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23章 第 23 章

越过神庙大门,陈乙抓着皮卡丘头套一起摔倒在地。

他就地一滚卸掉不少冲力,抬头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还在林下群山里。

但是陈乙很清楚,他已经不在林下县的那个林下群山之内了。

暗红色的沼泽地上矗立着一座神庙,外表狰狞的四足怪物正围绕着神庙打转,赤红眼珠绕着脑袋转了一圈后,死死的盯住了陈乙和皮卡丘头套。

这时皮卡丘头套也从半梦半醒的状态清醒过来,结果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几只奇形怪状的四足怪物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皮卡丘头套大惊失色“这是什么鬼”

他刚发出声音,那几只怪物便发力扑了过来

陈乙拽起皮卡丘头套朝着下山的路狂奔,皮卡丘头套被拽得踉跄好几步后也反应过来,连忙调整自己的身体重心跟着奔跑起来。

他环顾四周,只见四周熟悉的景色全部蒙上了一层绯红色。他反应过来,脸色大变“我怎么会在神庙里面”

陈乙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瞎话“我不知道。”

两条腿要跑过四条腿属实有些困难,那些四足的怪物越跑越近,陈乙分神回头一瞥,提醒皮卡丘头套“我们快要被追上了。”

皮卡丘头套尖叫“你和我说这个也没有用啊难道还能指望我突然爆种一拳打爆这些怪物的头吗又不是龙傲天小说”

陈乙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原来你没办法对付这些怪物啊。”

听到陈乙那理所当然又带着明显失望的语气,皮卡丘头套不禁抓狂“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能对付这些怪物啊”

跑在最前面的怪物此时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一米。

它看准时机猛然一个起跃扑向陈乙和皮卡丘头套;陈乙反手把皮卡丘头套扔出去,自己就地一滚躲开了四足怪物的扑袭。

四足怪物落地扑了个空,但陈乙和皮卡丘头套也因此而被绊住了脚步,各自往两边分开。

四足怪物扑空后迅速调转方向,连带着另外几头怪物,毫不犹豫的扑向了皮卡丘头套。

皮卡丘头套惨叫一声爬起来就跑,但他一个人的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对面那么多的四条腿,才跑了没几步就被一只四足怪物扑倒在地;皮卡丘头套咬咬牙掏出自己青铜铃铛,用力一摇。

铃声回荡,那些四足怪物也停下了脚步。

原本摁住皮卡丘头套的怪物缓缓后退松开了他,另外几只怪物绕上来围着他转圈。

皮卡丘头套咽了咽口水,举着青铜铃铛缓步后退。

陈乙“原来它们会听青铜铃铛的调令”

皮卡丘头套欲哭无泪“我感觉它们也没有很听话啊,那个那个眼珠子长在腿上的,是不是在盯着我流口水啊”

陈乙点头“嗯,是在流。”

皮卡丘头套哽咽了,握着青铜铃铛的手微微颤抖。

那些四足怪物短暂的被青铜铃铛震慑住,但并非完全的听话,它们盯着皮卡丘头套的眼神,仍旧是猎手盯着猎物的眼神。

但奇怪的是,它们全部都只盯着皮卡丘头套,全然没有要去攻击陈乙的意思。

皮卡丘头套眼巴巴望着陈乙“小智,我们相识一场,你应该不会看着我在你面前被吃掉吧”

陈乙“嗯,确实有些于心不忍,所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皮卡丘头套“我要是还有好办法,就不会还在这站着了”

他话音未落,为首的四足怪物喉咙间发出低吼,一副蠢蠢欲动想要上前的模样。

皮卡丘头套吓得不敢再分神,连忙举高自己手里的青铜铃铛对准四足怪物,神情紧张战战兢兢陈乙从自己外套内侧拿出手枪,对准四足怪物的脑袋,连开三枪。

枪声在林子中回荡,却并没有鸟雀被惊飞。

这片被红雾笼罩的树林,除了这些怪物外好像已经没有任何活物了。

陈乙的枪法很准,三枪刚好爆掉三个怪物的脑袋,怪物哀嚎一声倒地,扭曲诡异的身体抽搐几下后便不动了。而从怪物脑袋上的伤口处,冉冉升起一缕暗青色雾气。

皮卡丘头套眨了眨眼,目光看向陈乙手中的枪。

那把枪是陈乙从林纾花手上抢过来的。

皮卡丘头套迟疑的问“是秘银子弹”

陈乙把枪收起来,跨过地上怪物的尸体“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没有回答皮卡丘头套的疑问,但皮卡丘头套却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陈乙手里的枪。

眼见陈乙往山下走去,皮卡丘头套连忙追上他,疑惑“小智你怎么会在这你也来参加祭祀了吗”

他看了眼陈乙身上的衣服,陈乙穿着非常普通的登山服,和皮卡丘头套身上的黑色长袍完全不是同一个风格的服装。

陈乙简洁回答“进来找杨桃,你们不是说了,她逃进神庙后生死未卜吗”

皮卡丘头套被这个回答哽了一下,沉默片刻后才开口“就为了一个普通人”

陈乙没理他,继续加快脚步往山下走。

他当然不是进神庙里找杨桃的,他是来给李棠稚找脑袋的。不过正好林纾花他们说杨桃也被困在这里面了,陈乙觉得自己也可以顺便找一找杨桃。

陈文霍和陈浮玉十几年的教导对陈乙来说还是很有帮助的,至少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富有正义感,积极乐观开朗陈乙自己是这样人为的的人。

他边走边观察四周,周围的空气中流淌着红色的雾气,但那雾气又很淡,完全不影响视物。

陈乙呼吸间也没有闻到什么怪味道,就是会觉得自己的空气更湿润一些。

他边走边抽空和皮卡丘头套说话“你以前没有进过神庙吗”

皮卡丘头套立刻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谁没事干会进神庙啊就连祭祀我也是上周才开始参加的”

陈乙疑惑“你是新加入地心会的人吗上周才开始参加祭祀”

“其实,林下县的地心会已经有三年多没有举行过祭祀了。”皮卡丘头套脚步渐缓,抬头盯着陈乙的背影,“小智,你其实不是地心会的地使吧”

陈乙坦然回答“不是。”

他回答得如此坦然,反而让皮卡丘头套愣了一下。

但皮卡丘头套很快就反应过来,继续道“所以你到底是谁”

陈乙继续面不改色的扯着假身份“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吗我是陈文霍的儿子。”

“就是因为知道你是陈局长的儿子,我才更觉得奇怪”皮卡丘头套道“陈局长的儿子为什么会在林下县又为什么会和公安三队的人搅在一起”

陈乙瞥他,神色冷淡“你的话有点太多了。”

皮卡丘头套停下脚步,同时摘掉了自己脑袋上的头套,娃娃脸上神色严肃“六叔并没有骗你,我确实十分仰慕陈局长。正因为如此,我才不能眼看着陈局长的儿子步入歧途。”

“你认真的吗”陈乙诧异的看着他,“一个邪教徒,劝我不要步入歧途”

“”

董维系脸上一红,为自己争辩“地心会才不是什么邪教地心会是是”

陈乙看着他,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董维系还是从他脸上看出了这家伙完全被洗脑了啊的意思。

董维系脑子一热,忍不住违背约定将地心会的教义喊了出来“我们地心会是为了拯救世界而存在的”

陈乙“”

董维系这次连脖子都涨红了,大声辩解“是真的我们所做的一切所牺牲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

陈乙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我会建议我爸,给林下县的警察局安排一下心理辅导。”

陈乙越是诚恳的安慰,董维系越是感觉到陈乙的不信任。

董维系不禁有些着急,急于向陈乙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或许是因为陈乙和父亲陈文霍相似的肤色体型,让董维系总能在面前这个少年身上感觉到自己偶像的气质。

所以董维系才格外不希望陈乙将自己误会成那种邪教。

“我说真的虽然进行活人祭祀是残忍了一些,但这也是无奈之举,必要的时候,很多地心会的成员都是可以牺牲自己的”

董维系正色道“少量的牺牲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李叔为了封印怪物甚至还牺牲了自己的女”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眼前有虚影闪过,紧接着自己就被拎着衣领撞到身后的树上

对方用的力气很大,董维系被撞得后背发闷,险些一口血吐出来。

陈乙垂眼望着他,攥住他衣领的手握成拳,手背青筋绷起董维系缓过神来时恰好和陈乙对上视线,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上一次看见这种眼神,好像还是他在小时候看见总部派来的地使身上。

所以也不怪董维系一开始将陈乙误认为地使;陈乙既不受铃声的影响,又有一双那样冷漠的,看谁都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的眼睛,让他怎么能不误会呢

但此刻,董维系是真的觉得陈乙在把他当死人看了。

他不禁咽了咽口水,比刚才被四足怪物围攻时还要紧张“怎,怎么了”

陈乙死死盯着他,眼珠转也不转的。

他心脏跳得极快,热得头皮都在发麻,一种难以克制的愤怒使得他情绪有些失控。

但陈乙闭上眼睛,在心里默数完一二三,再次睁开眼睛时,情绪就平和了许多。

“李叔为了封印怪物牺牲了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