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68. 第 68 章 审问

林纾花又问了一些关于昨天晚上在ktv的细节, 大部分章林江都能回忆得起来,但只要开始涉及他们离开ktv回学校宿舍的那段,章林江就开始头痛起来, 的证词也带着明显的思维混乱。

见状, 林纾花不再询问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目光扫过章林江手腕,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你手腕上这个纹身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你说这个吗”章林江把自己右手的袖子捋上去, “这个不是纹身, 是胎记。哈哈, 看起来很像佛经之类的东西吧我奶奶说可能是因为我们一家人都很信佛,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我妈就很虔诚的在吃斋念佛, 所以我手腕上才会有这样的胎记。”

章林江的回答再次出乎林纾花意料。

在问章林江之前,林纾花自己也在心里预想了好几个答案。但万万没想到,人家这根本就不是纹身,而是胎记。

陈乙被警察领到了一间单独的休息室里面。

对方态度很客气,看起来似乎只是例行公事。在陈乙坐下后,他提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一杯热茶推给陈乙。

陈乙没喝,只是捧着茶水杯子, 曲起指尖轻轻摩挲着杯身。

不一会儿,休息室的大门被推开,林纾花走进来和房间里的警察换班。她拉开陈乙对面的椅子坐下,目光不偏不倚注视着陈乙的面孔;在林纾花注视陈乙的时候, 陈乙也同样在注视着林纾花。

观察对方的面部表情,同样可以得到很多信息这是陈乙小时候和陈文霍打哑谜时经常会用到的小技巧。

和上次见面的状态相比, 现在的林纾花明显状态要萎靡许多,眼眶底下两片明显的青黑,一副最近都没有睡好觉的模样。即使她在陈乙面前竭力营造一种游刃有余可以轻松拿捏事件的假象, 但这种程度的伪装对陈乙来说,一眼就能看穿。

看来在自己和三组短暂休战的这段时间里,三组的警察们并没有拿到什么更进一步的线索。

林纾花“你也是经历过怪谈事件的人,那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这次ktv附近被虐杀的大学生,教堂里被烧死的神父,极有可能就是怪谈的手笔。”

陈乙眨了眨眼,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因为这个动作而显露出几分无辜来。

“哦是怪谈啊。”

“你不要一副才知道的样子”林纾花眉头一皱,“你应该早就知道这是怪谈了吧人类能办到那样的事情吗”

陈乙“林警官,我虽然看起来比较稳重,但实际上我只是个普通人,你如果要要求我像你的属下一样,一眼就分辨那些稀奇古怪的案件到底是人类所犯还是怪谈所犯,那不是强人所难吗”

“而且,也不是说人类就一定办不到吧虽然我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这些案件是怎么回事,但说不定就是人类干的呢”

他语气十分诚恳,说出口的每句话都带着我是为你好呢的意味。但无疑,这种语气变得更容易让人生气了。

林纾花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能被对方带着节奏走。

“既然你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么力所能及之处为我们一些线索总没有问题吧昨天晚上你是否和舍友一起前往ktv参加了晚会”林纾花换了种方式,直奔主题的询问。

陈乙没有完全撒谎,半真半假的回答“是去了。”

林纾花“你知道这场晚会是由谁发起的吗”

陈乙摇头“不清楚。”

林纾花又问“那你能描述一下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吗”

陈乙“昨天晚上我们宿舍一起去ktv参加晚会,我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就一直和章林江坐在角落里吃东西。等到了十一点左右,大家因为第二天还有课就先散会离开,我跟章林江一起回了宿舍。”

林纾花以为还有下文。但她等了一会,只见对面坐在椅子上的陈乙面色冷静,一副没了的模样。

林纾花“就这样”

陈乙点头,理所当然的回答“就这样啊。”

林纾花不死心,追问“你在回宿舍的路上就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你和其他舍友一起回的宿舍”

陈乙微微皱眉,装出一副回忆的模样“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就是很顺利的和章林江一起走回宿舍,大家各自洗漱睡觉了。”

“不过我记得昨天晚上只有章林江和我是同时回到宿舍的,另外两个人要照看喝醉酒的崔杨,所以要走得比我们慢点。”

林纾花“崔杨喝醉了,你就没有想过和其他舍友一起留下来照看他吗”

“我为什么要留下来”陈乙微微偏了偏脸,理所当然,“我和他关系不太好,只是普通舍友而已。”

“”

虽然陈乙的回答有些噎人,但也能和另外几个人的证词完全对上崔杨昨天晚上在ktv里喝多了,戴章和林余之要照顾崔杨,而陈乙和章林江两个人还比较清醒,就先离开回宿舍了。

中途不甘心的林纾花又换了好几个方式询问,但不管林纾花怎么问,陈乙的回答始终只有那些内容。

他不像另外几个人那样,只要回忆昨晚就立刻感到头痛欲裂。陈乙的思维非常清晰,说话也具备完整的逻辑林纾花从他的话里找不出漏洞,但却因此更加怀疑陈乙。

意识到自己没办法从陈乙嘴里撬出有用的信息,林纾花只好不情不愿的结束了谈话“你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你先在这好好休息吧,我离开一下。”

陈乙“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林纾花挑眉,望着他“你有急事吗”

陈乙坦然回答“昨天没睡好,想回去睡觉。”

他这么一说,林纾花才注意到陈乙神色确实有些困倦疲惫。只不过他肤色天然较别人更深一些,不怎么做表情时林纾花也看不出他精神状态是好还是不好。

林纾花不想太刺激陈乙,便放缓了语气道“我们登记整理一下你们几个人的笔录,很快就可以放你们走了。如果你实在很困的话,可以在这边沙发上睡一下。”

等到林纾花离开休息室,整个休息室里就只剩下陈乙一个人不,倒也不能说只剩下他一个人。

还有李棠稚呢。

李棠稚趴在沙发靠背上,懒洋洋的,说话时尾音也刻意拉长“我好无聊啊”

陈乙沉默。

李棠稚偏过头,瞥了他一眼,又扯着尾音道“陈乙”

这下陈乙再也不能对李棠稚视而不见了。他有点无奈,走到沙发上坐下,李棠稚一翻身躺到陈乙腿上,伸出手捧住陈乙的脸,一通揉搓。

虽然长了一副很会吓人很现充渣男的脸,但陈乙的脸摸上去却一点也不冷硬,触感反而很软。

李棠稚“昨天晚上那只怪谈很奇怪。”

陈乙“嗯”

李棠稚撇了撇嘴“虽然是怪谈,但是他身上人类的气息太浓了给我的感觉就像人类一样。”

这样的描述不禁让陈乙想到了在杨家别墅,被他用秘银子弹击杀的怪谈。二者似乎有些相同之处。

“会不会和地心会有关”陈乙思索片刻,猜测道,“杨桃是因为被地心会的人哄骗去了林下县才会变成祭品,我们学校又刚好距离地心会很近。”

李棠稚被他这么一提醒,单手握成拳敲了敲自己手心“对哦感觉还真的有可能是地心会那群人干的耶”

“不过那个猫猫人没有理智,我们就算想从他身上打听地心会相关的事情,他也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说着,李棠稚又立刻耷拉下眉眼,一副沮丧的表情。陈乙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她“有线索总比没线索的好。”

“之后我想再回一趟林下县。上次祭祀事件我总以为林下县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但现在想想,或许当时在林下县被捕的地心会成员并非全部。”

林纾花倒是没有撒谎。陈乙在沙发上坐了不到半小时,就有警察过来叫他走人离开休息室,陈乙在走廊上碰到了自己的舍友们。

章林江最先跑过来,关心的问“你没事吧警察姐姐没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吧”

陈乙“警察姐姐”

章林江点头“对啊,问我话的是个特别成熟干练的漂亮姐姐,你的不是吗”

林纾花确实是个女的。看年纪的话,陈乙也确实应该管林纾花叫姐。

但他沉默片刻,仍旧坚持“只是个普通的女警察。”

“好吧。”章林江耸了耸肩,“看来找我们问话的不是同一个人。”

一行人走出警察厅,外面倒是好天气,正挂着一轮光芒耀眼的太阳。崔杨抱着自己胳膊搓了搓,道“幸好现在是夏天,晒晒太阳就感觉舒服多了。”

其他人闻言深感这句话的正确,也纷纷走到烈日下开始晒太阳。陈乙慢吞吞的,在最后面,也是最后一个踏进太阳光里的人。

他抬头眯起眼看向天上那轮太阳,太阳的光芒过于耀眼了,以至于当陈乙仰头去看时,只看见一团模糊又灿烂的光晕。

毫无由来的,陈乙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做的那个噩梦。

他用手背摁了摁自己眼睛,垂眼往前看。刚接触过强光的双眼不论看什么都好像自动蒙着一层糊光,而站在陈乙前方不远处,撑着一把小洋伞的李棠稚,正被这柔和朦胧的光笼罩着,回头俏生生的望着他。

那层糊光使得李棠稚的存在都变得不真切起来,陈乙心里骤然一慌,不禁大步上前抓住了李棠稚的手。??,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