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53. 第 53 章 圣玛丽大教堂

第二天要去班级报道。

大家刚从中学升上来, 虽然经历了一个暑假的放纵,但在作息时间上仍旧保持了高中时期的自律,七点多快八点时基本上就陆陆续续的起床了。

戴章最先醒来。

他怕食堂人多抢不到饭, 特意定了七点的闹钟。本以为七点起来的自己会成为宿舍里最早起床的人, 结果戴章起来时, 却发现陈乙比他更早起来,正在阳台晾被单。

戴章瞪大眼睛,心里蹦出来一种晴天白日里见了鬼的感觉怎么会有人一大早起来洗被单啊大家的被单不都是昨天才换上的吗

难不成陈乙是个洁癖

戴章看了眼陈乙异常整洁干净的桌子, 对自己的想法顿时更加肯定。

这时陈乙晾完被单,单手拎着水盆进宿舍。

他已经换好了一套休闲的私服,单层长袖,为了方便晾衣服, 两边袖子都被陈乙卷过了胳膊肘;晨光从他身后照进来, 在他胳膊边缘勾出一圈漂亮的金光。

青年的胳膊上肌肉线条随着动作而舒张, 略深的肤色也无端透露出几分性感。

戴章是铁直男,没t到, 就觉得陈乙肌肉练得挺好。

他和陈乙打了声招呼, 然后自己去洗漱了。他们宿舍四个人三个专业, 去报道的教室都不一样;陈乙把水盆放回桌子底下,换了鞋背上书包下楼去找章林江。

陈乙出来得早,本来以为自己还要在宿舍楼门口等一会儿章林江的。结果等他走出宿舍楼, 却发现章林江早就等候在那了。

章林江神色看起来有些憔悴, 好像一整晚都没有睡好的样子。

陈乙走到他面前, 关切了一句“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章林江用他那张苦瓜脸哀怨的望着陈乙, 道“昨天晚上包闪学长在我床脚念了一晚上的佛经,我被吵得根本睡不着。”

“原本想着睡不着就干脆起来上个厕所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陈乙“什么”

章林江提高嗓音,崩溃“我看见丘学长在厕所下水道口那边收集头发, 往他那个金身童子雕像底下放,草我当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脑子里什么日本恐怖片都轮了个遍”

陈乙看他“所以你最后上厕所了吗”

章林江没好气“我没有被吓尿就不错了,你还想让我进去上厕所吗想都别想”

“这个宿舍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今天去教室报道,我一定要和辅导员说转宿舍的事情”

两人去食堂买了早饭,章林江还在喋喋不休抱怨他宿舍里的奇葩舍友们。陈乙听着,是不是附和两声,转手把自己盘里剥好的鸡蛋递给李棠稚。

李棠稚吃两口,打哈欠,露出困倦的表情。

今天没有排课,主要是领书和认识一下辅导员。教学区和宿舍区是完全分开的,从宿舍区走到教学区需要二十分钟;这还是以陈乙和章林江这种年轻青年的体力来算,如果是体质稍微弱点的,可能要走上半个小时不止。

走到教学区时便可以远远看见圣玛丽教堂的尖顶,有几只鸽子正栖息在教堂屋顶上,白色的羽毛在阳光下被照得闪闪发光。

领完书,章林江去找辅导员说转宿舍的事情,陈乙则脱离大部队,向着新建的圣玛丽教堂走去。

圣玛丽教堂更准确的位置应该是在星符大学的校外。但是因为大学没有立起明确的护栏规定范围,四面无缝和周围的大山与村庄接壤,所以陈乙从校内走到圣玛丽大教堂也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只是走直线会需要横跨一片稀疏的桃李园和低矮的芦苇区罢了。

但对陈乙的体力而言没什么难度。

穿过芦苇区时,李棠稚折下一支芦花穗子举在手里。偶尔有闷热的夏风吹过,吹得她手中那支芦花穗子微微欠身,细小的棉絮被扯下,在风中飘摇。

圣玛丽教堂占地面积不大,但外表修建得十分精巧可爱,白色大理石的拱顶上彩绘着圣母玛利亚的画像。

在教堂门口的石台上则刻着教堂的动工时间和竣工时间。陈乙站在石台面前看了看确实是三年前开始建立的大教堂,修了半年就完工,速度和效率都相当快了。

“这位先生,现在不是祷告的时间,您是来参观的吗”

温和舒缓的男性声音自头顶响起,陈乙抬头,看见台阶上站着一个明显亚洲人长相的神父。

他点头“嗯,听朋友说这里有个天主教堂,我对天主教挺感兴趣的,所以就想着走过来看看。”

神父微微一笑“那正好,我可以带着您在里面转一转,为您讲述一些古老的故事。请吧”

陈乙跟在神父身后进入教堂,那扇巨大的门在陈乙面前被推开。

教堂内部的窗户安得又高又大,光线透过三色玻璃铺在大厅深棕色桌椅上。空气中有一种木料被太阳烤焦的甜香气味,在温吞的蔓延和包括着所有进入这座教堂的人。

那些炫目的光照射在神父黑色的长袍和白色领子上,照得他那张温和的脸似乎也被镀上一层神性。

李棠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前面,她蓬松的,带点自然卷的黑色长发又披散下来了,黑发的边缘被太阳光勾画出一层模糊的金边,她像一个被放置在太阳光底下的陶瓷娃娃,浑身上下处处都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陈乙目光不自觉的注视着她,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她穿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蓝色碎花裙,是条很朴素的裙子,没有平时穿的宫廷风那么华丽。但这样朴素的裙子却显得李棠稚皮肤很白,她站在教堂中央,三色玻璃透了一层的光照在她身上,显露出一种人类身上少有的美好。

干净,无暇,美丽。

人类一切的,用来赞美青春美好蓬勃生命力的词汇,都不足以用来形容李棠稚。

不足以用来形容陈乙所看见的李棠稚。

他正在以一颗虔诚的心爱着李棠稚,正如狂教徒对神明的信仰。

神父走到讲台上,拿起一本圣经。在他身后是巨大的耶稣受难雕像,洁白大理石雕刻出来的巨大石像,圣洁得令人心醉。

在这样美丽的氛围中,神父开始用他温和的声音诵念圣经。即使是陈乙这样的无信仰者,也不得不承认神父念得很好,让人有种心灵都被洗涤了的感觉。

李棠稚背着手走到了那尊巨大的耶稣受难像底下,仰起头望着那尊雕像。

她脸上总是挂着的笑容不见了,注视雕像的目光显得若有所思。陈乙不自觉将注意力从神父的声音转移到了李棠稚身上,他察觉到进入圣玛丽大教堂后,李棠稚的反应就有点奇怪了。

这时,神父突然合上圣经“您好像对这尊雕像很感兴趣。”

陈乙愣了愣,有点尴尬,连忙收回目光。

他是个无神论者,当然不会对耶稣像感兴趣。他之所以一直看着神像,是因为李棠稚站在神像面前罢了。但显然这种话不能用来回答神父,所以陈乙清了清嗓子改用更为靠谱的说法“觉得这个雕像看起来很好看。”

神父微笑“或许您是有悟性的人,所以才能和圣子像共鸣。”

陈乙“”

这也叫共鸣

他沉默片刻,有些生硬的扭转了话题“我听我同学说,三年前圣玛丽大教堂遭遇了一场火灾,所以才迁移到这重建的”

“是啊,那可真是一场大火呢。”神父转过头看着巨大的雕像,脸上露出悲悯的表情,“不过有主的保佑,我们终将会重建受损的家园。”

陈乙“当时那场大火有留下幸存者吗”

神父指着自己,微笑“我就是那场大火唯一的幸存者。原本我只是教堂收养的孤儿,是那场大火让我相信了主的存在,所以在侥幸活下来之后,我立刻就献身于主,为祂奔走人间。”

神父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乎陈乙的预料。他再度仔细打量神父穿着黑袍的神父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人,三年前他也不会比现在小多少。

光看外表,也完全看不出神父身上有什么被烧灼过的痕迹。

就在这时,陈乙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向神父说了声抱歉,拿着手机走到稍远的落地窗面前接通。

是章林江的电话。陈乙刚一接通,章林江活力十足的声音便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陈乙你跑哪去了我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转了半天都没有看见你”

陈乙“我在圣玛丽大教堂。”

章林江声音难掩诧异“你去哪里干什么等等,等等,你不会打算信天主教吧”

章林江突然变得惊恐的语气让陈乙感到几分好笑。

但他也没有吓唬章林江的想法,如实回答“对当初着火的大教堂有些好奇,所以过来看看而已,马上就回去了。”

章林江立刻道“那我在教学楼这边等你。”

陈乙看了眼时间,默许了章林江的话。他对神父比了个再见的手势,拿着手机边讲电话边往外走,问章林江“你不是去找辅导员说换宿舍的事情了吗辅导员怎么说”

“别提了,”章林江沮丧回答,“辅导员说回头给我安排,但今年新生有点多,就算是给我换宿舍也要等调剂,少说要等个两天才能有结果。”

“两天啊我能不能活过今天晚上都不知道,我那个神神叨叨的宿舍真的过于离谱了。”??,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