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63. 第 63 章 我和不控姐姐的人没什么……

陈乙原路返回离开了圣玛丽大教堂, 回到宿舍。

此时天色已晚,但陈乙进门扫了眼室内,却没有看见章林江。他眉头微皱, 偏过脸问就近的戴章“章林江呢”

戴章“林江他说他饿了,去食堂吃宵夜。哦对了, 你有什么想吃的宵夜吗可以给林江发消息,让他顺路给你带回来。”

当然, 戴章会补上这一句, 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关心陈乙。只是章林江在出门前问过他们,说可以帮忙带宵夜章林江和陈乙是好朋友,而陈乙昨天又展露出了格外强硬不好惹的一面,所以戴章今天态度就不自觉温和了许多。

即使他并不知道陈乙的真实家庭情况。

但章林江也说过陈乙是富二代,人本能的还是会对财权拥有者感到敬畏。

陈乙把包放到桌子上,拉开椅子坐下“不用了我不饿。”

他拿出手机给章林江发了个消息,然后起身拿衣服去洗澡。

戴章见他在开衣柜拿衣服, 于是歪着脑袋又补了一句“浴室还没人用过, 放心洗吧。”

陈乙“谢谢。”

崔杨冷哼一声, 表情有些阴阳怪气。

学校食堂。

章林江点了鸭血粉丝。

不得不说虽然同宿舍的学长们性格千奇百怪,但推荐的食堂招牌菜是真的不错, 至少这家鸭血粉丝非常对章林江的味道。

他是一个人坐。

这个点食堂的顾客少得可怜,整个用餐区只有零星几个人,还都坐得很散。有个端着牛肉面的中年男人在章林江对面坐下, 拆开筷子。

借着一次性筷子塑封被撕开的刺啦声, 中年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也传进了章林江耳朵里“杨桃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让嫦娥去帮她了吗嫦娥和杨桃加起来,还打不过那个怪物”

章林江“好问题。”

中年男人眉头一皱,微怒“你少给我打机锋有话直说”

章林江把嘴里的粉丝咽下去, 抬脸时表情无辜“直说的话就是我也不知道。嫦娥死了我也很难过,但你要问我为什么,那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在现场。”

“怎么你们没有派人去现场盯着哦也对,你们进入里世界应该会被污染,所以比较害怕是吧”

“”中年男人被他噎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章林江抽了张面巾纸擦嘴,温和无害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别紧张嘛,只是损失一条腿而已。反正都已经让她拿到一部分的腿了,不如我们将计就计,试试别的计划董维系的情况怎么样”

中年男人“现在稳定多了,已经可以自己进行捕食活动,攻击性和服从性也很高。怎么你也想要它”

章林江连忙摆手“别别别,我对雄性过敏,还是继续和我的月亮小队玩儿吧,你们自己找个灵性高的人去养它,反正教会内部还有别的地使。”

中年男人紧紧盯着章林江的脸,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些许破绽。

但青年那张温和无害的脸上始终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这让中年男人感到些许的恶心。

他嗤笑“我看你还挺关心它现状的。”

章林江“我自己捞回来的教徒嘛,关心一下下场而已。”

他吃完了,起身拎起旁边给舍友打包的宵夜正要离开忽然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章林江低头看手机,看见是陈乙发来的信息。

陈乙在食堂

章林江刚吃完,你回来了

他信息发出去,等了两三分钟,陈乙没回。章林江猜应该不是什么急事,是急事的话,陈乙就不会弧那么久了。

于是他又把手机放回裤子口袋里,拎起打包好的宵夜,转身欲走。

中年男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陈乙的消息吗”

章林江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中年男人冷笑“你别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不会和那个人做了段时间的假朋友,就真的以为你和他是朋友了吧”

他略带嘲讽意味的话语对章林江没有任何影响,章林江还是那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等到路过一楼奶茶店时,章林江甚至还买了杯西瓜汁。他走出食堂,一边喝西瓜汁,一边侧过脸,远远眺望圣玛丽大教堂高高的教堂尖顶。

在章林江身后,一只十二翼洁白翅膀簇拥的硕大眼球,静静悬立。而在十二翼眼球身边,亭亭玉立身披飘逸衣裙的白色剪影,于诡异中又透出几分温婉。

章林江嘀嘀咕咕自言自语“本来我是不接受我的精灵球里有漂亮姐姐以外的宝可梦,但是神话生物又没有男女之分说到底都是陈乙的错,嫦娥那么漂亮,那臭小子怎么狠得下心对嫦娥的脸开枪”

“嘛,不过也可以理解。他喜欢李棠稚那型的,呸死萝莉控,老子和不喜欢姐姐的没品味的东西没什么好聊的”

陈乙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到处找吹风机。

这时候章林江刚好回来陈乙床位靠门,章林江一开门他就闻到股食物的味道,和他刚洗过澡的沐浴露气味混在一起。

章林江“你给我发消息干什么”

陈乙“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说话时,陈乙瞥了眼章林江手上拎着的东西。

其他床位上的人也纷纷凑过来,瓜分章林江手里拎着的宵夜,在问价后分别用手机转账给了章林江。

陈乙不习惯睡觉的地方被填满食物的味道,但也没有说什么,拿了吹风机去阳台吹头发,顺便也把阳台门关上,用以隔绝屋内那股浓烈的食物的味道。

吹风机响起的噪音缭绕于耳畔,在这种频率稳定的重复噪音中,陈乙习惯性的进行思考。

这种时候他不禁又想到了圣玛丽大教堂那只被杀死的怪谈,和在杨家别墅被自己开枪射杀的白色剪影。

白色剪影的反应,力量,给陈乙的感觉都像是怪谈。但怪谈不应该这么轻易的被普通秘银子弹杀死它真的是在大教堂里杀死那只怪谈的凶手吗这只是单纯的怪谈与怪谈之间的战争,还是和地心会有关

自从离开林下县后,陈乙也有继续在网络上关注地心会的论坛。但那个论坛最近变得不太活跃,偶尔发出新帖子,也并不是陈乙想要的内容。

也有在关注社会新闻里看似和怪谈相关的事情,但目前为止仍旧没有抓住地心会的尾巴。

现在想来,他距离地心会最近的两次,一次是在林下县,一次是在王太太的别墅那个进入里世界的武僧,极有可能就是地心会的成员。

当时本来就快要从他嘴里撬出消息来了

结果没想到他的脑袋会突然爆炸那颗黑色的钉子又是什么东西呢诅咒吗

武僧应该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有这种东西,否则也不会动摇的想要对自己坦白。他坦白是为了保命,如果自己脑袋里有这种东西的话,应该会想着说点别的什么谎话糊弄过去不过地心会若是一开始就不在乎他的死活呢

这样的话好像他说真话还是假话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陈乙的短发很快就吹干了。

他放下吹风机,长舒出一口气。没有了吹风机的热风环绕,夏夜的凉爽迎面拂来。陈乙身体微微前倾,两手扶着栏杆往远处望去。

夜色中,月光和路灯的光互相融合,温柔的纠缠。行道树起起伏伏的树冠,宛如绵延起伏的山线。

“陈乙”

阳台门被打开,章林江喊着他的名字;陈乙回过神来,侧脸看向章林江,表情有些困惑。

章林江道“戴章他们学生会举办了一个新生联谊会,就在学校附近的一家ktv,问你去不去。”

陈乙“什么时候”

章林江“明天晚上。”

陈乙想了想,开口“你去吗你去我就去。”

章林江眼睛一弯露出笑脸“我去啊,能认识学姐多好的事那我和他们说我两都去”

“好。”

第二天照常上课,陈乙稍微关注了一下新闻,但并没有看见自己想看的,和杨家相关的新闻。

虽然没有看见类似的新闻,但是陈乙并不意外。杨家毕竟是星符市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就算家里真的有人出事了,也轮不到这些三流报纸拿来博眼球。

有些新闻能报,但有些新闻报了就会破产。

他重新登录黑市的网络交易,刷新界面,这时一个新弹跳出来的商品吸引了陈乙的注意力售卖附有破魔纹的秘银子弹,价格面议。

陈乙点进那个界面,里面有一个联系商家的对话平台;当然,因为是黑市专用的交流平台,所以联系商家也只是打开了一个可以和商家账号对话的对话框,平台并不会商家的联络方式。

他发过去一个在吗,对方很快就回复了。

12213在。

12213要买秘银子弹

喷火龙价格

12213五万一盒,一盒十二颗,不要中间人,面交验货。

喷火龙地址。

12213给陈乙发过来一个地址,巧合的是那个地址陈乙并不陌生就在林下县的镇上,一家奶茶店。

林下县离陈乙的学校也很近,他骑自行车的话二十分钟就能到。但在陈乙的惯性思考中,这个世界可不存在什么巧合;光是这个过分逼近的距离,就让陈乙在第一时间起了疑心。

尽管心中感到无比怀疑,但陈乙的回复仍旧简单迅速,没有露出一丝迟疑让对方察觉。

不管对面是什么人,总要先见过面才能确定。陈乙不是那种会因为疑心,就放过机会的人。

二人协商了一下时间,约定好明天午饭时间在奶茶店碰头。

很快就到了傍晚,时间开始接近新生联谊约定好的时间。大学生终于可以摆脱校服的束缚,可以穿衣自由而且还是去参加这种聚会,宿舍里的男生们都有些兴奋,不太熟练的对着浴室那块巴掌大还碎成三块,用胶布粘一粘还在勉强使用的镜子,努力的捯饬自己。

当然,陈乙无法理解他们的这种兴奋。

对于陈乙来说,他只是觉得去参加这个聚会,会显得自己更加合群一点罢了。

章林江拿着一罐发胶,问陈乙“要抹发胶吗”

陈乙迅速拒绝“不要。”

他讨厌发胶黏在头发上的感觉,会让他想到陈并小时候趴在他头顶睡觉,然后把鼻涕流到他头上的感觉。

很恶心。

章林江耸了耸肩,转头又挤进厕所“唉让让让让,我也照一下”??,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