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 26 章 猫猫头好可怜哦

李成华的发难落在小棠稚眼里,是毫无缘故的。

小孩儿无法理解妈妈突然化掉,却能迅速的被一个疯狂可怖的大人吓哭。

她扒着陈乙的胳膊,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吧嗒吧嗒落在陈乙袖子上;她哭得太伤心,陈乙倒不好意思和小姑娘说你其实也是个死人这样的话。

转念一想,对方毕竟是李棠稚呢。

那不说也没关系。

这样想着,陈乙把小棠稚往自己身后一放,声音缓缓的“你先去藏起来,我等会来找你。”

小棠稚吸了吸鼻子,又用陈乙袖子擦眼泪。

大概是因为陈乙刚刚抱着她从李成华手里捡回来一条命,她就觉得陈乙是好人了,所以敢拿小花脸去蹭陈乙的袖子陈乙垂眼看自己袖子上被擦出来的一道深色,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

李成华这时候又挥舞着菜刀砍过来,陈乙没空计较自己的袖子,拎起小棠稚往旁边一扔,自己反方向打了个滚躲开菜刀。

那菜刀看起来也不是普通的菜刀,刚刚一下就劈开了凳子,这下又砍进地里。李成华再把它抽出来,它的刀锋上仍旧明晃晃闪着寒光,看起来还是很锋利,能一刀剁下人脑袋。

他并没有去追小棠稚,而是居高临下冷冰冰的盯着陈乙,一步步向陈乙逼近,嘴里还说着温情的话“棠稚,你先去楼上藏起来。等爸爸杀了这个怪物,我们再和妈妈一起吃饭,乖啊”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像个慈祥的父亲那般。

这让陈乙想起他以前去李家蹭过饭,饭是李成华做的,他和李棠稚各自拿着碗,坐在小凳子上吃;李棠稚吃相不好,筷子也用得不怎么好,米粒老是沾到头发上。

李成华就抽了面巾纸给她擦头发,也擦脸,带着笑意,声音温温柔柔的“吃饭也没个吃相。”

也不知道在那时候的李成华眼里,李棠稚到底是他的女儿,还是林下群山之中的怪物呢

陈乙短暂的分了神,一晃眼,李成华举着菜刀冲到了他面前,脸上绷紧的肌肉神经质的抽搐着,癫狂又可怖,眼珠死死瞪着陈乙他的动作在陈乙眼里算不上快,陈乙沉心静神,等刀锋到眼前了,才抽手挥出那把匕首。

匕首是从地心会的黑袍人身上拿的,但在菜刀面前居然不是一合之敌,只是将菜刀打偏了一些;偏了轨迹的利刃刷拉划开陈乙衣袖,连带着在他胳膊上划拉出一道血痕。

陈乙往前撞,两人距离拉进,他从外套内侧抽出那把装着秘银子弹的手枪,枪口抵住李成华心口,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近在咫尺的陈乙被震得耳朵发麻,开完枪后便屈膝撞到李成华柔软的腹部。

李成华嘴里发出一声野兽濒死似的低吼,手里的菜刀再也握不稳,哐当一声落地。

他面朝上摔倒在地,心脏的破口处不停的涌出血来,那血也是不正常的淡红色,像掺杂了水似的,淌了一地。

陈乙缓慢的换气儿,左边胳膊上火辣辣的痛。

但现在也不是处理伤口的时候,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最后一颗秘银子弹,把它填装进弹匣里,迈步往楼上走。

他刚走没两步,脚步顿住,低头,看见李成华挣扎着抓住了他的脚腕。

李成华心口处的伤没有复原,反而有越扩越大的趋势这大概就是秘银子弹的妙处。

他张开嘴,嘴巴里也淌出血,狰狞,凶恶,又惶恐的盯着陈乙。

“你要对我的女儿做什么”

断断续续的语句从李成华嘴里挤出来,他手上抓得很用力,手指上的血把陈乙的裤脚也浸出一点暗红色的水痕。

陈乙垂眼,瞥他,道“你女儿也早就死了。”

李成华眼睛蓦然瞪圆“你胡说八道杀了你”

陈乙蹲下身来,眼睫还垂着,浅色瞳孔里倒映着李成华狰狞的丑态。

李成华还抓着陈乙的脚脖子,陈乙就把他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又掰断,指骨折断的声音卡巴卡巴很有规律的回响。

陈乙边掰他手指,边杀人诛心的补充“早死了,你自己把她送上十字架烧死的。”

“后来她又活了,虽然没有人知道活过来的李棠稚到底是不是原来的李棠稚,可她毕竟是李棠稚”说到这,陈乙顿了顿,看着李成华时,眼里露出不善的戾气。

他说“然后你又杀了她一次。”

还用那样惨的方式。

李棠稚肯定很痛李棠稚都不和他说。

李成华惨叫着,惨叫着,声音弱了下去。

陈乙站起来,抬腿从他身上跨过去,往楼上走。他上楼梯的时候,还记得在自己衣服背面揩一下手上蹭到的血。

他的鞋子在楼梯上留下一行血脚印,一直蔓延到二楼。

李棠稚的房间门就在二楼。

她的房间门大门紧闭着,陈乙伸手推了一下,没有推开。他又用力撞了两下,那门还是纹丝不动;如果是在现实里,这种门陈乙撞两下也就开了。

这时候门里面怯生生传出小棠稚的声音“是大哥哥吗”

小姑娘声音脆脆甜甜的,又因为害怕,有些发颤。

陈乙愣了下,这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个小棠稚他有点不知道该拿这个小姑娘怎么办,所以站在门口一时没有应声。就在陈乙沉默的时候,空气里慢吞吞响起来一种软物爬动的动静。

他听见声音,回头去望,看见李成华居然还没死透,正两只手扒着楼梯,颤巍巍往上爬。

李成华身下是一行延伸出去的血迹,淡红色,像夏天蜗牛从栏杆上爬过去时留下的痕迹。就连他扭曲蠕动的姿态,也让陈乙想到蜗牛,但不是正常的蜗牛。

像壳被人扒掉,只剩下了一团肉的蜗牛。

李成华一边爬,一边用眼睛死死盯着陈乙,眼睛里充满了怨恨。他一张嘴,嘴巴里就往外涌血沫子,这样陈乙反而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不过就算是听不见,陈乙也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肯定在骂他。

秘银子弹只剩下一颗了,陈乙不想浪费这为数不多的秘银子弹。他摸了摸自己怀里匕首先前用来招架菜刀时被菜刀砍断了,一时半会找不出什么武器。

于是陈乙左顾右盼,顺手从走廊墙上抄起扫把,掂了掂,换成拿刀的手势,冲着李成华缓慢摆开架势。虽然手里拿的不是真刀,但只要李成华爬上来,陈乙就有信心一下给他砍下去。

这时候他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陈乙当即收起架势,迅速转身李棠稚房间门的门开着,小棠稚就站在门口,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望着陈乙。

而在小棠稚身后,一只硕大的猫咪的脑袋,被钉在墙壁上。

不,它应当不是猫咪。

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大的猫咪呢更何况它的眼眶还空了,毛发一缕一缕的,凝着血痂,看起来又落魄,又可怜。

还是只长毛橘子。

陈乙看一眼被钉在墙上的猫猫头,挪不开眼睛了,直到脚脖子一痛,他低头就看见李成华血糊糊的手抓到了自己脚腕上。

李成华的右手被陈乙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断了,所以这次他用的是左手。

陈乙试着抽了抽腿,想甩开李成华的手但李成华抓得极紧,中心肉死死贴着陈乙的脚脖子,陈乙试了两三次,也没能甩开李成华的手。

李成华仰起脸来,面色狰狞张着嘴,怨毒的盯着陈乙。

陈乙反手将扫把头往下插,扫把头一下塞进李成华嘴里;他动作极快又一气呵成,饶是李成华也没反应过来,脸上怨毒表情凝固片刻,混入了不可置信和惊愤。

确实,不管是谁,嘴巴里被塞了扫把头,都该惊讶愤怒

陈乙一手擎着扫把推开李成华脑袋,另外一只手继续去掰李成华的手指。反正他掰人手指也不会有心理负担,而且咔嚓咔嚓的声音规律响起时,落进陈乙耳朵里,他还觉得挺悦耳的。

因为很有规律。

把李成华的手指都掰断了,陈乙将扫把头从他嘴里抽出来,这时候李成华已经彻底变得奄奄一息,进气多出气少了。

也不知道在这个地方死亡和在现实世界里死亡有什么区别呢

这样的念头从陈乙脑中一闪而过,又极快的被他抛在脑后。

伏在他脚边的李成华身体抽搐了几下,艰难的仰头呼吸,脸上怨毒神色倒是淡去许多。就连他脸上那些黑红色青筋也下去了,只有皮肤仍旧不自然的苍白着。

他的两只手软趴趴搭在地板上,再也用不了了。

“陈乙”李成华喊他名字,声音咬牙切齿。

陈乙有些诧异“李叔你还能认得出我啊”

被叫了李叔,李成华脸上肌肉抽动,表情似哭似笑,一显得格外滑稽。

“李叔哈你还知道叫我李叔陈乙你回头看看房间门里的那个脑袋那就是怪物的真身”

李成华声音尖锐扭曲,大声喊道“她根本不是我的女儿她祂是怪物”

“你看清楚看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陈乙回头,望着房间门里那只硕大的猫猫头,猫猫头面前站着年幼的小棠稚。

小棠稚对陈乙眨了眨眼睛,她背后那只伤痕累累的猫猫头,耳朵尖也跟着轻微的动了动。

陈乙握着扫把,用蛮力把李成华扫走。

李成华见状,感到不可置信“你在干什么我不是都告诉你真相了吗祂根本不是人也不是猫祂是会毁灭人类的怪物”

陈乙垂眼“嗯,我知道。”

“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在看见那只猫猫头的瞬间门,陈乙终于记起来之前李棠稚说的话他记起来李棠稚答应过自己什么了。,,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