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34. 第 34 章 五百变一千

“这是小票, 请拿好。”

将长条小票和一大堆礼品袋递给对面青年时,店员面带微笑补充了一句“下次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您最好还是带您朋友来这里现场试一下衣服比较好。”

“衣服售出后只要吊牌没有撕毁, 事后码数不合是可以拿回我们店里进行码数调换的。”

陈乙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在他身边,赫然站着已经完全换了套行头的李棠稚。她对自己的新衣服颇为满意,偏过头打量着玻璃橱窗中倒映出来的自己, 嘴角翘起露出甜美的笑容。

两人走出品牌店,李棠稚慢悠悠用手指卷着花苞袖束口的丝带,道“程芯的体质很特别, 是灵性特别高的类型, 这种人即使没有被怪谈缠住,也很有可能会被地心会的人盯上。”

陈乙一点就通“所以跟着她的话,就有可能抓住地心会的尾巴”

“只是有可能而已, ”李棠稚垂眼看着卷到自己手指上丝带,语气淡淡,“就算抓住了地心会的人, 除非对方刚好参与了藏东西的过程, 不然我们也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

虽然这个假设听起来好像地心会很不团结的样子。但陈乙却明白这才是事实毕竟不管怎么修饰, 都无法掩盖地心会身为邪教的事实。

陈乙“都试试,反正没有超出星符市的范围, 总能找到的。”

既然程芯还有怪谈之外的溢出价值,那么陈乙便决定调整方针。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家找个借口举报周历欺诈的, 但现在他换了方向,转而搭上夜间公交往周历的侦探事务所而去。

陈乙到的时候,周历的事务所闭门关灯,看起来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大概是人还没有回来趁着对方还没有回来, 要不要做点什么掩饰身份的乔装呢确实,现实身份如果暴露了,对陈乙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但是他的肤色过于显眼,而脸上的粉底液也已经被洗干净了。

这时李棠稚走到事务所门前。她只是抬手轻轻一推,事务所大门就像没有锁一样轻松的打开了。

门口那只吊架上的鹦鹉缩在鸟笼角落浑身发抖,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李棠稚走到柜台后面的老板椅上坐下,不紧不慢转了一圈,两手交叠搭在膝盖上,笑盈盈望着陈乙。陈乙无奈,叹了口气,走进侦探所先将手上那摞厚重的礼品袋放到玻璃茶几上,陈乙循着昨天的记忆找出了周历珍藏的好茶,烧开水烫杯子,热水袅娜的升起一股白烟,笼着青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

刚刚还坐在老板椅上的李棠稚,一瞬间便转移到了茶几沙发上,两手托着脸颊好奇的看陈乙泡茶。

茶是龙井茶,这里只有开水没有泉水,但泡出来的香味却也还行。陈乙将其中一个杯子推给李棠稚“尝尝”

李成华从来不泡茶的。不知道是不泡还是觉得没有必要给一个怪物泡茶;所以李棠稚也从来没有喝过茶。

她捧起茶杯,茶杯热热的,还带着一点水汽,让李棠稚想到了人类身上的温度陈乙身上也总是热的,又温暖又柔韧的肌肤,贴着很舒服。

毕竟是陌生的饮料,即使知道这杯茶水是无害的东西,出于动物的本能,李棠稚仍然小心翼翼伸出舌尖舔了下茶水。

自然是烫的。

在烫之余,又有些苦味,李棠稚小脸拧巴的皱起来,心想人类怎么会喜欢吃这种东西她抬眼悄悄去观察坐在自己对面的陈乙,陈乙安静的坐着喝茶,脸上没什么表情。

白色雾气也笼住了他的脸,使得他的表情略显模糊。他刚喝过茶水的唇比平时更润泽。

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

偏偏这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李棠稚将目光从陈乙唇上挪开,在心里愤愤踩了周历好几脚没眼色的直立人猿

“奇怪,我记得我出门之前有把门锁好啊”

一推就开的事务所大门让周历感到困惑,但一切困惑都在周历进入事务所的瞬间转变了惊恐;屋内没有开灯,却又处处都明亮得纤毫毕现,在他的沙发上,一男一女正面对面坐着在喝他的高档铁龙井茶。

女孩坐的位置刚好背对他所以看不清脸,但面朝他的青年周历并不陌生。昨天他还接过对方的生意。但是今天送程芯回家时周历特意问过,对方根本没有什么身材高大黑皮容貌精致的表哥

没有任何犹豫,周历转身就跑。他的事务所虽然不在市中心,但附近同样是热闹的商业街,只要跑出去,就安全

周历脑子里的想法才刚冒出来,转身时却又看见了自己事务所的客厅。

温热的茶香味缓慢渗进神经,他额头上冒出一层虚汗。而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陈乙抬眼看向他,开口“坐下吧,我们谈谈。”

“”

周历不死心,又转身了一次。但不管他转身多少次,转来转去,他始终面朝着自己的事务所大厅。

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周历握着拳小心翼翼踏入大厅,事务所的大门在他身后被一股风甩上。大门关上的声音哐当一声也砸在周历心口,他忍不住肩膀小幅度的颤了颤。

沙发只有两个,一条被陈乙坐着,另外一条沙发上则坐着李棠稚。虽然两人身边都有空位,但周历实在是不想和这两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并肩而坐;虽然和陈乙比起来,那个穿背带裙的女孩子要和善许多的模样。

但周历深知不能以貌取人能和危险人物混在一起的人,哪怕外表长得多么无害,其本质也必然是危险的

所以在权衡利弊后,周历最终还是谨慎的站在了茶几边,绷紧了浑身的神经,打算一抓到机会就立刻逃跑。

李棠稚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茶杯放到茶几上,疑惑的看着周历“你不坐吗”

周历“不,不坐了。”

这谁敢坐啊天晓得他现在到底是在自己的事务所里,还是在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地方

虽然这句话是吐槽,但却让周历歪打正着的吐槽对了。他当然不在自己现实的事务所里,否则不可能看得见李棠稚。

陈乙“我是这家侦探所的临时工。”

周历一愣“啊什”

陈乙“从今天开始上班。”

周历“不是”

陈乙“昨天你收到了一份奇怪的委托,以书信的模式和酬金一起放在了你的茶几上。委托要求你跟踪一名叫做程芯的女高中生。”

“你带上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完成这件委托。到了晚上,我们跟踪程芯进入淑仪女子学院的体育馆,在体育馆女厕遇到了被污染的怪物。”

“我的身体素质很好,在你们的协助下,我们三人一起击退了怪物。怪物死后在厕所隔间里留下了尸体,为了混淆视听你用公共电话报了警,然后带着我和程芯悄悄走后门离开学校。”

“我们先将受惊的程芯送到家门口,然后再一起返回事务所。”

“今天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你很感激我在女厕里的帮忙,决定给我发一千块的奖金,以资鼓励。”

他自说自话,三言两语虚构出了不存在的事情。

虽然在行动中擅自加入了自己的戏份但真正令周历感到恐惧的,却是陈乙寥寥数语,除去虚构的陈乙的戏份外,其他地方全部说对了

这正是周历收到委托后所发生的事情

李棠稚“改成这样就可以了吗不过这样修改的话,他和程芯的记忆会出现偏差吧”

“这里毕竟不是林下县,我没办法像在林下县的时候一样,大规模修改整个片区的记忆。”

陈乙点头“改成这样就可以了。他跟踪的本事还算不错,一路都没有被人察觉,只要我们回头再把程芯的记忆修改到一致就可以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周历终于对二人的无视忍无可忍,心里在惶恐之余又冒出怒气

这次李棠稚终于搭理他了。

她侧过脸望着周历,抬手打了个响指。

周历恍惚了一瞬,脑中空白数秒。那数秒之中他完全什么都没能想起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人生中有这么几秒的空白。

就像被切断了电源的电脑,在失去电力的那段时间里,它并不会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也不会知道自己不存在了。

直到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穿过行道树落进耳朵里周历恍然回神,又继续从自己外套口袋里掏出钥匙,将钥匙插进事务所大门的锁孔。

“小陈啊,你今天也辛苦了。多亏了你,要不是有你,我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周历边说话便往事务所里走。

门口笼子里挂着的鹦鹉张嘴“有客人有客人有客人”

周历屈起手指敲了敲鸟笼,没好气“哪里有客人少乱叫。”

鹦鹉扑腾着翅膀,乱飞,扑落几根羽毛,又坚持的喊“有客人有客人有客人”

周历懒得理这只鸟,自顾自往屋里走。陈乙跟在他身后进来,抬眼一瞥那只鹦鹉,刚刚还扯着嗓子喊客人的鹦鹉,忽然间就安静了下来,把身子背过去,假装自己没有看见陈乙。

陈乙泰然自若走进去。

周历拉开冰柜拿了一罐可乐,又从自己钱夹里点出几张现金,和可乐一起递给陈乙“喏,奖励你的。今天我们也算是死里逃生了,是值得庆祝的好事情,拿去吃顿好的宵夜。”

“都这么晚了,我也不留你了,快点回家吧。”

陈乙点头,沉默的接过可乐和粉红色钞票。周历笑嘻嘻一拍陈乙后背“长着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干嘛总是板着跟个锯嘴葫芦似的马上大学要开学了吧老是这样子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

他慢吞吞抬眼,眼睫下浅色瞳孔注视着周历。

周历挑眉,满脸我说得不对吗的表情。

陈乙低头把钱放进自己钱包里“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等陈乙离开事务所,周历都还沉浸在惊讶之中。他努力回忆自己最近和陈乙相处的点点滴滴,但不管怎么看谁家大学生谈恋爱可以十八个小时不给女朋友发短信啊

假的吧

话说回来,这小子嘴巴又坏又不爱说话,看起来就很难骗,自己当初怎么会选中他来给自己当助手的

陈乙照旧搭公交回家。

有钱打车,但陈乙不是喜欢花钱的人。公交一块五,打车四十五,不管怎么看都是搭公交更划算。而且晚间公车人少,坐着也很清净。

到家时已经快十一点了,他以为这个点家里人应该都睡了,结果进门却发现客厅灯还开着,一个人背对陈乙坐在客厅沙发上,在翻看什么东西。

听见陈乙开门的动静,那人回过头来,视线与陈乙对上陈乙换了鞋,老老实实叫人“爸。”

陈文霍“少年宫这个点不是早就关门了”

陈乙“去做兼职了。”

“兼职”陈文霍愣了愣,“你零花钱用完了”

陈乙想了想自己今天在卖场刷卡时看见的余额,点头“是花得差不多了。”

陈文霍瞳孔一震,感到万分惊诧。但他却没问陈乙把钱花哪了,反而问“找了个什么样的兼职”

陈乙“在河狸镇附近的一家侦探事务所。”

“河狸镇啊”

念了念地名,陈文霍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与之相对应的地图。他摆了摆手,也没有多问,只说“哦,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别熬夜。”

陈乙对他点点头,踩着拖鞋回自己屋里了。

陈乙前脚刚走,后脚陈文霍就绷不住自己脸上虚假的冷静,马上拿起手机给自己老婆发短信。

陈文霍老婆出大事了小乙他把零花钱花光了

陈浮玉

陈文霍他平时扣得要命零花钱存得比我私房钱都多,少说几十万啊他不会被外面的小混混勒索了吧

陈浮玉首先,我们儿子去年才拿了全国散打冠军,在不持械的情况下只有可能是他勒索别人。就算是持械他也不一定吃亏,所以你大可不必忧虑。其次,你存私房钱了

陈文霍

陈文霍啊家里网络信号突然变得好差,我去给物业打个电话。

杨氏私立医院病房。

精密仪器环绕着少女病弱的身体,病床旁边的陪护每隔六小时一轮班,全天候照看着她的身体情况。病房外,全国最顶尖的医生齐聚于此,临时成立专组研究治疗方案。

但就是这样豪华的阵容,也无法唤醒病床上的少女。

杨氏集团的当权家主也就是少女的爷爷杨攀,每天都会来看望昏迷不醒的孙女。但随着孙女一日又一日的沉睡,杨攀看向隔壁专家小组的目光也越发不善。

能将这么多专家齐聚一堂,杨家自然是开出了无比高昂的价格。但即使工资上零的数量再诱人,但长久被一个老人用怀疑的目光审视,那些业界内的天之骄子们也有些受不了。

今天又到了杨攀即将来探望孙女的时候,隔壁项目组的医生们面面相觑,都从彼此脸上看出了无奈。

其中一名医生放下自己手里的文件夹,道“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杨小姐的身体确实无论怎么检查,都无法检查出问题。”

“即使是最顶尖的现代科学,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治愈所有的疾病,我们不应该继续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杨小姐身上了。”

“你说得倒轻松。”另外一名医生皱眉伸手扯了扯自己领带,长呼出一口气,“前天陈老师不就和杨老先生这样委婉建议了结果呢”

“陈老师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业内公认的天才,前辈,被一个外行老头骂得半天没敢站直腰杆。你和家属说这些东西他们能理解吗他们只知道他们花了大价钱,但你没有把人治好。”

一时间众人都沉默。他们不得不承认那位医生说得没错,但明显继续这样拖下去,很快挨骂的人就会轮到他们。

讨论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室内的医生们纷纷闭上嘴巴,眼珠转动,视线整齐的看向门口只见杨攀的生活助理西装革履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居高临下的微笑,垂眼望众人。

他宣布“你们可以解散了,这次的酬劳杨氏集团会在明天六点之前打到诸位的卡上。”

其中一个医生忍不住问“那杨小姐的病”

生活助理傲然道“我们已经找到了可以治好大小姐的人。恕我直言,虽然各位都号称是业内顶尖的杏林,但和那位先生比起来,只怕”

他刻意没有把话说完,但言语间却透出轻蔑。几个年轻些的医生顿时满腹怒气站了起来,又被身边更稳重一点的同行拉住。

生活助理并不在意他们难看的脸色,通知完这件事情后便转身离开。有位年轻医生终于忍不住追出去,拦住生活助理“若是真的技不如人那我无话可说,但你总要让我看看你说的那位医生到底是谁”

“我也从医数十年,业内老师认识不少,倒是没听说过还有谁能狂妄到把我们这一屋子的医生都比下去。”

生活助理正要不耐烦的推开他,却看见走廊对面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他脸上神色骤然变成了谄媚,绕过年轻医生走到男人面前,点头哈腰“卢医生您来了怎么样小姐的情况还好吗”

被叫做卢医生的男人身材中等,穿一身白大褂,右手背在身后,容貌端正,面含微笑。

他温和的回答生活助理“杨小姐已经醒过来了,现在正在和杨老先生说话。”

生活助理笑眯了眼睛,连忙奉承他道“不愧是卢医生,果真是有真本事在身上的。不像某些专家,拿着以万计的小时工资,开了四五天组会也拿不出一个结果。”

他如此明显的暗讽,使得不少医生们都尴尬的低下了头。唯独站得最近的那位年轻医生他好像完全没有听见生活助理的嘲讽,只是呆呆的看着卢医生。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你,你不是因为医闹,右手已经废掉了吗你还能给人做手术”

年轻医生被震惊得站都站不稳,往后踉跄了几步后,望着卢医生喃喃自语。??,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