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47. 第 47 章 无法理解

利益冲突使得二人很快就扭打起来, 周围挂着的衣服也被他们扭打的动作扯落。陈乙安静的看着,甚至往后退了一步王太太和管家的互殴是一种完全抛弃了人类尊严的互殴, 他们好像一夜之间抛弃自己的文明和地位, 像两只

他的脑子缓慢转动,旋即恍然大悟像两只猴子一样。

这时候衣帽间门外响起了陌生的脚步声,那明显不是李棠稚的脚步声。陈乙移开目光瞥了眼衣帽间的大门, 放轻脚步移到门边,将衣帽间大门打开一条缝往外看。

是那个武僧。

他拄着两米多高的法杖, 国字脸,宝相庄严,步伐沉稳。

陈乙有点意外毕竟这里是里世界,李棠稚曾经说过, 人类是很难穿过屏障进入里世界的。

难道这个武僧是灵性特别高的人吗但看他那副习以为常的神态, 似乎并不是第一次进入里世界了所以在怪谈吞噬那个男人的时候, 武僧也能听见声音吧

能听见声音, 却没有出现。

武僧瞥了眼地上裂成两半的神龛, 皱着眉, 单手立掌对着神龛念了一声佛号,随即调转脚步走进衣帽间;衣帽间内管家和王太太还在互相扭打, 他们闹出的动静很大,即使是站在门外的武僧也可以清楚的听见。

陈乙一闪身躲进旁边的长款衣服后面。

只见那武僧进门后直奔王太太和管家王太太和管家还在扭打,姿态狰狞丑陋。武僧眉头一皱伸出手,一手一个强行将二人撕开。

但即使距离拉开了,他们仍旧蠢蠢欲动试图扑上去攻击对方, 一副励志全无的样子。

武僧见状摇了摇头,单手立掌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可怜可怜。”

“二位如此姿态, 便是活着离开,想必也生不如死,倒不如让贫僧送二位一程。”

语毕,武僧从自己袈裟袖子里掏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王太太和管家。

扳机扣下发出砰的连续两声。

大概因为是在里世界,武僧并不害怕会被人发现,所以没有给手枪装。

王太太和管家登时倒在血泊之中,眼珠外凸神情狰狞。武僧放下枪正要再喊一声佛号,后脑勺突然被冰冷的枪口抵住;他悚然一惊,垂眼,眼角余光扫到地面模糊的影子。

陈乙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站在了武僧身后,他手里拿的那把仍旧是在林下县时从林纾花手上抢过来的枪,里面现在只剩下一颗秘银子弹。

陈乙“扔掉你的枪,把手举起来。”

武僧沉默片刻,他只是没能立即做出反应,便已经听见后脑勺传来对方手指微微内扣按动扳机的动静。

他不敢再犹豫,立刻扔掉了自己手上的枪和法杖,两手举过头顶“这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我也不是什么坏人。”

说话的同时,武僧眼睛紧紧盯着地面的影子,想要借此找出陈乙的破绽。但很可惜,青年的手臂绷紧,姿态戒备,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可以被偷袭的空门。

武僧暗自遗憾,但也没有就此投降或者放弃的打算。

陈乙盯着武僧光亮的后脑勺,思索片刻,问“这里的怪谈已经死了,地心会打算怎么处理”

武僧讪笑“地心会怪谈小兄弟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一句话也听不”

抵在后脑勺的枪口下移,对准他肩膀锁骨的位置开枪。秘银子弹出膛的瞬间掠过空气带起高温,将枪口附近那块皮肤烧得焦黑。

武僧闷哼一声,冷汗布满额头。

他身体晃了晃,两手抓住衣柜以此来支撑自己,同时他感觉到那余热未退的枪口又游走到了他的后脑勺。

没有头发的阻隔,那块贴着枪口的头发被烫出一股子油脂上烤架后独有的香味。

武僧脸上肌肉抽搐,片刻后,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骤然在陈乙面前炸开。

爆炸来得突如其来,即使陈乙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但衣服上仍旧沾到了一些红白相间的软组织。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已经脏掉的衣服外套,抿了抿唇,伸手扯过一边衣橱里价格不菲的高定裙摆,用力在自己外套上擦了擦。

武僧脑袋爆掉后,无头尸体噗通一声倒地。李棠稚蹲在尸体旁边,从她的影子里爬出一只老鼠,跳进烂西瓜似的脑组织残留里搅动。

片刻后,老鼠捧着一样东西发出吱吱的声音,兴奋地将那东西碰到李棠稚面前来献宝。

那是一颗小小的黑色钉子,钉头是颗黑色猫猫头。

李棠稚拿起钉子抛给陈乙陈乙单手接住,疑惑“这是什么”

“不知道耶。”李棠稚老实回答,“不过上面有怪谈的气味。不是那种杂鱼,而是”

以李棠稚的词汇量,一时半会没能想出十分贴切的形容词。所以在皱着眉纠结了好一会儿后,李棠稚干脆伸出两只手比划了一个很大的圆“像是月亮被甩出去的那种怪谈。”

陈乙“好怪的形容词。”

李棠稚撇了撇嘴“那是因为我说怪谈的语言你也听不懂啊,用人类的词汇就是很难形容这种东西的嘛”

陈乙将那枚钉子放进外套口袋里,牵起李棠稚的手绕开地上尸体,走出房间。

李棠稚“我试着问了一下那只怪谈,她说自己原本是待在人类的警察局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被转移到了这栋别墅,王太太和那个管家向她许愿要黄耀祖的命她接受了条件和供奉,就去取了黄耀祖的性命。”

“但许愿不仅仅需要条件和供奉,还需要对等的代价。王太太他们想要黄耀祖的命,那么就也要对等的付出生命才行。”

陈乙并不意外,闻言轻轻点头。

倒是李棠稚,十分疑惑的问“可是王太太和黄耀祖是夫妻,在人类关系里,夫妻不是互相相爱的男女吗”

陈乙“倒也不是每对夫妻都很相爱。”

李棠稚“不相爱的话不可以离婚吗为什么要杀了他呢人又不像我们一样长命,人被杀就会死,死了就没有了呀”

陈乙垂眼看向李棠稚少女秀气的眉微微皱起,脸上带着纯粹的疑惑。

她发出这样的疑问并非因为同情黄耀祖,只是对人类的这种行为感到不理解。

怪谈会杀死怪谈,是因为大部分怪谈本质上是单独的个体。就像李棠稚和水波怪谈,虽然在人类眼里它们都是怪谈,但在李棠稚眼里祂看对方时,就和人类看一只猴子没什么区别。

李棠稚就是李棠稚,祂自身便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存在同族或者同类之类的概念。

但李棠稚曾经以人类的身份上过学。老师告诉她人类与人类之间是同胞关系,是这个地球上的命运共同体。

所以人类要关爱人类,人类要照顾人类,因为他们是同类。

可李棠稚看见的人类却不是这么回事。

这让李棠稚很疑惑。

人类中学书本上所教育幼崽的东西似乎并不能给他们,在人类社会生存下去的经验。

这很奇怪对李棠稚来说,祂很难理解即使单单从生存的角度来说,就像羚羊会教自己的孩子奔跑,老虎会教自己的孩子捕猎,任何队伍群体,它们在幼崽成长期所教育给幼崽的,都是生存技能。

但人类不一样。

人类的学校会教育幼崽诚实,善良,温顺。

但人类的社会往往不会优待拥有这些品质的人类。诚实的人会被嘲笑,善良的人会被愚弄,温顺的人会被欺压

这让怪谈很困惑。

陈乙回答“因为人太多了。”

李棠稚“太多了”

“嗯,太多了。”陈乙点了点头,声音平静,“因为到处都是人,亿万万的人,所以死上几十万个,也像数字的变化一样让人麻木。”

“人和怪谈不一样的,人是那种当他们拥有很多时,他们就会毫无节制的挥霍,但他们发现自己已经一无所有时,就会开始珍惜了。”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类,那么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爱护对方,帮助对方,扶持对方的。”

“好怪。”李棠稚眉头一皱,得出结论,“无法理解。”

两人回到房间,此时屋外天色还没有完全亮。陈乙推开窗户往远处望,看见王太太的人工马场上,几匹小马正在悠然的踱步。

它们应该是从小被一起养大的马,绕着山坡撒欢跑一圈后又凑成一堆,亲昵的互相蹭着对方脸颊。

陈乙盯着那几匹马发呆,直到东方逐渐升起太阳,天地间都被照亮。他的眼睛因为强光而微微眯起,脸庞却因为初升的太阳而感到温暖。

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沐浴在阳光之中,显得温暖又可爱。

明明看着这样漂亮的场景,而陈乙脑海中浮现的却是王太太和管家抛弃一切理智不顾尊严扭打在一起的模样。

人类丧失理智之后原来是这样丑陋的模样吗

王太太也死了,黄耀祖和她没有孩子,遗产应该会被家族里的其他人瓜分吧

陈乙不是很关心这些事情,收回散漫思绪后转身他回房时虽然天色未亮,但陈乙并不想在门都无法锁上的房间里睡觉,所以才走到窗户旁边醒神。

但他一回头就看见了缩在床上睡得正香的李棠稚。

陈乙愣了愣,有点意外。但转念一想,李棠稚又不是他,她在里世界跑了一晚上,现在睡着了也很正常。??,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