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2章 第 22 章

“你你不能这么做”李成华磕磕巴巴意图阻止陈乙。

不止李成华,林纾花和寸头男闻言也大惊失色,异口同声的阻止他“不行”

林纾花“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是这样做了,又和那些邪教徒有什么区别”

“可拉倒吧,要是莫里亚蒂再晚来一点,我们三都要下沼泽了,你还关心邪教徒的死活呢”杨大力撇了撇嘴,十足的幸灾乐祸以及巴不得看见李成华真被陈乙扔进去当祭品。

林纾花没有管杨大力,努力的劝着陈乙“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坏人。”

“我是警察,请相信我,我会和我的同伴一起将这些邪教徒送进监狱的”

李成华连忙附和“对,对我我已经知道错了我愿意认罪我愿意自首”

陈乙将压在李成华脖子上的匕首挪远了一点。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陈乙被感化了。他原本就不想杀李成华,他还有别的事情要问李成华,所以就算需要祭品,陈乙也不会先把有价值的人推出去。

“只是普通的放血进沼泽地就可以了”陈乙看了眼还站在沼泽地中心,维持着手举铜铃姿势的皮卡丘头套,问道“如果一直没有祭品去放血的话,沼泽地里的人会怎么样”

李成华咽了咽口水,低声“如果在天亮之前都等不到祭品的话,沼泽就会吞噬铜铃。”

陈乙“杨桃是被你们绑架的吗”

李成华神色诚恳“当然不是我们绑架那个大小姐干什么杨氏集团名声那么响亮,我们如果绑架了她,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少撒谎”林纾花冲过来踹了李成华一脚,柳眉倒竖神态严厉,“我在旧宿舍亲口听见你们说杨大小姐跑进了神庙,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把杨大小姐藏哪里去了”

李成华被她那一脚踹得龇牙咧嘴,压着李成华的陈乙沉默片刻,抬眼看向林纾花。

杨大力“啧啧啧,人民警察,殴打市民。”

陈乙很想接上几句俏皮话来活跃气氛这是李棠稚和章林江教他的,在群体活动中适当的添加几句俏皮话,可以让大家更亲近自己。

但眼下并不是交朋友的场所。他还记得自己是要扮演一个神秘的邪教徒,如果开口接茬则显得自己很没有逼格。

脑袋上这个喷火龙头套已经很搞笑了,陈乙有意克制自己不要说出比这个头套更搞笑的话来拉低印象分。

林纾花瞪了杨大力一眼“非法传播机密信息,等回去了你也别想逃”

杨大力“”

陈乙无视二人,匕首毫无缓冲再度扎进李成华另外一边肩膀“下次扎的就是脑袋了。”

李成华不禁发出惨叫,整个人抽搐了几下,气喘吁吁,虚汗打湿衣裳。陈乙把匕首从他肩膀上抽出来,用刀把轻轻一敲李成华后脑勺“回答。”

“我我说”李成华声音虚弱,道“杨杨桃,是我们上一次祭祀准备的备用祭品。”

“但是在祭祀的途中出了点岔子,让她跑进了神庙里我说的都是真的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不过,不过,既然是跑进了神庙,那十有肯定是死了。”

“死了”杨大力失声喊了出来,表情错愕又难看。

但李成华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肩膀上的两处伤口都在不断折磨着他,他的脸扭曲并且布满了冷汗。

林纾花皱眉“什么神庙我们来之前调查过林下县的几座当地信仰神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李成华抬起苍白的脸望着林纾花,林纾花也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

他脸部肌肉抽搐着,挤出一个古怪的笑脸“嘿嘿嘿。”

“那不是普通人类可以进入的神庙那是沼泽地的最深处人类不能踏足的地方是那些怪物的巢穴”

他脸上的表情从痛苦扭曲逐渐变成一种狂热的兴奋,嘴巴里说的话语速越来越快,变成了絮絮喃语。

负责压制李成华的陈乙最先察觉到他的变化,李成华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哪怕肩膀上的伤口因为他的过度用力而二次撕裂,李成华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继续用力挣扎着。

细雨将二人身上都笼上一层湿意,陈乙好几次都险些没能压住李成华。

虽然不知道李成华现在是什么情况,但陈乙没有丝毫犹豫,用刀把狠狠敲到李成华后脑勺上。

沉重闷响过去,李成华挣扎的力度丝毫不减,陈乙拧眉,倒转匕首将刀身狠狠刺入李成华后脖颈

李成华顿时挣扎得更加用力,而与之相对的则是陈乙也加大了自己死死摁着李成华的力气,并抽出匕首再次从李成华后脖颈处向上斜插进去,捣损了部分神经。

他的动作极快,另外三人根本来不及说话。杨大力倒是没什么意见,但林纾花与寸头男却皱起了眉。

与此同时,另外四个被绑住手脚的黑袍人忽然睁开眼睛。

他们戴着面具,表情无从判断,但睁开的四双眼睛却无一例外都带着不正常的狂热兴奋。

林纾花环顾四周察觉不对,连忙对寸头男和杨大力道“快把这些邪教徒打晕他们状态不对劲”

另外二人也知道眼下不是吵架的时候,立刻在身边寻找合适的武器想再度将黑袍人打晕。

陈乙并没有过度关注他们,他只注意着被自己摁住的李成华李成华的挣扎已经弱了下去,脖颈处被贯穿的洞口正不断向外流出血液。

但就算伤成这样,李成华居然也没有立刻死掉。

他脖子上的伤口,就在陈乙眼前,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慢愈合。愈合过程并不好看,那些违背正常生长速度的皮肉宛如活物一般蠕动生长,看起来甚至还有些恶心。

陈乙托着李成华到沼泽边,蹲下身将李成华刚刚愈合了一小半的伤口再度捅开。

李成华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惨叫了,只有身体随着本能抽搐了两下。从他脖颈处流下的鲜血淌进了沼泽地的泥土里,那些湿润的黑色烂泥像黏糊糊的虫子一样翻滚,吞咽着李成华的血。

血液的快速流失令李成华的脸色变得格外苍白,就连呼吸都十分单薄,反抗的力气自不消说,已经小得不能更小。

但他还没死。

他的伤口皮肉咕叽咕叽蠕动生长,一副要重新组织起这具身体的模样。

陈乙俯身,声音极低“你们当初也是这样,分尸了李棠稚吗”

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李成华,在听见陈乙这句话的瞬间门,眼睛骤然睁大,瞳孔急剧收缩,呼吸急促,额头和脖颈上青筋暴起;从他脖颈伤口处流出来的血量骤然暴增,李成华张着嘴,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嗬嗬声。

但陈乙始终稳稳的,牢固的的摁着他。

面朝下的姿势让李成华不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看见陈乙的脸,呼吸间门都是烂泥腐臭的味道。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气音从嘴里爬出来,却溃散得完全无法组成语句。

火焰燃烧的声音便是在此刻响起

柴木被燃烧,巨大的篝火架在细雨之下燃烧,火焰迅速烧到十字架上,在沉静夜色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与此同时,皮卡丘头套手里的铃铛终于发出了一声清脆声音

就像上次董维系在警察局摇动铃铛的时候一样,铃铛声响起的瞬间门,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艰涩起来。唯独陈乙一点也不受铃铛声影响,他那双浅色的眼瞳里光芒流转,直勾勾注视着沼泽地中央巨大的篝火架。

此刻其他人都变得不重要了,唯独那个巨大的篝火架。

原本被绑起来的黑袍人骤然发出一声怒吼,力气暴增挣脱了束缚自己的绳子,朝沼泽地奔去。

他们并没有像皮卡丘头套那样站在沼泽地上,他们一踩进沼泽地里,就立刻被软烂的沼泽吞噬。但即使如此,他们在被完全吞噬的过程中,仍旧维持着试图前进的姿势,渴望并迫切的向篝火架伸出手,发出呼唤声。

铃铛声,篝火燃烧的声音。

小雨变成了大雨,雨珠噼里啪啦落在树叶和沼泽地上,却丝毫没有减弱篝火燃烧的势头。反倒是四面的丛林,被这场大雨蒙上模糊的帷幕。

在雨幕之中,以沼泽篝火为中心,出现了一座神庙。

神庙看起来并不大,甚至有些老旧,屋檐上缠着暗红色的布条,布条上写满了符文。

篝火正燃烧在神庙门口,火焰却无法照亮神庙内部的情况,在那扇木门之后,只有一片令人看不见底的黑暗。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望着神庙。

林纾花精神恍惚喃喃自语“居然真的存在这种东西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皮卡丘头套面朝神庙入口,缓缓举高自己手里的铃铛。正当他准备再次摇动青铜铃铛时,陈乙忽然快步冲了过来,从后面扑住皮卡丘头套;他的动作如此迅速,所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就连皮卡丘头套手里的青铜铃铛,也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陈乙连人带铃铛一起抓进了神庙之中

随着陈乙和皮卡丘头套扑入神庙,燃烧的篝火迅速熄灭,大雨渐缓,那座雨幕之中的神庙随之消失不见。

被留在沼泽地岸边的杨大力,林纾花,以及寸头男,三人面面相觑。

杨大力弱弱开口“这是同归于尽了”,,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