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42. 第 42 章 升官发财死老公

两人对视, 陈浮玉作为一个要比郁队长娇小许多的女性,在气势上却丝毫不显弱势。此时陈文霍也默不作声的站到了妻子身后,无声表达对妻子的认同。

郁队长目光一转绕过陈浮玉, 直奔陈文霍“文霍,你也这样认为吗”

陈文霍眉头一皱。

他没办法像妻子一样张嘴就是有理有据的鬼话,在蹙眉沉思之后,陈文霍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陈乙不会成为道德败坏伤害无辜的人。”

郁队长“你拿什么保证如果真的到了他伤害到普通人的时候, 难道你能为其他人的性命负责吗”

陈浮玉眯起眼,不紧不慢插话“郁队长的意思是,要为未来尚未发生, 甚至可能不会发生的事情, 来找我儿子虚空索取代价那如果我儿子真的是好人,谁来为他的人生和生命负责你吗”

“”郁队长咬了咬后槽牙,有些恼怒的看着陈浮玉。

这个女人一如既往的难缠并且擅长诡辩。如果今天被怀疑的不是陈乙而是其他人, 以郁队长的权限哪里需要找什么证据直接就把人拷回去观察了。

但陈乙不行。

要让陈乙进三队的审讯室,就必须要拿出明面上的,具备决定性的证据。

深吸了一口气, 郁队长目光缓缓转向陈乙。和林下县的时候一样,郁队长的目光仍旧锋锐到令人不适陈乙觉得他可能也属于灵性很强的那一类人,眼睛大概有异于常人的地方不过现在的陈乙已经不是林下县那个被盯着看一会儿就会情绪暴动的陈乙了。

现在李棠稚回到了他的身边。

陈乙平静的回望郁队长,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最终还是郁队长先收回目光。

他站起身“我会找到证据的,希望到时候你们不会后悔。”

陈浮玉保持微笑“慢走我就不送了, 出门让人看见不好。”

郁队长转身离去, 临走前倒是没有把茅台拎走。陈文霍等着电子门哔啵一声关上,他脸上镇定的冷静转瞬间融化,愁眉苦脸的看着茶几上的茅台“小乙,你女朋友真的不犯法吧”

陈乙肯定“不犯法。”

杀邪教徒不算犯法, 那叫为民除害。

陈文霍“你也不会犯法吧”

陈乙点头“我比妈还遵纪守法。”

至少他干不出竞选班长的时候,让李棠稚暗地里把自己的竞争对手埋了这种事情。

陈文霍长叹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脸又腾出一只手揉了揉陈乙的脑袋。

陈浮玉瞥了沙发上的父子一眼,淡淡说出了今日份的结束语“多事之秋,大家都安分点,把三队的人糊弄过去再说。”

郁队长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疗养院。

这是三队专属的疗养院,用来安置任务过程中被精神污染无法恢复的队员。林纾花被制服后便被紧急送到了这里进行治疗。

隔着一扇玻璃墙,郁队长看见了房间里被单独扣押的林纾花她还穿着被送进来那天的衣服,抱着膝盖坐在床沿,摇头晃脑,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郁队长忍不住问医生“她在念什么”

医生皱眉“你最好不要关注这个,她念的东西也不是正常人类可以听的东西。”

郁队长“那人还有救吗”

“有救啊,临时疯狂而已,又不是彻底疯了。”医生顺势用自己手上的黑色水笔敲了敲玻璃墙,道“给及时打了抑制剂,她自己也经常接触这类玩意儿,抗性高。”

郁队长松了口气“还能恢复就好。等恢复之后,她还能记得自己当时看见了什么”

“这不好说。”

医生摇了摇头,道“林纾花看见的应该只是投影,如果是本体的话情况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虽然临时疯狂都是可以恢复的,但根据个人体质的不同基本上都会留下不同程度的后遗症,三队以前很多二十来岁就退休的队员,就是因为临时疯狂后遗症而退休的。”

“等她恢复了再住着观察一段时间吧。”

郁队长闻言虽然感到遗憾,但也觉得还是林纾花的命更重要,只好点了点头,又蹙眉开始思索能不能从别的地方抓到些证据来证明陈乙和地心会的关系。

那边郁队长还在想着怎么抓住陈乙的尾巴,而被惦记的陈乙则一无所觉的打开了电视机,边吃早饭边看早间新闻。

地方新闻台果然报道了黄耀祖的死讯。毕竟是个有名有姓的企业家,一夕之间突然暴毙,大众的好奇心自然无比旺盛;新闻上给出的解释是心脏病猝死。

因为黄耀祖死得突然,没有留下任何的遗嘱,而他又没有儿子,死后所有遗产便理所当然的由妻子王太太继承。

“真好啊。”旁边捧着三明治的陈并发出了羡慕的感慨,“升官发财死老公,好爽。”

陈乙“你少刷社会热点。”

陈并不服气“妈妈说的,多看社会新闻可以助长见识”

陈乙无奈“妈妈还说让你好好学英语免得以后出国走丢呢,你今天英语单词背了吗”

陈并低头啊呜啊呜的吃三明治,假装自己没有听见陈乙的话。

李棠稚单手托着脸颊,好奇“这是你们人类的习俗吗升官发财必须要死老公”

“”

陈乙沉默片刻后,艰难的开口为自己的族群正名“这个老公倒也不是必须要死。”

李棠稚“那为什么还要把这三件事情排在一起,说是人生三大乐事呢”

陈乙“这句话的原句是升官发财死老婆。因为古代人嫁娶讲究门当户对,一个男人还是小官时便只能娶小官的女儿,但等到他升官发财后便会希望娶到和自己现在官位一样人家的女孩。但古代正规官员不能毫无缘故的随意休妻,会被御史弹劾,影响官途。”

“如果能在他升官发财时,已经人老珠黄的原配恰好去世,他便能丝毫不落人口舌的再娶。所以民间俗话管这三件事是人生三大喜事近代女性进入职场,也开始和男性一样有了升职要求,所以这句话又逐渐衍生出了升官发财死老公的说法。”

李棠稚试图举一反三“那陈阿姨”

陈乙眼皮一跳,迅速“我爸妈不一样他们是真爱我妈升官发财了也不会希望自己死老公的”

他语速很快,生怕从李棠稚嘴巴里听见什么咒自己亲爹命不久矣的话。

李棠稚眨了眨眼,叹气“好复杂哦。”

陈乙松了口气,顺势转移话题“人类是这样的。”

黄耀祖的新闻才引发讨论没有几天,很快就被新的明星绯闻盖下去。三队在被陈浮玉警告之后,也没有继续暗中跟踪陈乙了实际上陈乙的日常动向也枯燥无聊到没有什么好跟踪的,每天就是家和少年宫两点一线。

自从周历跑路之后,陈乙少了份兼职,空闲时间反倒是更多了。

但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几天,在某天中午,陈乙接到了周历打来的电话,约他在少年宫食堂见面。接到电话时刚好陈乙在少年宫的围棋社打棋谱。

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发现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便答应对方在食堂的6号桌上碰面。

中午。

少年宫食堂。

陈乙打完饭找到六号桌,周历已经坐在桌上狼吞虎咽的在吃饭了。他在周历对面坐下,将酸奶插上吸管周历忙里偷闲抬眼看了看,嘲笑陈乙“大男人怎么喝个奶还要插吸管”

陈乙“我女朋友喜欢插吸管,跟她吃饭养成习惯了。”

“”周历脸上笑容凝固,并有种不愿再笑的感觉。

周历干咳一声,无视掉刚才那段尴尬的对话,压低声音切入正题“小陈,别说我发财不带你现在我手上有一笔大生意,只要我们做成了,之前那个猝死的黄老板遗产,咱两能分一半”

陈乙偏了偏头,望着他“王太太找你了”

周历搓了搓手,笑“嘿嘿。”

陈乙“说说吧。”

周历在新闻刊登黄耀祖死讯的当天正午,接到了王太太的联络请求。一开始他还担心这是不是警察局的条子做计抓他,但在多番试探下,周历诧异的发现还真是王太太自己约见的他。

最后二人约在了周历熟悉的一家汉堡店。

王太太一改平时奢华的穿戴风格,来赴约时只穿着简单的连衣裙,素颜,神态憔悴,目带哀愁。

二人点了果汁和沙拉,王太太也没什么心思吃饭,摘了墨镜后露出眼眶底下两片青黑色的黑眼圈。

周历诧异“您这是怎么了”

这女人不是都已经继承黄耀祖的全部遗产了吗怎么还搞成现在这副模样不应该啊

王太太踌躇片刻,开口“我听说您除了追查小三之外,也接驱鬼祛邪的活儿,您业务熟练吗”

周历心里一回转,门清儿,立刻拍着胸脯吹了起来“只要钱到位,不是我说,阎王爷到地面上了我都敢碰一碰怎么王太太您遇到鬼缠身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周历并不觉得王太太是真的遇鬼了。

有钱人嘛,做的亏心事比较多。她原本就对不起她老公,这会儿她老公猝死了,她心里有鬼疑神疑鬼也很正常,回头随便搞个驱邪仪式做做样子也就差不多了。

王太太抿了抿嘴,左右环顾眼下不是饭点,汉堡店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客人。除了他两外唯二的活人就是站在柜台后面窃窃私语的柜员。

她身子微微前倾靠近周历,压低声音“其实我老公不是猝死,他是被鬼杀死的。”

“现在那个鬼找上我了,怎么办啊大师”

周历煞有其事的安慰她“你别着急,先和我说一下情况。那个鬼是什么来头长什么样子又是怎么找上你的”

王太太身子一抖,似乎光是回忆那个鬼都觉得害怕。

她揩了揩眼角泪花,低声“应该应该是个水鬼。她就是在梦里找到我的,说什么黄耀祖死了,现在应该轮到我了。”

“一定是那个杀千刀的黄耀祖,在外面乱搞搞出人命,现在被冤鬼索命了呜呜呜他死就死了吧,死有余辜,这怎么还捎上我了啊呜呜呜我不想这么早死啊,黄耀祖的遗产我都还没有花多少呜呜呜”

“周大师,你帮帮我啊如果你能把那个水鬼赶走,我,我愿意把黄耀祖的遗产分一半给你当酬劳”??,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