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45. 第 45 章 去隔壁玩

陈乙走到一号房门前, 伸手将房门推开。

一号房布局和他刚刚进入的房间看起来差不多,陈乙反手把房门关上,李棠稚已经抢先一步扑到床上滚了一圈, 从床头滚到床尾滚到床尾了她的动作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让人不禁为她担心会不会摔到地上。

但李棠稚当然不会摔到地上。

她一翻身稳稳站到地上,下一秒又飞快的窜进了洗手间, 活泼过了头。陈乙已经习惯了李棠稚对新环境的探索欲, 自顾自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推开。

窗外正对着游泳池, 此时天色微暗,游泳池的池水浸在一片玫瑰色的晚霞中,水波微微起伏着。

陈乙垂眼, 习惯性的开始整理思路王太太正在和黄耀祖闹离婚, 同时和管家具备不正当男女关系。

王太太一开始找上周历, 是为了拜托周历帮忙调查或者伪造黄耀祖出轨的证据, 好为自己离婚时能索取到更多的财产。

那么,黄耀祖到底有没有出轨呢

黄耀祖被某种未知的人造怪谈杀死, 同时杀死黄耀祖的怪谈还找上了王太太黄耀祖死了谁的获利最大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应该是身为配偶有权利继承黄耀祖所有遗产的王太太获利最大。

除了王太太之外呢

黄耀祖的遗产是直接继承到王太太手里的,那么除了王太太之外,还有可能从中获利的就是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陈乙迅速回神走到门口, 一只手握住门把手将门抵住“谁”

门外“是我于元旦我们来找你打牌。”

陈乙开了门,门外站着三个穿制服的警察, 对他露出宛如复制粘贴似的灿烂笑容。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握着门把手的手指不适应的曲起摩挲了几下门把手

尤其是当这三个人的目光整整齐齐落到他身上时,陈乙心底那种不适应的感觉便更强烈了。

他偏开脸, 避开三人热情的视线“进来吧。不过他这边的房间没有放桌椅,你们”

于元旦掏出一副扑克,脚尖一转便往陈乙床上走“没有桌椅没关系,我们可以坐床上”

于元旦的话还没有说完,后衣领就被陈乙拽住。

他在三队里也算是近身战斗相当不错的类型,却完全没能察觉到陈乙动手;最为脆弱的后脖颈被陌生人靠近,于元旦后知后觉被吓出一身冷汗,同时脑子高速运转,思考陈乙为什么要突然发难。

难道是发现他们接近他心存试探了

还是真的像郁队长所说,他和地心会关系匪浅,现在准备把他们三个一锅端了

不只是于元旦,旁边的朱珞和狄星淳也跟着紧张起来,笑脸之下肌肉紧绷

陈乙“在地板上打扑克吧,别坐床上。”

于元旦“啊”

陈乙抓着他的后衣领,把他拖到远离床铺的位置“我说,坐地板上打扑克吧,地板上也很干净。”

陈乙不能接受三个不太熟的大男人坐自己床上。

也不知道他们来之前有没有洗澡洗脚,拖鞋干不干净总之,很恶心。但直接将这个理由说出来,陈乙又担心对方会误认为自己在嫌弃他们。

所以他决定略过理由,直接说结论。

好在于元旦三人本就心虚,所以对陈乙的建议迅速答应了。

四人席地而坐围成一圈,于元旦拿出扑克洗牌发牌。第一局陈乙抽到地主,略输一筹。

于元旦收牌洗牌,嘴巴也没闲着,笑嘻嘻和陈乙搭话“陈乙你多大了啊”

陈乙“十八。”

于元旦惊诧“才十八你这个年纪不是应该还上学”

陈乙眼睛眨也不眨注视着他手里翻飞的牌,回答“放暑假。”

于元旦还想说些什么,门外传来一声惨叫。

他立刻停下洗牌的动作,翻身而起将那叠扑克塞进外套口袋,严肃了表情率先往外走另外两个人跟着他出去,陈乙走在最后面,站起身时理了理自己裤子上坐出来的褶皱。

走出房间,屋外走廊已经站了一圈的人。陈乙走近栏杆往下看,看见客厅里那副挂起来的黄大仙挂像从中间被撕开了,挂像的主人正抱着自己的头满地打滚,神情痛苦。

于元旦迅速跑下楼将她扶起来,周围的人也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帮忙或嘘寒问暖。但神婆被扶起来后却一把推开了于元旦,跪地抱起自己被撕坏的挂像,往门外跑去,边跑边大喊着“没救了没救了黄大仙也救不了你”

她刚刚还满脸痛苦,但此刻跑起来却好像脚底生风,转眼间便不见了人影。被留在大厅里的人面面相觑,别墅里很快响起了大家窃窃私语的声音。

形容彪悍的光头武僧站出来,用他那两米高的法杖重重一杵地“那老太婆技不如人自己跑了,有什么可吵的你们不继续做法事了,我还要做呢不要打扰我”

窃窃私语声渐低。但在人群中,有几个胆子比较小的混子悄默默带上家伙,顺着门缝溜了。

朱珞曲起胳膊撞了撞狄星淳,低声“那个神婆来真的”

狄星淳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跳大神的。话说,跳大神对怪谈也有用吗”

朱珞“应该有用吧我看封书他平时对付鬼怪,不就像在跳大神”

“那能一样吗”狄星淳不满,反驳,“封警官是自身就有特殊能力,他看见的世界和我们看见的世界根本就不一样”

这时候于元旦也从楼梯口走上来了,但是他脸色不太好看,三人结伴匆匆回自己房间去了大概是回去商量对策了。走廊上的其他人见没有热闹可凑,也各回各家去了。

周历一路小跑到陈乙身边,颇为担忧“我看这情况这栋别墅还真的有可能不干净。要不然我们还是别贪这点钱,回去了吧”

陈乙“来都来了。”

周历有点意外陈乙会这么说,愣了下后嘀咕“你说得也对。我们来都来了,又这么灰溜溜的回去,显得我们很不本事。”

“不过你还是找机会换个房间吧我总觉得这个一号房”

周历抬头看了眼陈乙身后的门牌号,声音顿时压得更低“我总觉得这个一号房不太吉利。”

“是吗”陈乙也抬头,目光从门牌号上扫过去,语气平淡,“我不信这些。”

周历乐了“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唯物主义者。”

二人在房门口分开,陈乙回到自己房间,把房门关上后他也没有回到床上,而是背靠着房门直接坐到了地板上。

李棠稚一步三跳走到他面前,蹲下,两手曲起撑着脸颊“怎么样怎么样”

陈乙揉了揉自己眉心“刚刚确实在楼下感觉到了怪谈的气味,但是不太明显。”

李棠稚顺势在地板上坐下,嘟囔“不过,这个地方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生成怪谈的地点。”

“不重要。”陈乙放下手,呼吸,长吐气,平静道“只要有怪谈出现就行了。”

地心会追踪怪谈脚步时也并不在乎怪谈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甚至于就在今天门外摆阵法的人里面,说不定就有地心会的人。为了试探那些人里面是否有地心会的成员,陈乙这次不打算主动出手对付怪谈。

此时时间逐渐来到深夜李棠稚打了个哈欠,露出几分困倦。她换了个姿势,仍旧坐着,问陈乙“你不去睡觉吗”

陈乙指了指地板“我就在这里睡。”

李棠稚愣了愣,抬眼去看陈乙;陈乙的表情很认真,看得出来他没有在开玩笑。

她挠了挠头,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睡地板啊明明床上又软又舒服。”

陈乙耐心解释“这里的门没办法反锁,我这样坐着,如果有人试图从外面开门的话,我就能第一时间察觉了。你困了吗你困的话就先去床上睡觉吧。”

李棠稚皱着脸,视线从陈乙身上挪到那扇门上。

她苦恼的盯着那扇门好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算啦我也不是特别想要睡床,还是和你一起呆在这好了。”

说完,她挪到陈乙身侧挽住他的胳膊,整个人靠在他身上闭目养神。

李棠稚这么一靠,原本打算闭上眼睛小憩的陈乙顿时睡意消散全无。他眼睫毛抖了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狭窄的视线范围缓慢移动,目光最终落到李棠稚身上。

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起伏着,几缕黑色碎发垂在她娇嫩的脸颊侧。光这样看,总让人觉得李棠稚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完全看不出怪谈的狰狞模样。

陈乙又想到他在里世界看见的那颗猫猫头。

好好的李棠稚却要被地心会的邪教徒欺骗,分尸,光是得知这件事实就让陈乙感到愤怒。

这时门板后面传来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在一号房的房门口停下。

一股阴冷的气息隔着门板透进来原本靠在陈乙肩膀上睡觉的李棠稚骤然睁开双眼,回头看向门板。

门后面的脚步声停止了几秒,旋即又响起,继续往下一个房间走去。

李棠稚把脑袋转回来,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重新挽住陈乙的胳膊,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她的脸在陈乙肩膀上蹭了两下,隔着衣服布料,也能感觉到李棠稚身上远低于常人的冰冷温度。

屋里还开着灯,灯光将少女酣睡的侧脸照得无比清晰,连眼睫毛投下的阴影都根根分明。

一门之隔便行走着未知的怪物。但是陈乙这样和李棠稚靠在一起,反而半点都不觉得害怕;并不是陈乙有多么的勇敢,而是他本身就不太能感受到害怕这种情绪。

但平时不觉得害怕时,他剩余的情绪是空的。和李棠稚在一起的时候却不是这样和李棠稚在一起的时候,剩余的情绪变得很温暖,让他感到满足。

空的那一部分被填满了,陈乙从非人类的怪谈身上获取到了他原本无法感觉到的情绪。

陈乙微微垂眼,目光落到李棠稚手上。

李棠稚的手挽着他胳膊,垂在他外套的袖子上。陈乙的外套是深蓝色牛仔外套,神色越发显得少女皮肤洁白,连手指指节上的褶皱都温暖可爱。

他移开了视线另外一只没有被李棠稚挽住的手臂横过去,轻轻搭在李棠稚手背上。

李棠稚的手背冷冰冰的,但是又很柔软,皮肤贴着陈乙发热的掌心;这时隔壁房间传出来一声惨叫,还有咚咚咚锤墙的响动。??,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