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35. 第 35 章 高楼

卢医生背在身后的右手缓缓伸到身前, 他的右手手腕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绷带。随着年轻医生的喃语,其他医生也注意到了卢医生, 大部分医生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是的, 之前的医闹确实对我的手造成了损伤。即使是到了现在,我的手也无法进行一些精密的临床外科手术。”卢医生平静的承认了。

年轻医生却因为他的承认而更加茫然“那你”

卢医生微笑“我在颓废了一段时间后很快便意识到,颓废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我转而开始研究心理学, 目前已经小有感悟了。”

“心心理学你就靠心理学,把杨小姐唤醒了”年轻医生脸上的错愕表情逐渐变得奇幻起来,看卢医生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会跳脱衣舞的公羊。

卢医生微微歪着脑袋,脸上微笑不变“对啊。杨小姐是因为有心结所以才不愿意醒来, 现在在我的开导下她已经重新接受现实世界里的生活,所以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很合理吗”

年轻医生“”

合理个屁啊你这套说辞就像招摇撞骗的那种神棍好吗

林纾花抱着一摞资料朝郁队长办公室走去, 途中经过休息室, 看见休息室里的电视正在播放卢医生妙手回春救醒了杨大小姐的新闻。

看着大屏幕上握着卢医生的手笑得满脸皱纹都堆在了一起的杨老爷子,林纾花不禁感慨“真是同人不同命。杨大小姐还是我们从邪教徒手里救回来的呢, 也不见杨老先生给我们一个好脸色,队长还被上头一顿好骂, 嫌弃我们营救不及时, 害得杨大小姐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负责事态后续观察的小王笑了笑, 安慰她“没办法,我们肯定没有人家白衣天使讨喜嘛。”

林纾花耸了耸肩,抱着资料进了郁队长办公室“队长那个董全昆的资料我给你全部搬过来了。”

郁队长“嗯, 先放那吧,我等会看。”

林纾花将资料放到一边的台子上,好奇的侧目去看郁队长在做什么只见郁队长脸色严肃望着电脑屏幕, 而屏幕上反复回放的却是林下县警察厅走廊到大厅的一段监控。

监控画面上,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正紧挨着另外一个黑衣黑裤背登山包的年轻人。监控角度没办法将二人的脸拍得很清晰,但其中一人林纾花印象极为深刻,立刻就认出来了“啊这不是董维系吗穿警服那个”

郁队长暂停了监控画面,眉峰紧皱“没错,这是董维系。你来看看董维系旁边那个小伙子,有没有觉得眼熟”

林纾花凑近监控认真盯着屏幕看了会儿,茫然“好像是有点印象但是又记不起来”

郁队长提醒她“我们在准备撤出林下县的时候,还在警察局门口碰见过他。”

被郁队长这么一提醒,林纾花立刻记起来了“哦对对对,好像是他,就是那个陈市长的儿子叫叫”

毕竟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林纾花一时半会没能记起对方的名字。反倒是郁队长,迅速补上一句“陈乙。”

林纾花连连点头“没错陈乙是这个名字。”

“不过,陈乙怎么会认识董维系”

视频上两个青年挨得这么近,看董维系时不时侧身的动作,一看就知道是在和陈乙说话。但当初林下县的事件一结束,林纾花就立刻按照郁队长的吩咐去调查了董维系的所有交际网她很确定董维系认识的人里面根本没有陈乙。

郁队长挪动鼠标,点了点视频屏幕上董维系的手“你看,他手里拿着的东西。”

林纾花集中注意力看了看,迟疑“一团黄色的毛球”

郁队长“是黄色的针织皮卡丘头套。”

林纾花仍旧茫然。她总感觉郁队长说的这些话里面似乎包含了某种信息。但是那些信息太碎了,她一时半会没办法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好在郁队长没有追问她有什么感想。

他关上笔记本,转而拿起林纾花抱进来的材料,道“再去查一下陈乙,从出生到现在的档案都要。唔”

沉思片刻,郁队长忽然又补上一句“你的权限可能不太够,回头用我的账号卡去调资料。”

林纾花神色一肃,点头“好。”

星符电视台,后台。

刚结束采访的卢医生捧着保温杯走出采访室,打算去另外一边的化妆室把妆卸了。

自从唤醒了昏迷不醒的杨桃后,即使右手因伤无法手术,卢医生的名声却比他双手完好时变得更响亮了。原本准备让他退居二线的医院董事会也改变主意,预备将他打造成医院的明星医生,专门负责顶楼的病房。

一时间财与名皆全,倒显得他好像是什么当时华佗一般。

“卢医生。”杨攀的生活助理早早候在化妆室门口,见他过来,脸上扬起讨好谄媚的笑,走近道“可算等到您了,您现在真是大忙人啊我刚刚给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能打通。”

卢医生垂眼,压下心头的一丝烦躁,微笑“刚刚在采访室里,手机静音了。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生活助理连忙解释“不是我找您,是大小姐找您。”

卢医生脸上仍旧维持着温和的笑容“请稍等,我换件衣服就和你一起去见大小姐。”

杨家大小姐杨桃自从被公安三组的人从林下县邪教徒手中救出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后来在卢医生的心灵治疗下终于苏醒,但醒来之后杨桃却格外的依赖卢医生,每天醒来如果见不到卢医生就要大发脾气。

卢医生跟着生活助理到了病房门前。生活助理为他把门拉开,道“我就不进去了,我在外面等着,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喊我一声就行了。”

卢医生笑着应了,迈步往病房内走去。

病房向外的一整面墙壁都是钢化玻璃,在拉起窗帘后可以透过玻璃俯览星符市。在高度上唯一能和杨氏私立医院的病房相提并论的,只有星符电视台的大楼。

隔着大约五公里的距离,两栋高楼遥遥对视。

杨桃背对着卢医生,坐在病床边缘,面朝那扇玻璃墙。她黑色的长发已经长过臀部,乌黑的光泽在晨光照耀下好像是黑色的宝石。

卢医生温柔道“桃桃,你有事情找我”

杨桃“没有事情就不能找卢医生吗”

她的声音温柔甜美,无端带着几分南方人吴侬软语的味道。那声音像蛇似的钻进卢医生耳朵里,惹得他耳朵都有些发痒。

他干笑,连忙打补丁“没有的事。我只是觉得,你最近是不是过于依赖我了呢虽然是我唤醒了你没有错,但你毕竟是要回归自己的生活的”

杨桃缓缓转过身来面朝着卢医生。

少女皮肤洁白,乌发柔软,右边脸颊斜落下两颗痣,恰好与鼻梁骨上那颗痣形成一个微妙的三角形的模样。她的双眼紧闭,浓密眼睫在下眼睑投下深色的阴影,嘴角上扬时唇瓣浮现出若隐若现的酒窝形状。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的少女。

病号服挂在她纤弱的身体上,显得她越发娇小可爱。但在看清楚杨桃的脸时,卢医生却感到了难以言喻的恐惧明明明明在少女还没醒来的时候,她的脸还不长这个样子

杨桃明明是闭着眼睛的,但她的脸却准确无误转向卢医生所站的位置,就好像她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看见卢医生一样。

这样的猜测使得卢医生心底越发胆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听说医生你啊,现在是非常出名的明星医生呢。”她微微侧着脸对卢医生微笑,脸上神态天真又略带好奇。

卢医生勉强挤出笑意“不过是外人夸大其词罢了,我哪里有这么厉害。”

杨桃“是吗但我觉得,卢医生能把我唤醒,本身就是很厉害的人啊。”

她跳下病床,朝卢医生走近。杨桃前进一步,卢医生便情不自禁的开始后退,直到他的后背抵上病房大门的门板卢医生磕磕绊绊开口“杨杨小姐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要,要不然你还是,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啊”

从地面卢医生的影子里冒出一截毛茸茸的尾巴,圈着卢医生的脚踝将他拖拽到杨桃面前。他站立不稳狼狈的摔倒,抬头时视线所及是少女洁白赤裸的双足。

下一秒便有更多的尾巴从影子里冒出,摁着卢医生的脑袋强行压低了他的视线。杨桃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我饿了。”

“你现在不是明星医生吗那就从体检资料里给我找合适的食物来。”

“还有,我只是瞎了,不是聋了。你以为我听不见你心里在说什么”

从影子里伸出利爪摁住卢医生后背,尖锐的爪子从肉垫内弹出,轻易将他撕开;卢医生的惨叫声在病房里回荡,病房外的人仍旧谈笑晏晏,好似什么也没有听见。

巨大的爪子撕开猎物,犹如猫咪戏弄垂死的鸟雀,带着天真残忍的好奇拨弄肋骨与心脏,把玩脊髓神经串联的脊椎。闭着眼睛的少女仍旧纯白无瑕,没有任何一丝血液触碰到她的身体。

她很快就对地上那摊奄奄一息的烂泥失去兴趣,转身的瞬间,那填满整个房间的巨大利爪,毛茸茸的尾巴,也像墨水似的落地融入缝隙间,迅速消失。

红白交织的软组织缓慢蠕动着重新凝结起来,很快就复原成了一个人的模样。躺在地上的卢医生大口喘息,肩膀五脏却还残留着那被撕裂的痛苦,身体肌肉时不时神经质的抽搐一下。

杨桃走近玻璃墙,玻璃上面倒映出她的外形。她伸手捋了捋自己的长发,自言自语“头发长长了啊,该剪短一点了。”

“不,不是头发的问题。”杨桃忽然低低的叹气,低声,“是人类的身体,太过于柔弱了。”

无论怎么改造,人类终究是人类,只有两条腿两只手,又怎么能比得上祂原来的身体

卢医生走出病房时脸色苍白。生活助理见状忍不住关心询问“卢医生,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他连忙回答“只是最近连轴接受采访,有些休息不足罢了。”

“这样啊。”生活助理感慨,“看来出了名也并非完全是好事呢。”

卢医生笑了笑,没有接话。他离开杨氏私立医院回到自己目前就职的医院,躺在办公椅上长抒出一口气。??,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