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32. 第 32 章 多适合裙子

“你是谁”

周历可不是程芯那样单纯好骗的高中生。他会轻易相信程芯这样的小姑娘,但绝不会轻易相信一个能徒手打爆怪物头骨的青年。

倒不是因为陈乙外表多么吓人。只是因为陈乙所展露出来的力量,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应该拥有的;过大的力量差距使得陈乙即使没有坏心思,周历也忍不住下意识的戒备警惕他。

陈乙没有回答周历。

主要是他想不出要怎么回答。真名肯定是不可能告诉周历的,要回答假名的话,眼下一时半会的,陈乙又编不出什么好用的假名来。

他蹲下身,捡起周历身边掉落的那对眼珠子。

捏起来感觉有点像胶状果冻,还挺软。陈乙打开物证塑封袋把它装进去这东西上面还残留着怪谈身上独有的气息,之前周历会遭到精神污染就是因为身体接触了这对眼珠子。

陈乙在女厕里面蹲了一下午,原本是想蹲守看会不会有地心会的人来一探究竟。没想到地心会的人没等到,反而等来了程芯和周历。

他们身后的女厕里面传来砰的一声,周历和程芯均吓了一跳,程芯紧张道“不,不会还有怪物吧”

陈乙把装着眼珠子的塑封袋塞进自己背包,折身回女厕查看好在刚才那阵动静并非是有第二只怪物爬出来了,只是女厕最里面那间厕所的门掉了下来。

之前陈乙为了不惊动女厕里的怪物,一直躲在走廊里并非进去。他身上全都是李棠稚的气息,稍微不注意都会让里面的东西察觉。不过现在怪物已经死了,那么陈乙也就没有了隐藏行踪的必要。

他大步走进女厕,向着那扇倒下的门走过去。程芯犹豫片刻,居然也鼓起勇气追上陈乙,一起跑了进去。

女厕内的声控灯虽然能正常亮起了,但室内温度仍旧低得不正常。普通人光是踏入这片空间,都会因为这里的低温而感到心里发毛周历和程芯不由自主的搓了搓自己胳膊,程芯没什么心眼子,只顾着看那块倒下的门板,而周历则是在暗中观察陈乙。

倒下的门板只是一块普通的门板,内侧画着许多涂鸦,以及几个血手印。不过上面带着浓重的怨气,和怪物身上掉下来的眼珠子一样,这块门板也被怪谈诅咒,变成了能污染人的源头之一。

靠近门板的周历眉头紧皱露出了不太舒服的表情。但陈乙和程芯却还无反应,陈乙垂眼仔细看了看木板上的涂鸦,只见上面除了一些漫无目的的诅咒谩骂外,还混杂有许多卖卵广告。

有些卖卵广告的联系方式被黑色马克笔涂花了,有的没有,血色掌印从门板下方往上,陆陆续续按着有五六个。看高度,大概是有人躺在厕所地上,掌心朝上拍门板时留下的。

程芯吸了吸鼻子,低声“我就知道怪谈一定是那个人的怨气组成的。”

陈乙瞥了她一眼,周历赶紧把程芯拉到自己身后,谨慎隔开了陈乙和程芯他明显带着保护性质的动作倒是出乎陈乙的预料,但陈乙并没有将这份讶异表现出来,仍旧用平淡的语气道“你知道怪谈组成的原因”

程芯小声“知知道的。”

程芯从小就比其他人更容易招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她也说不清那些东西是鬼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是人类科技不太能解释的东西。不过那些东西毕竟是少数,非常稀少,平时如果程芯不刻意往危险的地方凑,几乎都看不见那些东西。

所以程芯从小到大不仅没有被这项能力困扰,反而长成了极具正义感的少女。

半个月前程芯和同学在体育馆上体育课,中途与同学们结伴前往厕所。刚一踏进厕所,程芯就感觉到了非常不舒服的气息,腐烂恶臭,充满恶意的凝视着她们。

虽然她的同学什么也没有感觉到,顶多就是觉得这间厕所里温度比其他地方更低一点。但是体育馆女厕所处的位置本来就是太阳照不到的体育馆背面,所以就算温度比其他地方更低一些,也没有人感觉到不对劲。

心事重重的程芯完全不敢在这里上厕所,就随便找了个借口留在门口等朋友们上完。她洗了个手的功夫同学们也差不多上完厕所,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一排年轻小姑娘站在洗手池边洗手和冲脸。

其中一个同学询问“你们谁带马克笔了吗”

另一个同学“没有啊,谁上体育课还带马克笔啊你要记东西”

“不是记东西。”女生往厕所最里间努了努嘴,满脸不高兴的表情,“不知道是谁在里面写了卖卵广告,恶心死了,我想找支马克笔给它涂掉。”

另外几个女孩子闻言,连忙在自己口袋里翻找起来。程芯旁边的女孩道“我这有支口红,要不先拿去用”

女生“唉那你这支口红就脏了耶”

女孩子耸了耸肩“反正是三十块的便宜货,刚好换新的。”

几人挤到最后一间,程芯看着朋友们的背影,站在原地踌躇片刻,最后还是因为人多给了她勇气,她也跟了过去。

最后一间厕所的门被打开原本女厕的温度就已经很低了,而最后一间厕所里面的温度似乎还要更低一些。女孩群中有人抱着肩膀抱怨了一句“这里好冷啊”

低温会令人感到不适,女孩子们自然也是如此。她们用口红涂完门板上卖卵小广告后便结队离开了女厕,唯独程芯走出一段距离后仍旧忍不住回头观望因为刚才在最后一间女厕里,其他人只感觉到了略显异常的低温,她却看见了那间厕所内部黑暗的缝隙间,游走着不详的黑色雾气。

那是什么东西

虽然不明白那种东西的来历,但程芯直觉那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体育馆女厕的怪谈已经存在许久,至今也没听说出过人命大概只要不靠近那间厕所,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抱着这样的念头,程芯在接下来几天都有意无意避开去体育馆的女厕方便。很快就到了周五,即将放假的下午,几个女孩子们借着背英语的空隙闲聊。

程芯的同桌抱怨道“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又往体育馆女厕的最后一间门板上写卖卵广告电话,舟舟昨天说她们班在体育馆活动的时候,好几个女生都看见了。”

另外一人疑惑道“应该不是学生吧。是工作人员偷偷进去写的不过我已经跟老师说了,老师说会让巡逻的警卫加强防范。”

“每次上厕所看见那种小广告,心情都变差了。”

“就是就是”

程芯听着同学们的讨论,心不在焉的附和着,但心思却并不在她们讨论的事情上。她满脑子都是那间厕所里若有若无的黑气,按照程芯从小到大的经验,一旦这些东西出现在什么地方,那里不久就该闹出人命了

自从班上同学向老师反应了女厕的事情后,校内负责巡逻的保安确实加强了体育馆的巡逻。毕竟这是女子中学,万一真的有学生想不开去卖卵闹出什么社会新闻,对整个学校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所以年级主任对这件事颇为重视。

或许是巡逻确实有效,之后一段时间体育馆女厕的门板上没有再出现类似的广告。大家也很快就将这件事情忘在脑后,唯独程芯依旧对体育馆的女厕充满了戒备,每次上体育课之前,她都会绕路到后门,瞥一眼女厕入口。

直到放寒假那天,大家被召集到体育馆参加闭学仪式。程芯和往常一样下意识的去关注女厕入口,却惊恐的发现女厕入口已然完全被黑色雾气淹没

以前只在最后一间厕所打转的黑色雾气,此刻已经满存到几乎快淹入体育室了

自从发现在这件事情后,程芯就忧心忡忡无法集中注意力再去做别的事情。她意识到周围的人都看不见那黑色雾气,只有她才能看见她和普通人现在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不能让那些不详的雾气淹到体育馆里来但是自己该怎么做呢

毫无经验的程芯在搜索引擎上进行一番搜索后,最终被推进到了某宝道士店,店主亮出证书照片表示自己是正规道士,出手的所有符咒法器都具备天地正气能驱邪镇鬼。程芯用自己的零花钱下单了铜钱剑和驱邪符后,决定独自一人去驱除体育馆里大概应该可能是鬼的黑雾。

“所以你买了这些东西,就自己来了”周历捡起两张黄符,满脸不可思议的问程芯。

程芯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羞愧道“就,那个道士店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

周历没好气“靠谱谁家靠谱的道士会把镇宗之宝放到宝上卖小屁孩你也长点脑子啊”

程芯被他训得找不到反驳的话,只好悻悻的低头望着自己鞋尖。陈乙站起身看了眼墙壁上方的窗户那扇窗户十分窄小,位置又高,但如果是踩着最后一间厕所的隔墙,倒是可以够得着那扇窗户。

但陈乙并不需要最后一间厕所的隔墙。

他纵身上跳,两手抓住窗户边缘撑起身体,探身往外看窗户外面就是一片乱丛丛的矮树,靠近窗户的那颗矮树枝干被折断了一部分,留下了明显的,人为攀爬的痕迹。

“有人从这里爬进来过哦。”

近在陈乙眼前的浓绿树枝晃了晃,陈乙抬眼,看见坐在树枝上的李棠稚。她单手撑在自己坐着的树枝上,另外一只手捏着黑色老鼠的尾巴;老鼠吱吱乱叫,蹬着四条腿死命挣扎,瘦弱的尾巴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少女纤瘦的手指。

陈乙“是刚刚被抓到的怪谈吗”

“怪谈”李棠稚闻言眉头皱起,她拎着老鼠将其举高到面前,恰好横在她和陈乙中间少女俏丽的小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管这玩意儿也叫怪谈”

“”

李棠稚“你觉得这玩意儿和我是一个等级”

“”

李棠稚撅起嘴,眼眸微眯“陈乙你说话啊”

陈乙“”

李棠稚手指收紧,捏得老鼠发出一连串吃痛的惨叫声。陈乙慢半拍的张开嘴,试图说点什么补救,但他反应得实在太慢,不等他的脑子里想出什么哄人的话来,李棠稚已经抬腿一脚踹在了陈乙胸口,他仰面摔下去,摔得屁股抽痛。

周历和程芯看不见李棠稚,也无法听见陈乙和李棠稚的对话。他们只看见陈乙轻轻松松纵身跳上窗户,但扒在窗户上往外看了一会儿后又哐当一声掉下来,摔在地上不动了。

程芯吓得浑身一激灵,下意识看向周历“他这个好人哥哥他不会死了吧”

周历原本还没有往这方面想。被程芯这么一提醒,周历也忐忑起来,他望着躺在地上的陈乙,咽了咽口水“应该不能吧那个怪物不是已经被他弄死了吗可能就是没有扒稳窗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躺在地上的陈乙忽然开始浑身抽搐周历和程芯吓得同步尖叫出声,周历捞起程芯转身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这次没有怪物阻拦,他们顺利跑了出去。

陈乙则停下抽搐,一翻身站起来,若无其事拍了拍自己衣服上沾到的灰。外面很快热闹起来,趁着还没有人进来,陈乙从墙壁上那面狭小的窗户翻身出去,穿过矮树丛走到学校僻静处的小道上,摘下自己的帽子和口罩。

一股暗红色雾气自他影子里攀爬出来,卷走他手上的帽子和口罩,塞进阴影中。陈乙顺着小路一直走到操场的洗手池边,将水龙头反拧过来打开,低头借着喷涌而出的自来水洗掉脸上斑驳脱妆的粉底液。

远处体育馆传来喧哗声,后门处陆陆续续跑出来几个人,都神情慌乱仓惶,隐约听见有人喊着要报警之类的话。

陈乙直起腰抹了把自己脸上的水,没有被抹到的水珠顺着他下巴滚入衣领,也有自下颚线滴落脖颈,积在锁骨处的。他脱了黑色外套搭在臂弯,露出里面白色印花短袖,湿漉漉眼睫下浅色瞳孔安静的注视着体育馆。

他身后的洗手池是成排的,花岗岩砌出来的台子恰好比陈乙腰部高一些。李棠稚赤脚站在台子上,左手拎着拖鞋,右手打了个响指,整排的水龙头全部自己开了,清澈水流哗啦啦汇入洗手池,积起浅浅一滩水。

她哼着无名小调踩水玩,洗手池里积水倒影出来的月亮被她踩碎,碎成涟漪里面一块又一块光斑。夏夜凉丝丝的风吹过,吹得李棠稚身上那件宽大的衬衫也鼓了起来。

陈乙身体微微向后,后腰抵着洗手池,他侧脸抬眼,眼瞳里倒映出李棠稚他向李棠稚伸出手“走吧,回去了。”

李棠稚踩着水向他走近,微微弓身。陈乙伸出去的手顺势抱住她的大腿,将她从洗手台上抱下来;李棠稚的脚还是湿的,在陈乙的运动裤上踩下一连串湿漉漉的深色痕迹。

她打了个哈欠,侧身靠在陈乙肩头,陈乙从她手上接过那双拖鞋“想穿裙子吗”

李棠稚“嗯唔有点想。”

陈乙“那顺路去给你买裙子吧。”

刚才李棠稚踩在洗手台上的时候,陈乙就在想多适合穿裙子啊,李棠稚。,,

本站网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