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9章 第 19 章

林纾花追着董维系进入制片厂旧宿舍,在踏上楼梯的瞬间,她环顾左右,不知为何,却对这截楼梯感到几分熟悉。

她踌躇片刻,还是拿出自己手机,悄悄给郁队长发了条短信,才蹑手蹑脚上楼,贴着楼梯转角,斜斜探出一点脑袋。

林纾花也不敢靠太近,害怕被发现。

董维系在一间宿舍门口停下,深呼吸后抬手轻轻敲门。门内无人回应,董维系将宿舍门推开了一条细缝,谨慎的环顾左右,确定无人跟踪后方才闪身进去,反手把门关上。

随着那扇门关上,藏在走廊拐角的林纾花也迅速走到门后,悄悄将耳朵贴到了门上。

门内。

寸头男和杨大力还昏迷着,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董维系白嫩的娃娃脸皱起,颇为嫌弃这股味道。他看向蹲在寸头男面前的中年男人“有搜到什么吗”

李成华摇头“动手的人很谨慎,连内裤都给扒了,一点多余的信息都没有留下。”

董维系心知肚明是陈乙动的手,但在李成华面前仍旧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眉头紧皱“你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你去警察局给那群条子洗记忆,就没有找到动手的人”李成华瞥他,神色不善。

董维系故作镇定“只知道这个男的和杨大力都是市公安那边带来的人,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铜铃只能洗掉一部分记忆,又不是真正的催眠。市公安那群人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李成华冷笑“你最好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我出事了,你也跑不掉。”

董维系砸了咂舌,面露几分不快。他两手揣在警服外套里,不紧不慢转移了话题“杨桃找到了吗”

提及杨桃,李成华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甚至于阴冷起来。

无需他回答,光看他这脸色,董维系便知道结果了。

片刻沉默过去,李成华冷笑“反正她跑进了神庙里面,不可能活着出来。”

董维系“人不齐,那祭祀还要继续吗”

提及祭祀,李成华脸上露出几分烦躁“继续怎么不继续不就是缺人吗刚好这里晕了两个,就拿他们补上”

说完,李成华眼神阴冷的瞥向地面晕倒的二人。他的目光令董维系有些不舒服,董维系皱着眉转开脸,道“那你先把这两个人带走,我来处理屋子里的痕迹。”

李成华点了点头,走过去将晕倒的二人拎起。

杨大力还好,但寸头男体积着实不小,李成华第一下没能将他拎起来,便决定先把杨大力拖下去,让董维系看着寸头男。

门外林纾花听见动静,连忙闪身藏进隔壁宿舍。她动作又快又轻,若换成普通人必然无法察觉林纾花这一系列动作所发出的声音但偏偏托着杨大力从走廊而过的李成华,眼角余光一瞥林纾花藏身的宿舍,目光往下移,落到宿舍门门缝上,那里正露着一双鞋子。

他嘴角翘起,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转头若无其事的拖着杨大力下楼。

屋内林纾花听着李成华离开的动静,咽了咽口水。

她身处的这间宿舍墙壁破了一个大洞,大洞隔壁就是董维系和寸头男。林纾花紧贴着宿舍门,小心翼翼挪到墙壁边贴墙而站,手摸到自己外套内的枪套上。

陈乙从望远镜里清楚看见林纾花躲进了隔壁宿舍,李成华拖着一个人从旧宿舍走廊过去。

当李成华的脸出现在镜头里面时,陈乙有几分意外。但他很快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李棠稚是沼泽地里的怪物,李成华自然不可能是她真正的父亲。

李成华和李棠稚朝夕相处,不可能没有发现李棠稚的异常之处。若李成华也是地心会的成员,而地心会又和李棠稚息息相关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过去了。

他把望远镜往书包里一塞,借着几个大块的混凝土废墟遮挡,迅速接近了旧宿舍所在地。

正好李成华拖着昏迷的杨大力从楼上下来,宿舍楼底下就停着李成华的改造轮。

改造轮四面都被封起来了,李成华推开拉门将杨大力塞进去,然后把拉门反锁。拽了拽拉门上锁,确认锁很结实后,李成华满意的点点头,又折回旧宿舍楼。

但这次回去他刻意放轻了脚步,贴着墙根偷偷摸摸上去。

眼见李成华离开,陈乙快步走到拉门面前,凑近锁孔看了看锁芯是市面上常见的老锁,对于陈乙来说,要撬开这样的锁并不算很难。

陈乙隔着窗户玻璃的部分看了眼躺在里面尚未醒来的杨大力杨大力肩膀上的伤口虽然已经被陈乙妥善处理过,但因为李成华刚才的暴力拖曳,此刻又在雪白纱布下隐约透出一些血色。

但他还有正常的呼吸起伏,眼看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了。

于是陈乙放弃了开锁的想法,只是拿出手机给六叔发了条短信。他正低头看着手机打字,旧宿舍上骤然传来一声枪响。

陈乙面色不变将短信发送出去,同时转身加快脚步向宿舍楼上走去,赶到宿舍门口时他倒是没有贸然闯进去,只是贴着门框往里面一窥林纾花的枪口偏向一边,并没有打中谁,她自己反而被李成华从后面偷袭勒住了脖子董维系连忙上前将枪从林纾花手中夺下,打开弹匣往里面看了看,道“是普通子弹。”

李成华闻言松了口气,斜眼再看林纾花时脸上掠过一抹狠意。

董维系将那把普通手枪收入怀中,告诫李成华“祭祀一次未必成功,若是此次再失败,我们就还需要祭品,这个人还不能杀。”

李成华啧了一声,只将林纾花打晕扛起,往楼下走去。董维系紧随其后,帮忙拖起晕倒的寸头男,跟在李成华身后他们开门时陈乙一转身闪进隔壁宿舍,穿过墙上自己打出来的洞,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那间宿舍。

原本还算整洁的宿舍却因为多波人马的来回进出而变得杂乱,仅有的两把椅子也被压折了。

陈乙把坏掉的椅子横推落地,坐上去,思索。

他原本是看着眼前那一小片水泥地在发呆的,忽然视线中出现了一双干净的小白鞋。

陈乙目光顺着小白鞋往上,白色棉布袜盖着脚踝,少女藕节似的小腿,娇嫩的膝盖,夏季短裤下露出一截肉乎乎的大腿。

和时下网络流行的又长又笔直纤细的腿不同,少女的腿带着柔软的肉感,流畅漂亮的线条,膝盖略微内弯,皮肤也不是全然毫无瑕疵的白那是健康的透着粉的白,丰盈的软肉上有几颗褐色的小痣。

旋即那娇柔的膝盖在陈乙视线里曲了起来,一双细长的手撑在了膝盖上。

李棠稚两手撑着膝盖,弯腰,乌溜溜的大眼睛和陈乙对视。

她出现得突然,凑近得也毫无征兆,陈乙眼皮急促的跳了跳,喉结滚动,无意识咽下去一口口水。

李棠稚“你在看什么”

陈乙眼睫抖了抖,把脸转开“没什么。”

他把脸转到了左边,李棠稚便跟着绕到了左边“唉真的没什么吗”

陈乙“在想李叔和董维系到底要做什么。”

李棠稚贴得太近了,陈乙总觉得有一股香气不断的从李棠稚身上散发出来,往他鼻子钻。

不是香水味,有点像沐浴露混合洗衣粉的味道。陈乙第一次离女孩子这么近,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孩子身上都会有这种干净好闻的味道,但他知道章林江身上肯定不是这样的味道。

陈乙有些不适应,仰着脖子,身体往后缩。他往后缩,李棠稚便踮起脚尖,继续往前凑,呼吸一下一下落到陈乙脸上,陈乙顿时觉得自己心跳迅速的又快了起来,喉咙发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眼睫往下垂,眼皮半覆的眸子抖了抖,霎时不知道自己往哪里看才好陈乙屁股底下的椅子架晃了两下,咔嚓一声裂开。

陈乙连人带椅子残躯摔倒在地,尾巴骨生痛。他单手撑着地,太阳穴那突突乱跳,再抬头看时,面前已经没有了李棠稚的身影。

只有去而复返的董维系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望着他。

在董维系面前,陈乙迅速恢复了镇定。他一翻身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沾到的灰。

董维系“小智你怎么会在这”

陈乙坦荡回答“见你被女警跟踪,担心你出事,所以跟上来看看。”

董维系“真的吗”

陈乙瞥他,神色镇定“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董维系挠了挠头,思索片刻,觉得陈乙说得好像也对。

地使骗他也没啥好处。

“哦对了,”董维系忽然开口,“今天晚上是祭祀的日子,虽然我们林下县的分会已经没落好几年了,但祭祀毕竟是一件大事,小智你作为地使,应该也要来参加吧”

陈乙盯着董维系董维系满脸诚挚的表情,不似作假。但他不相信董维系的邀请,所以只是回答“我自己会看着办,不需要你担心。”

离开旧宿舍楼,陈乙走路回家。

路上他顺了顺自己的思路李棠稚是年前死的,死因不明。

制片厂是在年前被拆的,拆除原因不明。网络上流传着制片厂的都市传说,不允许实习生进入的房间,他在制片厂建筑废墟里发现的尸体,董维系曾经说过制片厂废墟里有能量体残留。

那么董维系所说的能量体,会不会就是指废墟里的那些尸体,,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