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0章 第 20 章

能量体。

光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应该是给某种东西力量的给什么东西力量呢李棠稚吗

李棠稚就是地心会信仰的东西吗

陈乙觉得这点仍旧要存疑。

即使恢复了记忆,知道李棠稚不是什么纯洁善良无害的单纯少女,但陈乙仍旧相信一点李棠稚和他始终是站在一起的。

李棠稚不会害他。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门陈乙便走到了家门口。他定了定神,收回思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院子里。

他不想在奶奶面前露出异常。奶奶毕竟是老人,年纪到了,什么地心会啊死而复生啊邪恶信仰啊这些东西听着就太吓人了,最好不要带到老人家面前来。

吃过晚饭,陈乙帮着奶奶收碗,奶奶边洗碗边嘱咐陈乙“今天晚上睡觉得记得关好窗户啊,晚上可能会下雨。”

陈乙往门外面看了一眼,外面阴云沉沉,压得天空都比往日更低些许。他低声应了。

奶奶又道“你今天下午出去不是找章林江去玩啊”

陈乙“不是。”

奶奶“我就说呢。”

陈乙“章林江来找我了吗”

奶奶“是啊,今天中午过一点吧,背着包骑着自行车来的,说是要找你爬山。”

陈乙帮忙递碗的动作一顿,回头“他去爬山了爬什么山”

奶奶“当然是这附近的山啊,我们村里还有别的山吗”

“”

洗过碗,陈乙立刻拿出手机给章林江打电话电话忙音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电话那头,章林江的声音传了过来“陈乙咋了”

陈乙静默片刻,开口“奶奶说你今天下午来找我了”

章林江“是啊,想来找你爬山来着,结果奶奶说你不在家,我就自己晃悠回去了。”

“所以你现在在自己家里”

“对啊,在看电视呢,怎么了”

章林江的声音里混着一些杂乱的背景音,隐约可以听见晚间门新闻的声音。陈乙松了口气,垂眼“没什么,你最近就好好待在家里,别到处去乱跑。”

章林江“怎么了你突然跟我说这个”

陈乙没有回答他,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推开自己房间门的窗户往外看,左边就是李家的房子;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隔壁的房子却还没有亮灯,在夜色中越发显得安静寂寥。

现在才晚上七点半。

陈乙将打开的窗户又拉上,只留下一小条缝隙,随后又上了阁楼。

阁楼很久没有人进去了,大门没锁,只是虚掩着。陈乙推门进去,目光于黑暗中巡视阁楼内部。

虽然阁楼的屋顶仍旧低矮,但就内部空间门而言,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让人感到逼仄了;屋子里的书籍资料乃至许多绘画手稿,在陈乙小时候就被陈文霍清理了出去。

他那时候也没问陈文霍把东西清哪里去了就算现在再打电话去问,陈文霍肯定也不愿意告诉他。

昏暗阁楼骤然亮起。

不是白炽灯刺眼明亮的光,而是十分柔和的,月光似的光线。那光线迅速填满阁楼,空中的灰尘也被月光照出形状。

李棠稚站在空荡荡的阁楼之中,伸手往空中挥了挥。她的手挥动时带起气流,被月光照得闪闪发亮的灰尘也随之涌动,好似许多星辰的碎屑在跟着李棠稚的指尖飞舞。

李棠稚垂下手臂,转过身望着陈乙。她平时总是以穿着夏季校服,扎高马尾的朴素形象出现,但今天晚上的李棠稚有些不一样她穿着暗橘色的高领针织毛衣,底下是藏蓝色过膝裙,小白鞋也换成了深棕色坡跟皮鞋。

黑色长发放了下来,似乎还用卷发棒卷过,刘海和脸颊侧的碎发都微微内扣,托着那张白皙小巧的脸。

原本就很像可爱的洋娃娃了,这样稍微精致的打扮一下,似乎是放进商店橱窗里也不会让人觉得违和,可爱得让人想不出形容词。

陈乙看惯了李棠稚穿校服。

往三年前的回忆里翻找,大多数和李棠稚有关的记忆里她也是穿着校服的;但此刻她突然换了个模样,这让有点不敢直视她了。

他有些不安的,腮帮子动了动,舌头舔过自己牙齿,视线从李棠稚身上移开。

李棠稚朝他走近,皮鞋踩地的声音与小白鞋踩地的声音截然不同,实心略硬的后跟踩在地板上时声音可比平底鞋清晰多了。

平时陈乙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在他眼里男人和女人区别不大,唯独在李棠稚身上,陈乙每每看李棠稚时,总感觉是在透过一个放大镜看她。

所有的,哪怕是极其细微的变化,只要发生在李棠稚身上,陈乙就能迅速发现。

很快李棠稚就走到了陈乙的面前阁楼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携带着微热暑气的夜风吹进来,雨点噼里啪啦砸在敞开的玻璃,以及窗户前的一小块地板上。

外面下雨了。

陈乙想到自己初次见到李棠稚的那个夜晚,那是个晴天,月光明亮照着山路,好似无形的指路标,指引着陈乙走进了地心会的祭祀现场。

现在回想起来,便能后知后觉发现许多疑点月光即使再亮,也不应该将路照得那样清楚。

山路即使再平稳,也不该连块绊脚石都没有。

几岁的小孩子,好奇心再重,也不可能独自一人进入群山深处,连皮都没有被蹭一下。

就好似冥冥之中有人拉着那个孩子的手,把他送到了李棠稚面前似的。

陈乙眼前的李棠稚,脸上第一次变得毫无笑意。

她仰起脸看着陈乙,伸出手捧住陈乙的脸,低声“他们打算今天祭祀。”

“那群废物,以前只敢在晴天祭祀。但现在他们胆子大了,敢在雨天祭祀”

她说话的口吻不再天真可爱,深黑色瞳孔里隐约流露出几分暴躁和戾气。但她捧着陈乙脸颊的动作却很温柔,就像是捧着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

陈乙沉默片刻,开口“雨天祭祀和晴天祭祀,有什么不一样吗”

李棠稚撇了撇嘴,脸上露出几分孩子气的不悦来,嘟嘟囔囔“我讨厌雨天。”

“雨天会影响我的视线和判断,也会让人变得迟钝。而且雨天”

她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陈乙垂眼,略带好奇的望着她,李棠稚咬了咬唇,不高兴的接着往下说“下雨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到神庙了。”

“我的脑袋还在神庙里面呢。”

她很不高兴,连说话都气嘟嘟的,说着说着,生气的跺脚,小皮鞋的鞋尖踩到陈乙鞋面上。

陈乙想看一眼自己被踩了的鞋,但是李棠稚捧着他的脸,所以他没办法低头去看,他的视线被李棠稚的手固定在某个范围里面,晃来晃去都是李棠稚生气的脸。

李棠稚生气的时候也很好看,她似乎鲜少有不好看的时候,明明那张脸并非美丽到完美无瑕她鼻尖太翘,右边脸颊上斜着落下两颗痣,鼻梁骨上又恰好有一颗痣,眼睫毛太密却不翘,不是瓜子脸

这张脸若按照时下对美丽女孩的要求来看,有许多能挑刺的地方。但陈乙每次看着李棠稚,都觉得她很漂亮,很耀眼。

鼻尖太翘很可爱。

斜着落过去的不规则的痣很可爱。

密密的眼睫在下眼睑覆下阴影时很漂亮。

还有

陈乙脑子里飞快的掠过一些画面,他眼珠颤了颤,更多的回忆涌上来。

他想起来了他见过李棠稚穿这身衣服的。

在初三寒假。

初三寒假前夕,期末考刚结束,正好遇上元旦。

林下县元旦有庙会,在镇上办。庙会相当热闹,有请神活动,还有游街活动。

庙会还没正式开始的前几天,李棠稚就跟陈乙说好了,要两个人一起去庙会上玩。

陈乙没有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的经历,他在林下县的整个小学生涯加上初中三年,要多自闭有多自闭,除了李棠稚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朋友。

所以陈乙也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出去逛庙会的经验。

往年林下县也有庙会。

可往年李棠稚又没有邀请他但今年和往年不一样了,今年李棠稚邀请了他,他要和李棠稚一起去参加庙会。

当天一早,吃早饭时陈乙端着面碗思索良久,问陈文霍“爸,你有和女孩子去过庙会吗”

正在吃面的陈文霍被自己嘴里的面条呛到,咳嗽的脸都红了。等他好不容易咳嗽完,抬头再看向陈乙时,表情越加严肃“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打听”

陈乙“哦。”

于是他继续低头吃面,盘算着等会用平板阅览器查一下百科。

陈文霍心不在焉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筷子面条,眼角余光却瞥向陈乙初三的少年个子已经接近一米八了,高挑而挺拔,就是表情有些冷酷。

但幸好陈乙面容随妈,精致秀气,皮肤黑点倒也还算好看。

陈文霍干咳一声,努力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怎么有女孩子约你去逛庙会吗”

他其实心里是有点纳闷的。

就陈乙这自闭儿童似的社交能力,连个同性朋友都没有,上哪找女孩子逛庙会啊

陈乙回答“李棠稚喊我陪她逛庙会。”

陈文霍恍然大悟,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棠棠啊那没事了。”

是李棠稚啊。

那就正常了。

他刚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忽然间门又察觉不对,大惊“棠棠干嘛约你逛庙会”

陈乙哧溜面条,抽空回答“不知道。”

陈文霍怀疑“就你们两个人”

陈乙“不知道。”

陈文霍“那你知道什么”

陈乙“李棠稚约我逛庙会。”

陈文霍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唉声叹气,心想完了。

这儿子是真傻。

陈乙吃完面,跑回楼上,找出平板开始搜索怎么和女孩子逛庙会。

搜索引擎给出了很多建议,说要准备小礼物,要穿得清爽一点,要提前洗澡洗头,还要穿运动鞋,这样方便帮女孩子拿东西。

陈乙认真按照搜索引擎上的建议洗了澡洗了头,挑衣服时他犯了难他的衣柜是陈浮玉一手包办,但他不确定什么样的衣服才叫清爽。

但他想既然是和李棠稚出去玩,那么应该要李棠稚觉得清爽才对。

于是陈乙给李棠稚打了电话,问她觉得什么样的衣服很清爽。

他只是想问一下李棠稚的意见,结果电话打完,李棠稚人也跟着来了。李棠稚说要看一下他的衣柜,陈乙觉得没关系,就让她直接进来了。

陈乙的房间门是非常典型的男孩子的房间门,除去东西收拾得比较整洁外,也和当下大部分同龄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李棠稚站在门口问陈乙要不要拖鞋,陈乙说不用,于是李棠稚就踩着小皮鞋进来了。

她平时都穿普通的平底运动鞋,这还是陈乙第一次看她穿小皮鞋,鞋跟扣地的声音和运动鞋的声音很不同,要更清脆一些,和陈乙的房间门有点格格不入。

陈乙注意到李棠稚今天穿的衣服也和平时不一样。

暗橘色的针织毛衣宽松柔软,藏蓝的过膝裙显得她小腿皮肤很白。

陈乙看了一会儿,问“你冷不冷”

李棠稚在他面前转圈,问他“不好看吗”

她转圈的时候,裙摆也扬起来,像一朵展开的花,花瓣蹭过陈乙手背。陈乙老实回答“好看,但是看起来好冷。”

“没关系,我不冷,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和男孩子约会,要好看一点”李棠稚很兴奋,脸颊红红的,眼睛比任何时候都亮。

她打开陈乙的衣柜,陈浮玉衣品很好,给陈乙挑的衣服也好看,风格是那张宽松休闲的,秋冬季衣服的布料摸上去柔软而富有质感。

衣柜里一股子留香珠和樟脑丸的味道。

李棠稚摆弄那些衣服,陈乙也凑过去看,两人肩膀挨着肩膀。陈乙忍不住悄悄瞥一眼李棠稚,看见她宽松毛衣下裹着的小小的肩膀,和他的肩头比起来,李棠稚的肩膀特别小。

像珍珠骨架披着一层绸缎似的。

她密密的眼睫扑来扑去,脸红的时候脸颊上那几粒痣变得更加显眼。陈乙看得有点热,他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脖颈,把目光移开。

李棠稚高兴道“你试试这件外套”

她取下来一件黑色的呢子外套给陈乙穿。这件衣服其实不适合初中生,过于成熟了但是陈乙个子高,骨架大,穿起来倒也不违和。

李棠稚绕着他打圈,眼睛亮亮的,是那密密眼睫也遮不住的亮。她今天好像特别的兴奋,神态不像平时那样接近人类。

转了几圈后,李棠稚踮起脚凑近陈乙,挨着他的胸口,鼻尖耸动,嗅了嗅。

两人一下子贴得很近了,陈乙紧张起来,垂着眼,心脏咕咚咕咚的跳。

平时李棠稚身上总是凉凉的没什么温度,但这次她贴近时,陈乙居然觉得李棠稚身上很热。她身上还有一股很好闻的香气,是爱干净的女孩子身上特有的气味,芬芳可爱。

李棠稚“你身上好香啊”

陈乙摸了摸她的头“你身上也很香。”

“不一样的。”

李棠稚摇头,她摇头时,乌黑的头发就在陈乙手心磨来磨去,打着卷,被蹭得乱乱的。

她连着衣服一起抱住陈乙的腰,仰头看向陈乙“陈乙身上的味道是特别好吃的味道。”

“”

陈乙沉默了一会,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句话。

这时候陈乙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拧动门把手陈乙猜应该是陈文霍或者奶奶。

他没有要躲的想法,也没有让李棠稚撒手;因为陈乙打从心眼里认为李棠稚对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感到惊诧的。

但今天的李棠稚格外反常。

在房门被推开的瞬间门,李棠稚忽然抱着陈乙往衣柜里一滚,反手把衣柜门带上。

衣柜里挂着的外套,毛衣,被二人撞着压下来,劈头盖脸堆埋住二人。

霎时衣服的气味充盈鼻尖,光线昏暗,娇小的少女嵌在陈乙怀里,胳膊还抱着他的腰。

李棠稚仰起头看陈乙,他夜视力太好,在衣柜昏暗的光线中也能看清楚李棠稚的脸她白皙的皮肤比平时更红了一些,呼吸落到陈乙胸口,嘴唇微微张着,露出一点雪白的牙齿。

陈乙忽然意识到今天的李棠稚格外不一样。

她的嘴巴比平时更红一点,皮肤也更白,她的脸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化妆品的味道,很浅,甜腻柔软的绕在陈乙鼻尖。

衣服堆在他们身上,也埋住了李棠稚。

衣柜里的空间门太小了尤其是同时塞下陈乙和李棠稚。陈乙觉得自己摔进来的姿势就非常别扭,一点也不舒服;可是李棠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陈乙犹豫了会,终究还是放弃了推开李棠稚去开门的想法。

衣柜外面响起脚步声,还有陈文霍自言自语的声音“小乙跑哪去了屋里明明还亮着灯,人怎么就不见了”

他的影子从衣柜缝隙里透进来,绕过那些衣服,绕过李棠稚比平时更漂亮更生动的脸。

原本觉得无所谓的陈乙,忽然紧张了起来。他抓着埋住自己胳膊的衣服布料,眼睛同李棠稚对视着,李棠稚对他眨了眨眼,密密眼睫像蝴蝶似的扑腾。

衣柜外面陈文霍的声音渐渐远了,但他还没有走出陈乙房间门。

李棠稚两手撑在陈乙胳膊上,隔着衣服布料摸到少年坚硬的肌肉。

她想了想,问“陈乙,你想不想亲我”

少女嫣红的唇一张一合,甜甜的巧克力一样的气味从她唇上口红,从她呼吸里,扑上陈乙的嗅觉神经。,,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