的微博号与企鹅号也飞速消失。

有略懂一些网络技术的网友表示帖子根本不是楼主自己删的,而是论坛后台直接使用权限删除,就连楼主的账号也是被后台人为注销。虽然这个言论同样遭到了官方的反驳和辟谣,但因为证据不足,所以在论坛上大家仍旧对林下县的制片厂充满了各种猜测。

在热度最高时也有很多人前往制片厂进行解密探索但所有通过正规渠道发过去的申请全部被驳回,而一些试图偷偷潜入调查的好奇宝宝们也没能成功,大多还未接近制片厂便被制片厂的警卫发现驱赶。

三年前林下县制片厂正式宣布倒闭,并推倒了原本的制片厂大楼。

但制片厂大楼被推倒后,这片空地却一直没有被二次利用起来,反而被荒废了许久。

林下县制片厂虽然消失了,但关于制片厂的怪谈却一直存在那扇刻着神秘花纹的铁门是否真实存在制片厂内部三分之一不允许实习生们涉足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就让我和我的伙伴们一起去解开谜底吧眨眼猫猫头jg

2

沙发

3

板凳

4

呃,那我地下室

底下跟了大概三百多楼的回复,这个论坛没有只看楼主的功能,陈乙耐着性子一页一页翻下去。

楼主钟崽的回复很少,回复内容大部分都是在分享旅途相关。

钟崽回复的最后一楼,是她和朋友们搭上了前往制片厂的巴士,回复时间是6月12日。

和一楼发帖时间一致,钟崽应该是在和朋友线下见面后才发布的帖子,之后就立刻搭上了前往林下县的动车。

陈乙迅速翻到底,发现往后就没有钟崽的回复了。

楼里的其他网友一开始还在插科打诨,但在楼主和另外几个艾迪同步失联一周多后,网友们也真情实意的着急了起来,纷纷艾特起了管理员。

管理员很快便披着尊贵的红马甲上线,回复只留下一句已经通过后台数据联系到本人,人没事,大家散了吧。

后面也有网友追问详情,但管理员却不再回复,也没有像对待其他探索怪谈的直播帖子那样将这个帖子置顶加精。

陈乙翻完整个帖子,退出时感到一丝茫然怪谈林下县还有怪谈我一个土生土长的林下县人,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玩意儿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平时是比较自闭,有点消息闭塞但还不至于连自己老家的怪谈都不知道吧

他退出那个奇怪的论坛后,思索片刻,又在阅览器搜索栏输入林下县怪谈。

在此之前陈乙对自己的故乡没有任何怀疑。他从小在这里长大,林下县的一切在他眼里都很正常,完全和所谓怪谈站不上边。

数秒后,搜索界面跳出了二十几个林下县怪谈故事。

陈乙“”

总觉得他和那些网友之间,总有一方的脑子不太正常。

出于谨慎起见,陈乙还是将那些真假不明的怪谈都点进去看了一遍。

大部分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传得比较神乎其神的也就只有沼泽神庙和制片厂这两个。

制片厂怪谈广为流传是因为六年前在h论坛上传播过的那个制片厂实习生帖子。而关于沼泽神庙

陈乙记得林下山群里确实有一尊沼泽神的神庙。

据说是很久以前,从山群沼泽地里爬出了一种四足怪物,会吃掉进山打猎的人。村民为了保证打猎的安全,在某个人的带领下用火把逼出沼泽地里的四足怪物,用乱箭将其射死。

怪物死后村民又恢复了正常的打猎生活。

为了感谢领头人的智慧和贡献,村民在山上为他立了一座神庙,尊其为沼泽神。

但为人立神庙又不是只有林下县这么干,目前已知的信仰里大部分神明原型都是普通人,所以陈乙即使知道这个故事,也没有把沼泽神往怪谈那方面想过。

而且那个故事的年代已经不可考,时间线非常远,据说要追溯到清朝以前。

沼泽神庙建在深山,也早就破败,无人祭祀了。

但在网络世界里,沼泽神庙却是一个十分诡异的地方有人在山里找了半个月都没有找到神庙,有人一跨进山群密林就看见了神庙的大门。对于神庙的位置众说纷纭,连带着传说中的沼泽神也被蒙上一层诡异的色彩。

陈乙看了七八页不同视角的神庙故事,但都和他印象中的沼泽神庙没什么关系。

毕竟在陈乙的印象里,沼泽神庙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破庙,他偶尔会和李棠稚在庙里玩捉迷藏

捉迷藏。

陈乙眨了眨眼,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感到了几分酸涩。

不仅仅是眼睛,似乎连脑袋也有些胀痛。他不禁伸手按了按自己眉心,眼神放空并感到茫然。

在刚刚那个想法闪过大脑的一瞬间,明明记忆没有出现任何差错,但陈乙的本能某种跨过记忆省略了逻辑严谨的推理过程的本能紧紧抓着那个念头,正在向他尖叫着这段记忆的不合理之处。

不应该的。

为什么自己会和李棠稚在沼泽神庙里捉迷藏

不应该啊。

因为

他根本就没有和李棠稚玩过捉迷藏在上初中之前,陈乙甚至没有和李棠稚说过一句话

他们明明是发小,但又没有那么熟。

因为,正如陈乙一开始的回忆那样是他在暗恋李棠稚。

过分熟悉的人不会察觉到自己在暗恋。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