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5章 第 15 章

最后两人的脚步停在了证物存取室面前。

陈乙抬头看着门上面的牌子,又疑惑的看向李棠稚。他不明白李棠稚为什么牵自己来这里。

但李棠稚却完全没有要回答陈乙的意思,她伸手推开了物证存取室的门。

陈乙清楚记得这间屋子的门原本是上锁的。但在李棠稚面前,它却和一扇虚掩起来的普通大门没有任何区别,轻轻一推就开了。

陈乙感到疑惑“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李棠稚“把你存在我这里的东西还给你。”

李棠稚的回答让陈乙感觉更奇怪了什么叫他存在李棠稚那边的东西他在李棠稚那边存什么东西了

陈乙努力回忆,但不管他怎么回想,脑子里仍旧没有丝毫类似事情的回忆。

李棠稚松开陈乙的手要往里走,只是她刚松开手,陈乙便浑身一机灵,猛地追上去一步握紧了李棠稚手腕;他的动作很快,几乎完全是发自本能的。

反倒是李棠稚,又被陈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回头抬眼,水光盈盈的眼望着陈乙。

四目相接的瞬间,陈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他感到尴尬,连忙松开了李棠稚的手,把自己的手背在了身后,同时把脸也转开。

但他只把脸转开了一两秒,又很快的把脸转回来,望着李棠稚“你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突然消失了吧”

李棠稚眨了眨眼,嘴角翘起笑意“嗯这谁知道呢”

她笑起来时整个人都灵动极了,眼眸略弯,长长的浓密眼睫像是两把扑闪扑闪的小扇子。

陈乙抿了抿唇,再度上前默不作声握住了李棠稚的手腕。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李棠稚微妙的从这个动作里感觉到一种很倔强的情绪,甚至还有一点类似于被抛弃的小狗的委屈。

她干咳一声“暂时不会走的。”

陈乙“哦”

李棠稚晃了晃自己手腕“所以你可以松开了。”

陈乙把脸转过去,假装自己没有听到。李棠稚盯着他镇定自若的侧脸,心底蓦然升起又好气又好笑的情绪来。

其实李棠稚如果非要挣脱陈乙的话至少在这个世界里,她要办成这件事情并非难事但是李棠稚没有这么做。

陈乙的手很温暖,那是活人独有的温度。即使口头上没有承认,李棠稚内心却很眷恋这样的温度。

她牵着陈乙,走进证物存取室那一排排高大的灰铁色柜子之间。

证物存取室的窗户开得很高,位置靠近天花板。

自高处落下来的光照着整间证物存取室,太阳光透过窗户而形成的光柱间有微尘在翻滚飞舞。

他们并没有走多久,很快就停在了其中一个柜子面前。柜子内分小格,每个格子外面都贴着相对应的案件名字而在陈乙眼前的这方柜子上,则贴着女初三生沼泽溺死案。

原本存放证物的柜子也应该是上锁的。

但李棠稚轻松打开柜子时陈乙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柜子里面是案件相关的一些证物,被密封保存在塑料袋里;李棠稚的尸体经过处理后已经送回了李家,在征得李成华同意后才保留了部分证物放在这里。

不过这桩案子当时之所以会被判定为自杀案,就是因为在案发现场警察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踪迹。根据沼泽地边的各种搜索检查结果,李棠稚是独自一人上山并踩入沼泽地的。

但现在,活生生的李棠稚就站在陈乙面前。

她将装着证物的塑料袋递给陈乙,从高处落下来的太阳光笼罩着她素白俏丽的小脸,也照着她手里的证物袋。

半透明的证物袋里装着一个脏污的三角形平安符。

它的颜色已经变成了近黑的朱红色,但陈乙只看一眼就猜到了这是他的那枚平安符。

“我的平安符为什么在”

李棠稚没有回答陈乙,她只是再度把平安符往陈乙手上递了递。那枚颜色腐朽的平安符,安静的躺在证物袋中。

陈乙沉默了片刻,伸手接过证物袋,将其打开,取出那枚平安符。

触手冰凉,并不坚硬,甚至还有一些柔软。

真是奇怪,在今天之前,陈乙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这么一枚护身符;但奶奶明明就说过,自己初三的时候还时常把它戴在身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忘记这件事情的

陈乙目光投向李棠稚,即使有一只手在拿证物袋,陈乙也没有松开李棠稚的手。

李棠稚“你还记得这枚平安符是怎么来的吗”

陈乙回忆了一下,搬出奶奶对他说过的话“小时候我在山里迷路,吓发烧了之后我爸就给我求了这个平安符。”

李棠稚“你为什么会在山里”

陈乙“我”

但这次陈乙却没能顺利回答李棠稚。

他微微张着嘴,那个答案似乎就在眼前,但无论陈乙怎么回忆,都无法找出与之相对应的记忆。

他为什么会在山里迷路

小时候多小他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在山里迷路

那枚被陈乙拿在手里的平安符微微抖动,里面有什么东西似乎正要破壳而出。

陈乙喜欢李棠稚。

并不是出自于青梅竹马的日久生情,他对李棠稚是一见钟情从他跟着爸爸搬回乡下起。

让陈乙跟着陈文霍回乡下,这件事情是陈浮玉拍板决定的。很多人都对此感到不理解,陈浮玉的同事也劝她将孩子留下。

市中心的教育条件远胜过乡下。以陈浮玉的条件,即使是忙于工作无暇照顾孩子,也大可雇几个保姆照看,根本没必要将孩子送去那么远的乡下。

但陈浮玉执意如此,陈文霍又向来听她的,等调令下来就拎着儿子和行李开车回林下县了。

其他人都觉得陈浮玉狠心,只有陈乙知道并不是这样。

甚至陈乙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留在城市中心在那繁华的市中心,人真的太多了。

陈乙启蒙没多久就察觉到了自己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小的时候陈乙很喜欢说谎,满口谎话并且丝毫不会因为自己说谎而心虚。

他良好的心理素质连陈文霍都被骗好几次。

一开始他们只是以为小孩子天然想要制造对自己更有利的环境,所以只是纠正陈乙说谎是不好的行为,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一次在幼儿园里,陈乙和同学争玩具,把人摁在地上打得头破血流陈文霍和陈浮玉一开始没弄清楚情况,还以为陈乙也受伤了,两人着急忙慌请了假跑到医院,就看见被打破头的小男孩正窝在在妈妈怀里哇哇哭,老师和医生都围着那小孩转。

陈乙倒是没受伤,就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用手指戳自己手背上沾到的他人的血,在自己裤子上画小红花。

他既没有自己闯祸了的惶恐,也没有打伤他人之后应有的愧疚,甚至于手里还抓着抢来的变形金刚在玩。

陈文霍点头哈腰的在给苦主道歉,给赔了医药费又亲自带去检查,动关系换了医院。

也幸好孩子年纪小力气不大,只是打破皮,破财免灾也就把这件事情平了。

回去陈文霍就要抽陈乙,被陈浮玉拦住了陈浮玉觉得很不对劲。

她先将暴怒的丈夫摁到一边沙发上,自己在陈乙面前蹲下,神色严肃“小乙,你自己也有玩具,为什么还要抢其他小朋友的玩具”

小陈乙抬起脸,毫不心虚的和母亲对视,理所当然的回答“我也想玩他的玩具。”

陈浮玉“但那是他的玩具,他如果不同意,你就不应该去拿他的东西,妈妈是不是这样教过你”

小陈乙愣住,那张肤色略深而五官却和母亲一样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他才恍然大悟“哦小孩子的东西也不能抢啊。”

“我看老师都可以直接拿走小孩子的玩具,还以为小孩子是可以抢的。”

他说得是如此理所当然,没有丝毫愧疚,看向陈浮玉的眼睛甚至还比平时更加明亮,闪烁着我悟性棒不棒快夸我的潜在意思。

陈浮玉心里一咯噔,但表面上仍旧维持着严肃的表情“但是,你把那个孩子打伤了,还流了那么多的血,你不会觉得害怕吗”

陈乙没有得到母亲的夸奖,有些失落,所以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也是漫不经心的“不害怕啊,又不是我受伤,为什么要害怕”

陈文霍听得额角青筋乱跳,站起来就要去摸自己腰间的皮带“你这个臭小子还有理了是吧看我今天不给你涨点教训”

“行了”陈浮玉喝止了陈文霍,揉着自己眉心站了起来“教训他之前,先带他去医院看看吧。”

“他这反应不对可能是精神方面的问题。”

陈文霍抽皮带的动作停住,愣愣的看向陈浮玉。

陈浮玉神色郁郁,道“就算是再叛逆的小孩子,把事情闹到大人都来了也会觉得心虚害怕。但小乙却完全不觉得心虚,大概在他心里根本不觉得自己做的是错事。”

那时候的小陈乙甚至不需要自成一套的逻辑来说服自己。

他没有羞愧心,就算陈文霍真的因为这件事打了陈乙一顿,陈乙也不会有任何的罪恶感或者害怕;他只会觉得莫名其妙,生气,委屈。

所以对他而言,伤害人和伤害一颗花椰菜都是一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3021117:32:242023021217:5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青皮橘子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解语142瓶;西柚103瓶;符号82瓶;青皮橘子糖25瓶;莫15瓶;词牌号12瓶;则安10瓶;口口口口口、jessi5瓶;筱晓、家住魔仙堡2瓶;一盏尘欢、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