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11 章

西装女满脸茫然,瞳孔都因为过度震惊而颤抖了几下。

她看看警察堆外面站着的陈乙,又看看六叔,艰难的开口“市长的儿子”

“被抓了才知道装傻晚了”六叔一挥手,道“押进去等候审问李德,你带二队的人去”

话到一半,六叔停了几秒,转头问陈乙“他们是在哪里意图绑架你来着”

陈乙“旧制片厂那边。”

六叔点点头,镇定自若的吩咐李德“带二队的人去旧制片厂搜索绑匪残党,把枪也带上。”

李德眼睛一亮,兴奋的回了个好,连忙带着人开警车呜呜泱泱的出去了。

毕竟,正如六叔所说,林下县是个十分平静的小县城,平时根本没什么大案子。没有大案子,也就意味着没什么立功的机会。

现在天降绑匪意图绑架市长的儿子,往严重了说那指不定是打算利用小孩威胁市长,进而对整个星符市的安危进行威胁这得是一等功的恐怖分子团体啊

一群等着立功高升的年轻警察们摩拳擦掌的出去了,被留下来的警察压着满脸震撼还没缓过神来的西装女进屋。

六叔拍了拍陈乙的肩膀“吓坏了吧要不要给你妈妈打个电话,说一下这里的情况”

陈乙摇头“不用。”

“也是,今天不是休息日,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去,要是耽误了正事就不好了。”六叔颔首点头,又嘱咐道“但这也不是小事,你还是要发信息跟你妈妈说一声。”

陈乙点头六叔又揽过他肩膀“走,进里面喝点水休息一下,等会我开车载你回去。”

陈乙从自己外套口袋里摸出那张内存卡,交给六叔“这是我在绑匪衣服口袋里发现的,也不知道里面存了些什么。”

六叔接过那张内存卡,用手指捏着翻来覆去看了又看。

光靠肉眼,也没看出这张内存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随手将内存卡放进警服外套口袋“回头拿给技术人员小董,让他看看这东西。”

“哦对了,你还记得你昨天拿过来的那两部手机吗失主找到了”

六叔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道“还真巧,是市公安局三队队长的手机,他把手机拿回去之后,还说要见见你。”

“我原本就是想去找你说这件事情,谁知道你刚好就过来了。”

陈乙这次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六叔不知道,但他是知道的;那两部手机的失主,一个刚被自己亲手送进局子,一个还在旧宿舍楼晕着呢,哪里又跑出来第三个失主市公安局三队这又是哪个部门

但不管心里多么惊讶,陈乙脸上仍旧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表情,只露出淡淡的疑惑“市公安局的队长为什么会在这个小县城里”

“嗐,还不是那个杨大小姐失踪闹出来的事情。”

六叔撇了撇嘴,从自己怀里掏出手机扒拉出新闻界面给陈乙看“一周前,杨氏集团的大小姐杨桃在林下县火车站失踪。她家里人不由分说就施压把我们这边的所有警力全部派出去找人。”

“结果找来找去就是没找到,这小姑娘既没有自己骑车过来,也没有上我们这的大巴。从火车站到镇上可是没有三轮跑业务的,鬼知道她下火车之后跑到哪里去了。”

“我们把调查结果如实上报,结果被上面骂了一顿。这不觉得我们能力不行,把市内的专业人员给调过来了。”

六叔说着,动作晦暗的向某间办公室大门努了努嘴。

那间办公室朝走廊一面的墙壁是玻璃的,用来遮挡视线的卷帘没有拉下来,陈乙可以清楚的看见那间办公室里面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板着脸,十分肃穆的坐在椅子上。

隔着一张办公桌,对面是个年轻女警正在和他汇报着什么。

六叔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请进。”

六叔推门进去,脸上立刻挂上和睦的笑容“郁队长,您不是要见捡到手机的人吗我给你把人带过来了。”

陈乙跟在六叔身后进去,和郁队长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心底立刻升起了强烈的警惕心理

男人深邃而极具压迫感的眼神,就好像一只敏锐的老鹰紧盯着猎物。尤其是当他的眼神带上审视意味时,被注视的人会有一种自己正在被从内到外完全剖析的不适感。

这种目光对于陈乙这种不擅长和其他人打交道的性格来说,无疑是最讨厌的。

被盯着很烦。

被审视很烦。

为什么要看着我在怀疑我吗在计划着怎么对付我吗

他曲了曲手指,神经痉挛抽动,脑子里掠过了把对方眼睛挖出来的想法。

但这个想法只冒出来一瞬,陈乙又立刻把它压下去,改为默背八荣八耻,以此来平复心情。

郁队长看了一会儿,没有在陈乙脸上捕捉到什么异常。

他微微皱眉,收敛了自己审讯凡人似的目光,微笑“多谢你帮我找回了手机,如果弄丢了手机,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陈乙“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

郁队长“哈哈,真看不出来,小朋友很有觉悟啊。”

陈乙“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

郁队长“”

两人四目相对,陈乙没有再大声说话,但嘴唇仍旧小幅度蠕动。郁队长通过读唇语读出他在念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

一时间他居然无法确定陈乙是在挑衅他的威严,还是单纯太紧张了在背八荣八耻。

六叔连忙出来打圆场,哈哈笑着道“那可不,要不然怎么说是市长家的小孩嘛,服务人民的觉悟那可是从小培养的”

“郁队长,你还有事情吗没事的话我就先带小乙去隔壁房间休息了,他今天来的路上遇到了绑匪,受了惊吓,得好好休息。”

郁队长目光一凛“绑匪”

六叔又将陈乙刚到警察局的那段说辞,再对郁队长说了一遍。

说来也怪就连陈乙自己都觉得自己那套说辞不算十分严谨,六叔会相信陈乙是因为他从小看着陈乙长大,知道这家伙在性格和武力上都不能以正常的十八岁准大学生来定论,才相信了他的鬼话。

但这个郁队长明明是第一次见陈乙,却仍旧对他那套有些离谱的反杀说辞深信不疑,一点也不怀疑他作为一个普通男大学生为什么能反杀绑匪。

他站起身推开椅子,道“被带回来的那个绑匪在哪我要去问问说不定他们会和杨桃的失踪有关系。”

被郁队长提醒,六叔也终于想到了杨大小姐离奇失踪案。

他一拍自己脑袋,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我让人先把她押去审讯室冷着,这会儿还没有开始问。”

郁队长微微颔首“带路,我去看看。”

六叔连忙走在前面要给郁队长带路走到门口,他又想起陈乙还没安置,便回头看向陈乙。

但不等六叔开口,郁队长却主动道“人是你抓的,要不要也一起来旁听”

陈乙“我可以吗”

郁队长微笑“你是受害者,当然有了解真相的权利。”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