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52. 第 52 章 像兔子一样

章林江跟着信佛的学长回到了101宿舍宿舍里的另外两个学长也已经回来了。

之前说过, 汉语言专业阴盛阳衰很严重,再加上汉语言专业并不是星符大学的重点专业;当初章林江原本是不想报考这个专业的,单纯是因为想考的专业成绩不够, 但又喜欢星符大学, 这才接受调剂转来了汉语言。

他们这届汉语言就章林江和陈乙两个男生。陈乙被调去了同级的其他宿舍, 章林江现在住的是高年级的宿舍, 整个宿舍除了他一个新生外,另外三个都是学长。

给陈乙他们送檀香的学长叫包闪, 另外两个学长,信天主教的叫祝善, 信泰国佛教的叫丘子仓。

祝善正在做晚祷告, 双手合十十分虔诚,他的书桌墙壁上贴着一张耶稣受难像。那张画像本身就带着一些可怖的宗教色彩, 在灯光暗的地方便显得更加诡异了。

章林江多看了两眼, 顿觉头皮发麻,于是移开视线又去看另外一边丘子仓的桌上摆着一个木雕金身童子像, 他也虔诚的在对着童子像拜拜。

再加上刚进门的包闪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开始点香, 一股檀香的气味顿时填满整间宿舍。

章林江心里顿时冒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辅导员申请换宿舍。

他爬上床也没心思打游戏了, 用微信给陈乙发消息。

章林江我要疯了,我们宿舍的学长们也太虔诚了吧居然还有念经和做晚祷告的, 我们宿舍里不会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吧

陈乙

章林江我宿舍里三个学长,一个在那捻佛珠,一个在那对着耶稣受难像做晚祷告, 还有拜泰国神像的,鬼知道那神像雕的啥玩意儿

陈乙你们宿舍里点檀香了

章林江点了,包闪学长一回来就点了, 他虔诚得不得了。

陈乙看着章林江发来的信息,沉默。直到耳边骤然响起柔软的女声“唔,这么看的话,他们宿舍确实不太正常耶。”

是李棠稚的声音。

她说话时靠陈乙太近了,呼吸喷洒到陈乙耳朵上。陈乙整个人一激灵,翻身,没注意自己已经在床边,翻过护栏摔下去;他在椅子上磕了下,反应过来,很快的调整落地姿势,没受什么伤,就是落地动静很大。

其他床位上的人纷纷被惊动,扭过头去看陈乙陈乙懵了两秒,抬起头,看见上床护栏后面探出李棠稚的脑袋,她歪着头看着陈乙,那张甜美可爱的脸蛋上带着无辜的表情。

和陈乙床位挨着的林余之问“你没事吧”

陈乙站起身,拍了拍自己屁股“没事不小心翻下来了。”

见陈乙确实像个没事人,其他人才松了口气。戴章伸手拍了拍自己床位上的护栏,道“这护栏确实挺矮,女孩子睡可能刚刚好,我们男生一翻身就要滚下去。”

“就是就是,这能不能投诉啊”

“估计得去官网底下留言吧”

舍友们三言两语,聊天的方向便偏离了原本的渠道。

陈乙摸了摸自己睡衣口袋里的檀香块,从桌子抽屉里拿出打火机,安静的走去了阳台。

其他人见他拿了打火机,还以为他是去阳台抽烟,就没有多问。

陈乙独自来到阳台,用打火机点燃了那块檀香。

很快檀香便升起袅袅白烟,在夜色中扶摇向上。陈乙侧身靠着阳台护栏,脸被白色烟雾淹没。

他短暂的恍惚了一瞬,眼前白烟骤然变的浓郁。

白烟在陈乙眼前翻滚,最终虚构出一个巨大庄严的佛像。在佛像面前的人类便如蚂蚁一般渺小,体型的巨大反差令人不自觉对佛像心生敬畏,想要跪下叩拜。

陈乙伸手挥了挥,白烟飘散,佛像化作虚无。

刚才那佛像对他的压迫感,陈乙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和李棠稚相处的原因,陈乙对这类事情的免疫能力已经变得很强。虽然亲眼看见了烟雾幻化佛像,但陈乙仍旧对神佛没有什么信任和敬畏心。

他平时挂在嘴边的不信神佛并不是指完全不相信这类东西的存在,而是单纯指陈乙对这种东西即使神佛真的存在陈乙照旧无法信仰或者依赖他们。

陈乙低头看向那块被他搁在栏杆上的檀香,檀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燃完了。他再转头看向宿舍,却发现宿舍里不知何时熄了灯。

空气中还残留着檀香的气味,陈乙垂眼,拿出手机给章林江发信息,发短信时他看了眼时间,距离他出来点檀香那会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但陈乙一点感觉都没有,总觉得只是一晃神的功夫,再睁开眼睛这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那是因为在你注视着虚影的时候,自身的时间就已经被扭曲了哦。”

陈乙侧过脸,看见李棠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身侧。

她面朝着外面,手臂搭在阳台护栏上刷了一层灰色油漆的护栏,显得她手臂更白,不是惨白,而是一种非常健康,透出血肉颜色的白。她黑黝黝的眼瞳里落着夜色,视线直直望着远处的群山。

平时李棠稚总是一副万事不上心的模样,但这种时候,陈乙注视着李棠稚的时候,却感觉李棠稚其实也有心事。

她的脑瓜子里有很多事情在想,好像很忧愁似的。

沉默了一会,陈乙抬手摸着李棠稚的脑袋;李棠稚迅速反应过来,脸上那种略显早熟的表情褪去,自发的用自己脑袋蹭了蹭陈乙掌心,抬眼看他时脸上又是甜甜的笑容。

虽然檀香对陈乙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闻完那个味道他还真有点困。

舍友都睡了,陈乙轻手轻脚的回到宿舍,爬上床躺下,准备睡觉。他刚躺下,就感觉旁边的被褥也塌下去一块陈乙迅速转头,看见李棠稚躺在他旁边。

学生宿舍的单人床一个人睡还算绰绰有余,但如果要躺下两个人,距离就变得局促起来。

李棠稚睡在陈乙旁边,胳膊几乎靠着陈乙的胳膊。陈乙一激灵,翻身,重蹈覆辙,又摔下去;但这次他没有摔到地上,他人刚从护栏上翻下去,李棠稚已经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

不管外表多么娇小可爱,但李棠稚毕竟是怪谈。

所以即使陈乙个头是她的两倍,她也能轻松的拽着陈乙又把他拖上床。陈乙身体因为惯性而往前捎了捎,李棠稚脑袋恰好抵着他胸口。他睁大眼睛,心跳加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什么姿势才好。

但李棠稚却身子一偏,整个人偎进陈乙怀里。

陈乙有锻炼的习惯,身材很好,宽肩窄腰,肌肉线条饱满分明。

李棠稚胳膊搭到陈乙肩膀上,搂住他脖子,她手掌心摸到陈乙后脖颈,以及后脖颈往下的肌肉;陈乙太紧张了,以至于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崩得很紧。

他深色的皮肤就算发红了也不明显,但李棠稚挨着他,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皮肤很烫。

李棠稚曲起膝盖她穿的裙子,刚过膝,稍微一动作,裙子的布料就爬上去了,露出少女粉白娇嫩的膝盖。

她膝盖隔着睡衣布料顶了陈乙一下,陈乙浑身僵硬,而李棠稚脸上则带着天真又狡黠的好奇。她手指戳了戳陈乙胸口,青年身上绷紧的肌肉摸起来很硬,但又不是铁块石头那样冰冷的硬。

还活着的人类肌肉绷紧后显得坚硬又柔韧。

“李棠稚”

陈乙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她的名字,一只手按在了李棠稚的膝盖上。他手上稍微用了点力,把李棠稚的膝盖推远,细密的汗缀在他鼻尖和下颚,他垂着眼,呼吸比平时更急促,嘴唇紧紧抿着。

男生开窍要比女生晚点,所以中学那会陈乙就算被李棠稚亲了,也没有往那方面想。

可他现在毕竟是个青年人了。

年轻身体面对诱惑有了诚实的反应。但对于毫无经验的陈乙而言,他下意识为这些反应感到羞耻和难堪。

即使和李棠稚默认了交往中的,犹如恋人一样的关系。

但陈乙目前还没有想过自己可能和李棠稚做爱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心理问题,在遇到李棠稚之前,陈乙眼中男人和女人并没有本质意义上的区别。

这也就导致了陈乙日常生活中根本不会去看任何的片子,即使会有一些正常的生理反应,但也会选择冲冷水澡或者直接去写套卷子,将多余的精力发泄出去。

他生活得相当禁欲,在他的认知中爱与性是可以完全剥离开的。

陈乙对李棠稚的一见钟情本就不是正常人类对待爱意该有的心动,而纯粹是更高维度生命降临到现实世界那一瞬间,对人类固有概念造成强烈冲击从而诞生出来的感情。

他对李棠稚的爱本就不具备任何性的成分。

但陈乙自己也没有发现,即使在他的理智中李棠稚和性没有关系,但年轻的身体却会自动捕捉一切带着暗示的东西。

少女柔软健康的肤色,长而密的眼睫,芬芳的唇瓣。

陈乙把脸扭开,却仍旧能感觉到李棠稚的吐息喷洒在自己脖颈和喉结上。

他无意识咽了下口水,那枚喉结随着吞咽动作而上下滚动。

单人床太窄了。

窄到即使陈乙把脸转开,也无法完全避开李棠稚。

李棠稚勾着他脖颈的手改为捧着他的脸,他脸上皮肤发烫,贴着李棠稚冰冷的掌心。

“人类身体成熟后,是可以二十四小时随时进入发情期的像兔子一样耶,陈乙。”??,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