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67. 第 67 章 新的嫌疑人

陈乙和章林江被请去了就近的警察局并不是单独审讯室, 房间里还坐着其他人,正是陈乙的另外两位舍友, 戴章和崔杨。只不过他们此刻都神色萎靡的躺在沙发上, 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连陈乙和章林江进来了都没有发现。

给他们领路的警员道“章林江,你先在这休息, 陈乙和我们去写笔录。”

陈乙觉得这句话极有可能是借口。

林纾花都出现了, 说明三组已经完全插手了这件事情。郁队长本来就怀疑自己和地心会有关系,现在教堂失火事件和ktv学生惨遭虐杀事件,又刚刚好这样巧合的都能联系到陈乙身上。

三组的人恐怕早就怀疑他怀疑得不行了。

另外一间休息室内。

林余之捧着稀释过污染抑制剂的热可可猛喝一大口,脸色苍白,眼眶青黑, 一副熬了三天三夜马上要猝死的模样。

林纾花在他对面坐下, 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夹“说说吧, 你对昨天发生了什么有印象吗”

“昨天晚上”

林余之捂住自己额头,脸部肌肉抽搐着拧成一团。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只要稍微回忆就会感到头痛欲裂但好在林余之并非全无记忆。

“我记得我和舍友去ktv吃饭,我们吃得很晚,大概呃十一点多吧,因为第二天还有早八, 所以就先散伙回宿舍了。崔杨喝得特别醉,我和舍长一左一右的扶着他走”

“我们我们走着走着唔”

林余之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痛苦起来,原本只是捂住额头的姿势, 也变成了两只胳膊完全抱住自己脑袋。林纾花见状连忙倾身握住他的胳膊“好了,就到这里吧,不要再回忆了”

她的声音将林余之从会议中惊醒。

林余之大口喘气,回神后才意识到自己后背不知何时出了一层黏腻的冷汗。他连忙端起桌子上没喝完的热可可一饮而尽, 在热饮料的抚慰下,林余之脸色渐渐好转。

他抬起脸,忐忑的望着林纾花“姐,我如果回忆不起来的话,是不是会影响你们抓住凶手啊”

林纾花眉头一皱,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这是非自然事件,你不管能不能回忆起来,都不会影响我们的案件进度。倒是你,如果感觉很不舒服的话,最好不要强迫自己去过度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精神污染对人类的脑子所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我可不想自己弟弟变成傻子”

林纾花都这样说了,林余之也只好暂时放弃回忆。

林纾花顺势问道“你开学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舍友们感觉怎么样”

林余之对自己的姐姐没有丝毫怀疑,林纾花这样一问,他的思绪也很快便跟着林纾花问问题的思路跑走,回答“挺好的,大家都很和善。”

林纾花“有没有那种,平时行为举止特别奇怪,或者身上有些地方异于常人的舍友”

林余之愣了愣。不知为何,在林纾花问出这个问题时,他的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了章林江手腕上的那圈纹身因为姐姐在三组就职的缘故,林余之对怪谈之类的事情也略有耳闻。

他从小灵性就比普通人更高一些,偶尔也会看见那些人类双眼无法看见的东西。每每不小心窥见了那些东西的真身时,林余之都会感到头晕耳鸣,伴随着精神上的强烈不适感。

而章林江手腕上的纹身,则给了林余之一样的感觉

他抿了抿唇,道“是有这么一个比较奇怪的人。但他不是我的舍友,是陈乙的朋友,因为和原本的宿舍相处不好,在换宿舍之前暂时住在我们宿舍。”

“他的手腕上有一圈纹身,看起来很像是佛经还是什么东西组成的。之前我们凑在一起打牌的时候,我无意中看见了,当时就觉得很不舒服,耳朵边冒出了很多奇怪的声音。”

林余之的回答让林纾花大吃一惊。

她刚开始问这个问题时,其实心里就已经觉得弟弟嘴巴里下一秒就要冒出陈乙的名字了。但林纾花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章林江的事情。

林纾花自然也知道章林江。虽然陈乙作为市长的儿子,大部分资料都不好调查,即使是郁队长亲自去调资料库,也被会告知部分资料只有市长才能调阅。

但章林江作为陈乙的朋友,他的资料就没有那么保密了。在调查陈乙的过程中,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陈乙的朋友不过章林江的资料非常干净,他曾爷爷是美国华侨,在国外常青藤院校供职,后面通过人际关系成功返回故乡,并在祖籍林下县安居下来,娶妻生子。

章林江的爷爷,父亲,同样都是本地大学的教授,热衷民间文化研究,这大概是受他曾爷爷的影响,因为他曾爷爷在国外时不仅是天文学教授,同时也从事当地民俗文化研究,并发表过数篇关于本地文化相关的论文。

典型的书香世家。

不过虽然是成长在这样学术氛围浓厚的家庭,章林江的成绩却并没有多么出色。虽然不算差生,但和长辈们辉煌的学历比起来,章林江平平无奇的成绩也和差生没什么区别了。

林纾花“他的手腕上有纹身”

林余之点头,确定道“我亲眼看见的,确实是纹身,很细的一圈纹身。”

林纾花让林余之好好休息,自己则神色凝重的走出了休息室。在这间休息室的隔壁就是陈乙,按理说,林纾花此刻应该去陈乙那边尝试套话了在教堂失火案和ktv的案件同时到林纾花手上时,最被怀疑的就是陈乙。

但现在,又多了一个嫌疑人。

林纾花犹豫许久,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她吩咐门口待命的警卫“先把章林江带到空余五号休息室来,我有事情要问他。”

待命的警察一愣,似乎是没想到林纾花会下达这样的命令。直到林纾花皱眉看向他,他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应是,又忍不住问“不先去看看陈乙吗不是说那家伙”

林纾花“陈乙固然是很有嫌疑的人,但我毕竟和他打过好几次交代,也算有点了解。比起陈乙,我更在意另外一个没有接触过的人。”

陈乙虽然沉默寡言又充满了危险性,但他至少在三组面前有不少信息是公开的。那么章林江呢

虽然三组调到了他完整的履历资料,但那份良民到不能更良民的资料,看起来可不像是能和什么怪谈扯上关系的样子。有时候越是那种表面上看起来正常的,容易被忽略的人,反而越容易成为关键性的存在。

林纾花在五号休息室等了一会儿,警察很快就领着章林江走了进来。

等到警察离开,休息室里便只剩下林纾花和章林江两个人。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这间休息室的暗处遍布摄像头,监控室里的同僚们正脸色严肃的望着林纾花和章林江单独对峙。

林纾花收敛了自己那些纷乱的想法,脸上露出淡淡微笑,指了指桌子对面的空位“请坐,别紧张,只是例行公事询问一些事情而已。”

章林江噢了一声,在椅子上坐下,两手交叠于桌面。虽然林纾花说了不要紧张,但章林江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露出紧张表情,脸上肌肉紧绷。

林纾花则趁机看了眼章林江的手腕。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短袖,外面又套了件长袖衬衫。因为抬手的姿势,章林江的衬衫袖子略微往上爬,右手手腕能隐约看见一点纹身。

不过没办法看得很清楚,大部分都被衬衫袖子遮住了。

林纾花把提前倒好的热茶推到章林江面前“你很紧张,很害怕我为什么”

章林江没敢和林纾花对视,只是眨了眨眼睛“呃一般人都会害怕警察吧而且还是杀人案,怎么说呢,我其实还没有缓过来。”

“这是真的吗那间ktv附近真的死人了”章林江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能看得出来他此刻无论是语言组织能力还是表达能力都出现了混乱。

这点林纾花并不惊讶,对于遭受轻度污染的人类而言,章林江的反应完全在她意料之内。

她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果然章林江的眼珠和注意力一同转向林纾花林纾花继续询问“所以你对昨天晚上ktv附近发生的虐杀事件一无所知”

“我当然不知道”章林江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矢口否认,“我就记得我昨天和舍友去那边吃宵夜,然后唱了会歌呃然后我就和我朋友一起回宿舍了,一直睡到今天早上。”

林纾花“就是这样吗”

章林江连忙点头“就是这样。”

林纾花又问“你确定昨天晚上你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看见奇怪的人吗”

“没没有吧”章林江迟疑着,露出回忆的表情,旋即又不确定的补上了一句,“不过我昨天晚上确实做了挺吓人的噩梦。”

林纾花微微挑眉“哦噩梦是什么样的噩梦”

章林江眉头紧皱,脸上肌肉轻微抽了两下,但很快表情又变得茫然起来。

“该怎么说呢”他不自觉将两只手交叠,大拇指轻轻摩擦着自己的食指指节,“噩梦的具体内容,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是个特别混乱的噩梦等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梦的内容却已经完全忘得干干净净了。”??,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