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73. 第 73 章 什么叫碟中谍啊

“林江啊, 来吃苹果。”

陈奶奶把切好摆盘的苹果递给章林江,章林江连忙起身接过苹果,眼睛笑弯成月牙“谢谢奶奶。”

陈奶奶“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 你自己看电视, 看电视啊。”

章林江点头答应,从盘子里捏了一块苹果放进嘴里。在他身后, 纤细的白色剪影静静立着,周身都笼罩一层浮动的白纱。

他咬着苹果,侧脸往远处群山看去。在暑假的时候,章林江作为地使曾经接到了一个任务回到林下县, 取走李成华在精神错乱时投放回里世界的李棠稚的头。

当然,这个任务没完成。因为李棠稚先一步被唤醒了。

但是无所谓,就算李棠稚没有被唤醒,他也做不完这个任务的;因为章林江本来就打算让陈乙唤醒李棠稚。只不过李棠稚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强,也要醒得更快。

更何况,在章林江这里,主要的任务并不是地心会的任务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章林江的思绪。

他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串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章林江的记性没有陈乙那么好, 做不到只要看过一眼的电话号码就能一直记在脑子里。在他这里, 会打电话来的陌生号码, 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地心会那边的人。

章林江从来不备注也不会去记地心会那边的电话号码。

他接通电话,嘴巴里还在咔嚓咔嚓咬着苹果。电话那头的人没有等章林江把苹果咽下去,自己就先开口“出事了红月出现了不正常的速降”

“你人在哪现在马上去联系里世界的地使, 查看一下里世界红月的状况”

在电话对面的人咆哮时, 章林江默默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同时将自己嘴巴里的苹果咽下去。等到电话对面的人吼完了,他才重新把耳朵贴回手机边“是, 是,是,我这就去联系人。”

“不过红月最近十几年一直很稳定,从来没有出现过速降的情况,你们有什么思绪吗”

电话那头“不清楚,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头绪。”

“但是喻森泽说他怀疑是和陈乙身边的怪物有关。因为红月速降正是发生在他带陈乙去制片厂参观红月模型开始的。”

章林江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诚恳建议“你们这样迂回卧底是没有用的,陈乙压根就不会信任你们。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们这个迂回卧底碟中谍的计划成功了,陈乙信任了你们愿意带着李棠稚去冒险拯救世界了那他妈哦我先强调一下,我不是在骂你哈,我是在说陈乙他的妈妈,她也不会同意自己儿子去搞这个东西的嘛。”

“我建议你们不如搞点实际的东西。我们的目标是解决李棠稚,目前已经研究出了可以杀死怪谈的缝合怪谈,为什么不直接赌一把大的,把李棠稚剩下的身体布置一个陷阱,直接将李棠稚本人引出来”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低沉阴冷“你以为我们没有试过吗杨桃的失败就在前天,你还想浪费地心会的资源来重蹈旧辙”

“上次的事情,严格来说是意外吧。”章林江又拿了块苹果,眼睛微微眯起,“毕竟正常来说,一个杨桃再加上一个能彻底杀死怪谈的高阶缝合怪谈,解决一个只剩下脑袋的李棠稚应该绰绰有余才对。”

“但我们谁也没想到陈乙居然在场,而且还刚好拿着能杀死怪物的秘银子弹。”

当然,这是章林江糊弄对面的假话。

章林江天天跟陈乙待在一起,对陈乙的了解远远超过任何人的想象。但知道并不代表章林江就要上报。

他继续诚恳的向那头建议“上次是我们准备不足,再来第二次,我们就不会再犯一样的错误了吧”

电话那头沉默下来,似乎是在思考章林江这句话的可行性。章林江也不着急,刚好手上的苹果吃完了,他伸手向盘子里又拿了一块。

等到章林江新拿的苹果也快吃完,电话那头终于有了新的反应“也可以试试你的方法,但是你必须派出你手头所有的怪谈”

对方原意只是试探。

却不想章林江答应得飞快“好啊。”

一番交谈结束,章林江挂断电话,站起身关了电视出门,刚好碰到陈奶奶在院子里喂鸡。他走过去和陈奶奶打招呼“奶奶,我妈刚让我回镇上帮她打印个户口本资料,我先走了啊”

陈奶奶诧异“什么资料啊现在就急着要吗这都快晚饭点了,再等会小乙就回”

章林江“挺急的资料,她们评职称好像现在就要。我明天再过来吃午饭,今天就不留了,奶奶再见”

见他确实一副很急的样子,陈奶奶也不好强留,只好叮嘱他路上小心,回家记得吃晚饭云云。

红月模型发生变化后,喻森泽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

他快步冲出了制片厂旧宿舍,陈乙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即使知道了红月坠地便意味着地球毁灭,但陈乙仍旧没有因为红月的异变而感到半分焦虑。

他只是偏着头看向身边的李棠稚李棠稚则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陈乙“那个红月对你有影响吗”

李棠稚抬起头,脸上难得露出茫然表情“我不知道。”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虽然我一直知道月亮在不断迫近地面,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红月会真的降落到地面也没有想过,红月的降落会受我的影响。”

即使是李棠稚这种没怎么学习过的怪谈,也知道红月坠落之后会带来怎样的灾难。但在今天之前,李棠稚可从来没有想过红月坠落会和祂有什么关系。

祂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比较强的怪谈而已,红月终将坠落是里世界每个怪谈的常识,这就和大部分学过自然科学的人类都知道太阳终将爆炸带着整个宇宙系一起自杀一样。

虽然是终将毁灭的未来,但因为在时间的跨度上过于遥远,并且这是无法抗拒的未来,所以大家根本不会去考虑这种问题,平时该打架的还是打架,该争夺地盘的还是争夺地盘。

虽然李棠稚化作原型时确实喜欢有事没事去红月上蹲着晒太阳。

但那对祂来说吵起来就是一个饭后运动,和人类吃饱之后出门散步没什么区别。也没有人会觉得因为自己饭后走一走,就会加速地球自转从而撞上月亮吧

正当李棠稚脑子里乱糟糟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突然被握住。她不禁抬起头,正对上陈乙望过来的双眼很微妙的,明明他才是那个最无力改变现实的普通人,但他却比李棠稚这个怪谈还要镇定。

“别着急。”陈乙声音一如既往缓和平静,“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具备因果关系,只要我们弄明白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就一定有办法解决它。”

“如果”

李棠稚咬了咬下唇,有些犹豫“如果没办法解决呢比如说我和世界只能选一个之类的”

陈乙仍旧冷静“无需为尚未发生的事情焦虑。”

他的态度也有效安抚了李棠稚。李棠稚一个深呼吸,缓缓平静下来。

她挽住陈乙的胳膊“你说得对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即使是去假设它最糟糕的情况,也没有什么意义。先去看看地心会的人怎么说,他们看起来比较有经验。”

看见李棠稚终于恢复了平时的心态,陈乙也跟着松了口气。此时他才有闲心去关注喻森泽,加快脚步追上了他。

喻森泽跑到镇上便利店,借用店里的座机打出去一通电话。他压低声音向电话那头汇报了红月模型的情况,没有开扩音,所以陈乙也没听见电话那头到底回复了什么。

但是喻森泽这通电话打得格外长。打得长并不是因为喻森泽话很多,而是电话那头的人话很多,喻森泽全程就站在那表情严肃专注的听,时不时点头恭敬的回复一两句。

陈乙问老板要了两个凳子,买了两罐可乐,打开其中一罐递给李棠稚。李棠稚喝着可乐,时不时偏过脸瞥一眼老老实实听电话的喻森泽,露出疑惑的表情。

李棠稚“电话那头的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陈乙有点意外“你听不见吗”

他以为像李棠稚这样的怪谈,大部分都应该是无所不能,什么都能听见的。

李棠稚撇了撇嘴“我又不是顺风耳。”

说完,她仰起脑袋喝了一大口可乐,脸颊鼓鼓的,表情还有些不服气。陈乙觉得好笑,可又不想当着李棠稚的面笑,担心这样会让李棠稚恼怒。

虽然平时的陈乙和温柔体贴二字完全不沾边,但如果把对象换成李棠稚的话,他又立刻变成了世界上最温柔最体贴的人。

或许正是因为把太多正面情绪都给了李棠稚,才导致于陈乙对其他人缺乏相对应的正面情绪反应。

等到李棠稚快要把一罐可乐喝完,喻森泽终于打完了电话。他看不见李棠稚,所以便直接走到了陈乙面前,脸色十分严肃“我知道红月坠落的原因了。”

李棠稚快乐喝可乐的动作停住,下意识抬眼看向喻森泽。

喻森泽的脸逆着光,但李棠稚仍旧能很清楚看见他脸上紧绷的表情。他压低声音,道“是章教授,他准备了一场巨大的祭祀,要唤醒里世界的禁物。”??,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