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12 章

陈乙坦然接受了郁队长的说辞。

即使知道郁队长和西装女大概率关系匪浅,陈乙仍旧镇定自若的跟着他往审讯室走去。

因为陈乙内心是很认可郁队长刚才那句话的他也认为自己是受害者。

如果不是这群人莫名其妙出现在制片厂废墟,如果不是杨大力在初见时试图诱骗他进入那间旧宿舍,如果不是西装女在初次见面时用枪抵着他的后脑勺

这一切是他们应得的,自己只是一个正常自卫的受害者。

在六叔的带领下,三人穿过走廊抵达审讯室。

从审讯室的单面玻璃可以看见室内空荡荡狭小的方形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被拷住双手的西装女正神色颓废迷茫的坐在那张椅子上。

虽然已经被抓进来有一会儿了,但是西装女还是弄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她不是被邪教徒抓了吗怎么就进警察局了

邪教徒是市长的儿子

开玩笑的吧

屋外,隔着单向玻璃,西装女的表情完完全全落入外面三人的眼中。

郁队长原本沉稳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他脸上肌肉小幅度的抽动了几下,深呼吸,转头看向六叔“这就是你们抓住的劫匪”

六叔得意洋洋“郁队长,你别看她是个女孩子,但心狠手辣着呢幸好我这侄子从小就会两下子,不然这会儿肯定就已经被绑了。”

郁队长又转头看向陈乙“她绑架的你”

陈乙面不改色的点头“她和两个男人鬼鬼祟祟在旧制片厂废墟里见面,被我发现后还拿枪指着我,意图绑架我。”

郁队长“”

六叔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喊个人跟我进去一起审审”

郁队长伸出一只手拦在了六叔面前。

六叔不解,抬头疑惑的看着郁队长。

郁队长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疲惫道“把人放了,里面那个女人不是绑匪,她是我们三队的技术人员,林纾花。”

“我们来林下县之前提交过一份名单,上面有她的照片和履历。”

六叔愣了愣,看看玻璃墙那头,又看看郁队长,然后再看陈乙。

被他看着的陈乙眨了眨眼,露出茫然不解的表情,看起来和他一眼困惑当然,陈乙是装的。

在走过来的路上,陈乙就已经大概猜出了西装女的身份。

六叔“那,那他们为什么要绑架小乙”

郁队长咬了咬后槽牙,冷笑“我怎么知道当然要把人放出来,问过了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听出郁队长语气里已经有了些许恼怒,六叔识趣的闭上嘴没有再追问。

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而且郁队长的官比其他还大了不止一级。但六叔心底仍旧不服气,一边去开门一边在心里嘀嘀咕咕你就凶我吧,凶我有什么用别以为是你属下这件事情就可以这么算了;你属下意图威胁绑架小乙那可是事实,等市长知道了没你好果子吃

六叔开门,屋里的林纾花听见门打开的动静,有些呆滞的转动脖颈,将目光转向门口。

然后她就看见了六叔,陈地心会内部成员邪恶凶残狡诈的邪教徒乙,和她的顶头上司一起,三人排排站立在门口。

林纾花瞳孔地震,感觉自己的精神再度受到了冲击。

郁队长三两步走到她面前,皱眉看了看她手腕上的手铐,又看向六叔。

六叔会意,不情不愿的走过去给林纾花解开手铐。

郁队长“你没事吧”

林纾花茫然揉了揉自己手腕“我没事队长,你怎么会和那个地心会的家伙站在一起是我还在梦里,没有睡醒吗”

郁队长愣住“谁是地心会的”

林纾花指着陈乙“就是他啊他是地心会的内部成员,他自己亲口承认的”

随着林纾花的指认,郁队长扭头也投来警惕审视的目光。

站在陈乙旁边的六叔原本没干什么亏心事,也被郁队长看得莫名一慌,往后退了几步,连忙解释“你别污蔑我啊什么地心会我听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我在这里当了几十年的警察,这里的乡亲们都是认识我,能为我作证的”

林纾花连忙挪了挪手指,指向一边在看手机的陈乙“我不是说你是他”

陈乙抬头,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他知道自己此刻该怎么回答露出茫然无辜的表情,微微侧着脸像六叔一样否认三连。

没有录音,任何人也不能证明陈乙说过类似的话。他身份特殊,而且才十八岁,没有铁证如山,就凭林纾花三言两语,即使是郁队长也不能对他做什么。

本该是这样应对的。

因为这样应对才是最稳妥,最安全,最能保证自己平静的普通生活的方法。

但此时陈乙却满脑子都是刚才看手机时所看见的时间。

十一点了。

从昨天晚上七点到现在十一点,李棠稚没有再出现过,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对自己说。

为什么

她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所以连来见自己一面都不行,也不能像之前在旧制片厂废墟里那样制造幻境了吗

林纾花和郁队长看过来的目光令他越加恐慌浮躁,浑身上下好像被小刀刀尖戳着一样难受。

郁队长“陈乙,林纾花说的是真的吗”

陈乙转身往外走“我要走了。”

郁队长三两步上前想要抓住陈乙的手腕他原本对这件事情很有信心但是郁队长抓空了。

明明陈乙的手腕就在他视线所及,但在他动手的瞬间,陈乙好像提前预知了郁队长的动作那样,身体轻轻一晃躲开了郁队长的抓捕,三两步退到门口。

审讯室的大门很窄,陈乙站在门口,高大身形轻易堵住所有的阳光。

背光使得他的脸略微模糊,唯独那双浅色瞳孔在暗处仍然熠熠生辉。不知道是否因为陈乙神色的皮肤和格外乌黑的发在这些浓重颜色的衬托下,那双浅色瞳孔晶莹剔透,好似两颗宝石,蒙着一层明亮细碎的光泽。

在此情此景下猛然与那双眼睛对视,在场的三个人心脏骤然一紧。

最先是六叔,紧接着是林纾花和郁队长,脸上表情都出现了片刻的呆滞。

铃铛声,突兀的在警察局响起。

陈乙察觉到不对劲,第一时间握紧了自己外套内部藏着的手枪,背靠墙壁侧脸向铃声来源望去。

走廊尽头,一个身穿黑纱长衫,手持青铜铃铛的青年缓步走来。

周围的警察缓慢停下手上动作,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入侵者出声训斥。他们脸上露出了和六叔他们一样的呆滞表情,就好像是被那铃声迷住了。

这犹如电影画面被摁下暂停键的场景,本该充满诡异恐怖的色彩。

但偏偏

摇铃铛的青年脑袋上戴着一个皮卡丘头罩,只露出眼睛和鼻孔嘴巴,边走还边探头探脑左看右看这下别说恐怖了,要让人别当场笑出来都挺难的。

陈乙沉默的站在原地,看着皮卡丘头套走近自己面前。

他停下了摇铃铛的动作,单手摸着自己下巴,仰头仔细打量陈乙,自言自语“长得是不错,但比起我来还差了一点哎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挨了陈乙一拳,鼻血顿时喷涌出来;陈乙单手拎着踉跄后退的青年,另外一只手攥紧青年手腕轻轻一扭。

随着骨头错位的脆响,青年惨叫一声手里的铃铛落地。

陈乙扔开青年捡起铃铛,皱着眉将其翻来覆去查看青年被陈乙推得一屁股摔倒在地,震惊的看着陈乙“你居然没有被我催眠”

陈乙目光从青铜铃铛上移开,看向青年。

青年咽了咽口水,震惊“你真的是总部派来林下县的地使啊我还以为那个女人在瞎说呢”

陈乙“”

地使是什么东西天使的对家吗

青年捂着自己扭伤的手腕,讪讪“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啊谁能想到总部派出来的地使居然这么年轻”

陈乙没理他,继续看那个铃铛。

从外表上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铃铛,连半点花纹都没有,看不出什么特别的。

但他很清楚警察局的人之所以会被定格,正是因为皮卡丘头套摇动了这个铃铛。他似乎把自己误认成自己人了总部派出来的地使

既然自己不是真的地使,那么就说明林下县还有另外一个,皮卡丘头套口中的,从外面来的地使。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