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进书架
74. 第 74 章 明谋

陈乙皱眉“巨大的祭祀”

喻森泽“你看一下你手机里的实时新闻”

陈乙打开自己手机, 搜了一下实时新闻今天的星符市仍旧平静,没有任何奇怪的新闻。就连之前周历办公室剪报里出现的猫骑士也没有了相关报道。

这时喻森泽提醒他“看娱乐板块。”

陈乙打开娱乐新闻,一眼就看见了娱乐新闻最顶端的宣传星符市电视台将在本周日举行明星之夜红毯采访, 将邀请xxx,fff,vvv等知名明星

新闻里列举了一大串人名,陈乙粗略一眼扫过去, 全都是当红流量, 如果真把这群人全部凑齐, 只怕不用等到周日,明天星符市所有的酒店都被他们的粉丝举报。

不过陈乙不追星, 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一目十行的看过去,目光很快便定格在最底下的活动合作商上。这次活动的合作商一共有两个,一个是杨氏集团,另外一个则是黄耀祖所经营的公司。

在黄耀祖死后他的公司股份全部由妻子王太太继承。而在之前的别墅中, 陈乙却亲眼目睹了王太太的死亡。

虽然之后没有看见相关的报道, 但陈乙一直以为是三组把新闻压了下去。

而眼前这份报道上, 却清楚的写着王太太作为资助人将会出席现场。王太太还没有死不, 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在里世界活下来。

陈乙几乎是第一时间门就想到了杨桃。杨桃原本在里世界遭受到了十分严重的污染,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恢复正常的可能性,但地心会的人却将杨桃和李棠稚缝合,将其变成了人造怪谈。

他侧过脸,看着喻森泽“你们也把王太太变成了人造怪谈”

“不是我们”喻森泽面色不善纠正陈乙的用词, “我是坚定的怪谈反面论拥护者, 最先提出将怪谈与人类缝合的人是章教授”

“虽然我并不赞同章教授的理念,但我也不得不承认,章教授制造出来的缝合怪谈确实能有效杀死里世界的怪谈, 彻底永绝后患。如果他只是用缝合怪谈来清理里世界怪谈的话,我也不会反对他的理念。”

“但显然,在里世界呆得太久,章教授的思维已经全然被里世界污染了。他现在想要对付的根本不是怪谈,而是整个世界。”

喻森泽还在举例自己对付章教授是一件多么合情又合理的事情,但陈乙压根就没有在认真的听。在陈乙看来,无论是章教授也好,喻森泽也好,他们本质上都没有任何区别。

借用一句陈文霍的话,他们缺乏了对生命最基本的敬畏心理。不管是毁灭世界也好,拯救世界也好,本质上都是将自己放在了高于所有人的地位上但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个人就能拯救的灾难。

这些人的本质和自己没有任何区别。而自己唯一比他们稍微好点的地方就在于,通过陈文霍和陈浮玉的教育,陈乙可以清楚自己这是不正常的,是不对的。

但地心会这群人不知道,他们甚至以此为骄傲。

“所以,”陈乙开口打断了喻森泽的自我正义表达,直奔主题,“你说的大型祭祀,是指这场明星红毯章教授打算在这场明星红毯上做什么吗”

喻森泽先是指了下王太太的名字,又指了指另外几个新闻上报道了一定会出现的人物“这几个人,都和章教授有着过密的往来,甚至是有可能主动参与章教授的怪谈缝合实验。”

“你别露出这种不可思议的表情。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变成缝合怪谈可能会是无法接受的事情,但是对于某些渴望力量的人来说,怪谈却是他们无比向往的存在,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信仰怪谈,试图通过献祭仪式召唤怪谈的宗教存在了。”

“章教授初次进行怪谈缝合,用的就是地心会在林下县召唤出来的时间门的怪物”

一直乖乖听喻森泽逼逼叨的陈乙,在听见时间门的怪物时,微微挑眉。坐在他旁边的李棠稚冷哼一声,颇为不悦的模样。

喻森泽听不见李棠稚的声音,所以继续自顾自说了下去“那只怪物的躯体被分成了五份,由章教授进行组合试验。但具体的实验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看那些和章教授来往甚密的人仍旧在正常社交,我想他的实验应该已经成功了。”

“就在刚刚,章教授给每个人发送了一封邀请函,邀请大家本周日前往星符市电视台,去见证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一直认为只有激活了禁物,才能看见真实的世界他一定是想在红毯晚会上献祭所有的粉丝和明星,来召唤禁物”

喻森泽对自己的推断十分信任。正因为他表现得信任过头,所以陈乙猜测这并不是喻森泽的推测。

应该是刚刚和喻森泽打电话的人告诉喻森泽的。

陈乙“章林江也和他父亲是一样的想法吗”

喻森泽皱起眉,道“章林江虽然他从来没有拱开站队过,但他和他父亲应该是一边的。”

“他和他父亲一样,都是经常进出里世界的地使。他肯定也和章教授一样,内心早就认为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只有通过禁物才能看见。”

“最后一个问题,”陈乙看着喻森泽,缓缓开口,“你刚见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身边也有怪谈,那么你知道我身边的怪谈是什么怪谈吗”

喻森泽疑惑“不是你从我们这抓走的缝合怪谈吗”

无需多言,陈乙心底最后一块拼图被补上,他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到眼前这一步。

他站起身,向李棠稚伸出手。李棠稚把手搭到陈乙掌心,偏过脸注视着喻森泽。

虽然喻森泽看不见李棠稚,但在李棠稚注视着他的时候,他仍旧感受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战栗感,人类动物本能里的危机直觉告诉他,有某种可以轻易吃掉他的猛兽,正在黑暗中静静的注视着他。

陈乙拉着李棠稚往外走,走到门口时才回过头,补充一句“周日的时候,我会去电视台现场。”

喻森泽一愣“啊啊你,你一个人去吗不是说好和我们合作”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乙牵着李棠稚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他视线之中。喻森泽后知后觉的追出去,但街道上人来人往,无论往哪个方向看都看不见陈乙和李棠稚的背影。

镇口公交车站,刚给奶奶打完电话的陈乙揉了揉自己脖颈,轻轻活动身体。

李棠稚问“我们周日真的要去参加那个什么,电视台明星红毯吗这很明显是地心会的人在给我们下套,说不定现场就埋伏了不少缝合怪谈在等着我们。”

陈乙“确实,这么明显的陷阱,他们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甚至包括埋伏在附近的缝合怪谈。就像在杨家别墅那次一样。”

“他们应该也知道,只有一个喻森泽是不够取信于我们的。想要我们去参加明星红毯,那么就必须要拿出有用的诱饵来。”

李棠稚立刻踩到了陈乙的意思,眼前一亮“你是说,他们会把我剩下的身体也放到明星红毯会上”

“没错。”陈乙点头,“就是不知道他们敢拿多少出来了我们现在已经拿到了头和双腿,也就是说他们手上还有双手和躯干这三个部分也不知道是都被缝合了,还是单独封存起来了。”

听了陈乙的话,李棠稚顿时也意识到自己剩下的躯体也有可能被拿去和其他人类缝合了。只要想到这个可能性,李棠稚就感到恶心和愤怒,她抿了抿嘴唇,十分不高兴的踩了踩地板泄愤。

李棠稚“那我们现在就没什么能做的吗虽然知道去明星红毯会就有可能拿回我的身体,但这样完全听从他们的指挥也让我感觉有点不爽。”

“其实还是有点事情可以做的。”

陈乙拿着手机,拨通另外一个电话号码。在电话号码被打通时,他声音平静“郁队长你好,我是陈乙我想举报地心会在林下县的一个窝点。”

李棠稚“”

哦豁。

林下县制片厂废墟。

昔日无人问津的地方,此刻已经被黄色警戒线完全隔离起来。

警察进进出出,均神色严肃。长期居住本地的居民很快就会发现,在外面守着的是本地警察,但那些抱着各类仪器面色严肃进进出出的,却明显是外地警察。

章林江拎着一袋苹果路过,好奇的驻足。六叔看见他,连忙过来驱赶“去去去,上镇子上玩儿去,你又跑过来干什么”

章林江拿出一颗苹果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递给六叔,脸上盈着讨好的笑“叔,来吃苹果,这个可甜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章林江那张灿烂的笑脸,六叔也不好意思拒绝。他干咳一声接过苹果,但是没有吃,而是放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六叔“有什么话赶快问,我等会还要回去换班呢”

章林江往黄线后面努了努嘴“这是闹什么情况啊这么大排场。”

六叔咂舌,道“别说了,还不是上次那个邪教的事情。之前本来以为都抓干净了,结果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在这,市中心专门跟进这件事的部门接到消息之后就立刻赶过来了,这不人手不够,还把我们局里的人抓了壮丁。”

章林江闻言,立刻上道的给六叔捏了捏肩膀“辛苦了辛苦了。”??,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推荐票